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系列(三):山東問題疫苗再引爆家長恐慌

2016-08-31
電郵
評論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評論
  • 電郵
2013年,因注射了有質量問題疫苗出現異常反應的孩童遍及全國各地,家長為了討一個公道四出叩門。(家長提供)
2013年,因注射了有質量問題疫苗出現異常反應的孩童遍及全國各地,家長為了討一個公道四出叩門。(家長提供)

山東省今年初揭發問題疫苗事件,受影響的地區遍及全國20多個省市,惹來家長一片不恐慌。民間有律師組團提供法援,協助受影響的家庭。但有前體制內的醫療專家指出,販賣疫苗利潤非常高,導致衛生官員與私營公司勾結,建議市場和監管獨立分家,否則問題仍會繼續發生。 (文宇晴報道)

山東省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本月中連續發布兩個公告,指“山東上藥醫藥公司”等6家公司因違反《藥品經營質量管理規範》,產品供應規範證書被依法收回或撤銷。“山東上藥醫藥公司”是醫藥巨頭上海醫藥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的子公司。事件被指是“山東疫苗事件”的餘波。

2010年3月,媒體揭發山西省近百名兒童,懷疑注射問題疫苗後相繼死亡或致殘,數十名兒童要在醫院接受治療或癡癡呆呆留在家中,事件震驚全國。

民眾對該次事件似乎漸漸淡忘之際,本年初突然驚爆山東省菏澤市牡丹醫院47歲姓龐的女醫生,聯同醫學院畢業的女兒在未獲許可下,非法經營未經冷藏的疫苗至全國24個省市地區,並且長達5年時間,超過300人涉案。

事件再次引起恐慌,山東居民張太向記者指出,得悉事件後她立即攜同就讀小學的孩子到醫院檢查,幸好後來檢查報告說一切正常。但張太說,若不是事件被揭發出來,擔心這些問題疫苗繼續流通的話,會對孩童的身心帶來不到逆轉的影響。

張太說︰長期這樣做,欺騙了多少孩子?家長非常生氣,具體的我們老百姓怎知道?我們都是弱勢群體呀!

也曾發生過疫苗事件的山西省,當地疾控中心信息科前科長陳濤安對本台記者說,在沒有達到一定冷藏標準的疫苗會導致變質,接種這樣的疫苗有機會令不良反應大幅升高。

他指出,山西疫苗事件中,揭發衛生官員與私營公司勾結,將一個省的疫苗使用管理權,以一年380萬的價格出租給私營公司,炮製出“山西疾控專用”標簽,下發行政文件壟斷疫苗市場。

由於當局沒有懲處涉事的官員和相關的責任人員,以致這種非法的經營體系,全部轉移到山東省。當年與陳濤安一起揭露、舉報山西毒疫苗的同事張俊書,之後也跟隨來到山東秘密調查龐氏母女,為陳濤安提供重要信息。

陳濤安指出,因為政府打擊的力度不夠,加上販賣疫苗的利潤非常高,以致張俊書在後來也加入了非法銷售的行列。

陳濤安說︰山西和山東是同一個案件,因為什麼呢?因為山西的事情發生以後,這幫人又跑到山東去做,又犯案了。所以說一個案件在兩個地方發生,只不過在山東擴大化了,參與的人更多了,這主要的問題是存在官商勾結。後來我還安排人去做臥底,給國家寫報告。但是國家一直也沒有反應,這樣的話就拖了這麼多年。我這個臥底最後既給我提供情報,他也做起買賣了,因為他看到國家不管。

然而,山東問題疫苗事件被揭發超過半年時間,涉案人員如何處理仍然未見當局公布。法律界憂慮受害人得不到公平的對待,37位律師無懼打壓,成立公益團為受害者提供法律援助,為涉及事件的家長提供幫助。律師團成立首天,已有家長致電查詢,當中包括有注射疫苗後出現異常反應的孩童家長。

參與公益團的北京律師余文生對本台表示, 此次山東“問題疫苗”事件,其涉及範圍之廣、持續時間之久,暴露出的監管漏洞之多。可是全國參與公益團的律師不多,在日常的工作中難以給予家長充裕的協助。因而律師團希望政府能起到帶頭作用,嚴肅和公正地處理好事件的同時,包括免費提供鑒定等措施來為舒緩家長的憂慮,而非動用資源針對維權律師的法律支援。

余文生說︰很多(山東家長)向我們求助,要求當局公開疫苗事件,以及要求他們對事件進行調查,但是有多少我們還沒有確切的數字。個案維權方面,可能參與的律師太少,不能做得太多。我們律師希望集體維權,希望當局在立法方面或是在整體上解決,拿出一個方案來。但實際上當局對我們這些維權的成員,還進行約談和打壓這情況。

早在3月時,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出席博鰲亞洲論壇期間,也提及到山東問題疫苗事件。他強調中央會嚴肅處理,對違法犯罪者堅決依法懲處。
李克強說:放權不是放任,該管的還要管住,像侵犯知識産權、假冒僞劣,特別是傷害人民生命健康安全的事情,我們要依法管。最近在中國有些地方出現你們大家都知道的疫苗事件,我們已經嚴厲徹查。

不過,似乎李克強的倡議卻未得到山東當局立即處理,乃至其他省份地區也未見有效的相關政策和行動的展開。

陳濤安認為,當局在完善疫苗生産、流通和監管方面的粗率,導致出現很多問題。他說,截至2013年底,全國持有《藥品經營許可證》的企業就有45萬多家,但是近20年來僅培養出不足500人具有藥品檢查資質,這500人如何開展監督檢查?

加上政府部門長期再由疾病預防控制機構中,涉足經營二類疫苗,形成壟斷局面,不但不利於市場競爭之間發展中國疫苗産品,還會滋生腐敗。陳濤安認為要市場和監管獨立分家才能解決。

陳濤安說︰目前採取的制度是不正確的,問題在哪?現在疫苗不是個好買賣嗎?正好變成官辦了,政府既賣疫苗又管疫苗。藥監局至今年為止成立18年了,省、市、縣藥監局加起來有十萬多人,只培養出500個有監督檢查機制的員工,這肯定是有問題。這就是說,市場和管理不分家,市場能掙錢,所以都去市場了。官員都去做買賣去了,哪有監督人員?

綜合報道,山東省菏澤市牡丹醫院,47歲姓龐的女醫生,早在2009年已因非法經營疫苗而被判有期徒刑3年,緩刑5年,並處罰金50萬元。 但她在緩刑期間重操舊業,且和醫學院畢業的女兒在未獲許可下,繼續非法經營疫苗。

去年4月28日,山東濟南警方突擊檢查了女醫生租用的倉庫,當場抓獲她的女兒,查獲26本銷售疫苗帳簿,計算從2010年至案發時,女醫生和女兒涉嫌非法經營的金額高達5.7億元人民幣。

不過,警方並沒有立即進行通報,以及暫停各省市地區的疫苗繼續流通和注射,而是根據帳簿內容,向全國20個地級市發出協查函,核實疫苗流向和使用單位。直至今年2月2日濟南警方通報,女醫生和女兒因“涉嫌非法經營罪”,已被公安機關移送檢察機關起訴。


究竟因接種疫苗造成影響的事件還會否繼續而來?政府的監控、把關工作又做得如何呢?接下來的幾集,我們再詳細討論。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