疫苗系列(三):山东问题疫苗再引爆家长恐慌

山东省今年初揭发问题疫苗事件,受影响的地区遍及全国20多个省市,惹来家长一片不恐慌。民间有律师组团提供法援,协助受影响的家庭。但有前体制内的医疗专家指出,贩卖疫苗利润非常高,导致卫生官员与私营公司勾结,建议市场和监管独立分家,否则问题仍会继续发生。 (文宇晴报道)

2013年,因注射了有质量问题疫苗出现异常反应的孩童遍及全国各地,家长为了讨一个公道四出叩门。(家长提供)

山东省今年初揭发问题疫苗事件,受影响的地区遍及全国20多个省市,惹来家长一片不恐慌。民间有律师组团提供法援,协助受影响的家庭。但有前体制内的医疗专家指出,贩卖疫苗利润非常高,导致卫生官员与私营公司勾结,建议市场和监管独立分家,否则问题仍会继续发生。 (文宇晴报道)

山东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本月中连续发布两个公告,指“山东上药医药公司”等6家公司因违反《药品经营质量管理规范》,产品供应规范证书被依法收回或撤销。“山东上药医药公司”是医药巨头上海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子公司。事件被指是“山东疫苗事件”的馀波。

2010年3月,媒体揭发山西省近百名儿童,怀疑注射问题疫苗后相继死亡或致残,数十名儿童要在医院接受治疗或痴痴呆呆留在家中,事件震惊全国。

民众对该次事件似乎渐渐淡忘之际,本年初突然惊爆山东省菏泽市牡丹医院47岁姓庞的女医生,联同医学院毕业的女儿在未获许可下,非法经营未经冷藏的疫苗至全国24个省市地区,并且长达5年时间,超过300人涉案。

事件再次引起恐慌,山东居民张太向记者指出,得悉事件后她立即携同就读小学的孩子到医院检查,幸好后来检查报告说一切正常。但张太说,若不是事件被揭发出来,担心这些问题疫苗继续流通的话,会对孩童的身心带来不到逆转的影响。

张太说︰长期这样做,欺骗了多少孩子?家长非常生气,具体的我们老百姓怎知道?我们都是弱势群体呀!

也曾发生过疫苗事件的山西省,当地疾控中心信息科前科长陈涛安对本台记者说,在没有达到一定冷藏标准的疫苗会导致变质,接种这样的疫苗有机会令不良反应大幅升高。

他指出,山西疫苗事件中,揭发卫生官员与私营公司勾结,将一个省的疫苗使用管理权,以一年380万的价格出租给私营公司,炮制出“山西疾控专用”标签,下发行政文件垄断疫苗市场。

由于当局没有惩处涉事的官员和相关的责任人员,以致这种非法的经营体系,全部转移到山东省。当年与陈涛安一起揭露、举报山西毒疫苗的同事张俊书,之后也跟随来到山东秘密调查庞氏母女,为陈涛安提供重要信息。

陈涛安指出,因为政府打击的力度不够,加上贩卖疫苗的利润非常高,以致张俊书在后来也加入了非法销售的行列。

陈涛安说︰山西和山东是同一个案件,因为什么呢?因为山西的事情发生以后,这帮人又跑到山东去做,又犯案了。所以说一个案件在两个地方发生,只不过在山东扩大化了,参与的人更多了,这主要的问题是存在官商勾结。后来我还安排人去做卧底,给国家写报告。但是国家一直也没有反应,这样的话就拖了这么多年。我这个卧底最后既给我提供情报,他也做起买卖了,因为他看到国家不管。

然而,山东问题疫苗事件被揭发超过半年时间,涉案人员如何处理仍然未见当局公布。法律界忧虑受害人得不到公平的对待,37位律师无惧打压,成立公益团为受害者提供法律援助,为涉及事件的家长提供帮助。律师团成立首天,已有家长致电查询,当中包括有注射疫苗后出现异常反应的孩童家长。

参与公益团的北京律师余文生对本台表示, 此次山东“问题疫苗”事件,其涉及范围之广、持续时间之久,暴露出的监管漏洞之多。可是全国参与公益团的律师不多,在日常的工作中难以给予家长充裕的协助。因而律师团希望政府能起到带头作用,严肃和公正地处理好事件的同时,包括免费提供鉴定等措施来为舒缓家长的忧虑,而非动用资源针对维权律师的法律支援。

余文生说︰很多(山东家长)向我们求助,要求当局公开疫苗事件,以及要求他们对事件进行调查,但是有多少我们还没有确切的数字。个案维权方面,可能参与的律师太少,不能做得太多。我们律师希望集体维权,希望当局在立法方面或是在整体上解决,拿出一个方案来。但实际上当局对我们这些维权的成员,还进行约谈和打压这情况。

早在3月时,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出席博鳌亚洲论坛期间,也提及到山东问题疫苗事件。他强调中央会严肃处理,对违法犯罪者坚决依法惩处。
李克强说:放权不是放任,该管的还要管住,像侵犯知识産权、假冒僞劣,特别是伤害人民生命健康安全的事情,我们要依法管。最近在中国有些地方出现你们大家都知道的疫苗事件,我们已经严厉彻查。

不过,似乎李克强的倡议却未得到山东当局立即处理,乃至其他省份地区也未见有效的相关政策和行动的展开。

陈涛安认为,当局在完善疫苗生産、流通和监管方面的粗率,导致出现很多问题。他说,截至2013年底,全国持有《药品经营许可证》的企业就有45万多家,但是近20年来仅培养出不足500人具有药品检查资质,这500人如何开展监督检查?

加上政府部门长期再由疾病预防控制机构中,涉足经营二类疫苗,形成垄断局面,不但不利于市场竞争之间发展中国疫苗産品,还会滋生腐败。陈涛安认为要市场和监管独立分家才能解决。

陈涛安说︰目前采取的制度是不正确的,问题在哪?现在疫苗不是个好买卖吗?正好变成官办了,政府既卖疫苗又管疫苗。药监局至今年为止成立18年了,省、市、县药监局加起来有十万多人,只培养出500个有监督检查机制的员工,这肯定是有问题。这就是说,市场和管理不分家,市场能挣钱,所以都去市场了。官员都去做买卖去了,哪有监督人员?

综合报道,山东省菏泽市牡丹医院,47岁姓庞的女医生,早在2009年已因非法经营疫苗而被判有期徒刑3年,缓刑5年,并处罚金50万元。 但她在缓刑期间重操旧业,且和医学院毕业的女儿在未获许可下,继续非法经营疫苗。

去年4月28日,山东济南警方突击检查了女医生租用的仓库,当场抓获她的女儿,查获26本销售疫苗帐簿,计算从2010年至案发时,女医生和女儿涉嫌非法经营的金额高达5.7亿元人民币。

不过,警方并没有立即进行通报,以及暂停各省市地区的疫苗继续流通和注射,而是根据帐簿内容,向全国20个地级市发出协查函,核实疫苗流向和使用单位。直至今年2月2日济南警方通报,女医生和女儿因“涉嫌非法经营罪”,已被公安机关移送检察机关起诉。


究竟因接种疫苗造成影响的事件还会否继续而来?政府的监控、把关工作又做得如何呢?接下来的几集,我们再详细讨论。

2016年4月22日,山东问题疫苗事件发生后,各地有疫苗受害孩童家长再来到北京卫计委请愿,要求撤查事件。(维权网相片)
由于当局没有惩处涉及疫苗事的官员和相关的责任人员,以致这种非法的经营体系遍布全国,令大量孩童受到影响。(家长提供/拍摄日期不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