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人袁立揭露尘肺病人苦况遭打压

2017-04-19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袁立(左)探望尘肺病人。(志愿者提供/拍摄时间不详)
袁立(左)探望尘肺病人。(志愿者提供/拍摄时间不详)

大陆女艺人袁立,早前以义工身份探望尘肺病人,及揭露这群弱势社群的生活苦困后,网上掀起热烈的讨论。袁立周一(17日)突然在微博透露,如果自己某天被抓,希望有人给她送爱吃的火锅。事件再次引爆网上舆情,有网民批评,600多万尘肺病人的悲惨事实,竟是官方禁忌的话题。(黄小山/程文 报道)

现年44岁、真名袁莉的袁立,周一发布了该条微博之后,一天之内,转发就超过了2000多条。但实际数字可能远大于此,业内人士称,出于消减影响的目的,官方会对更多的留言和转发进行删除。

就在同一天,袁立还在微博透露,她用百度检索和自己有关的新闻,涉及娱乐的消息都留下了,而和尘肺病人有关的消息都被删除。她怀疑与她以基督徒的身份,前往深山探视垂死的尘肺病人,并将他们的悲惨遭遇公诸于世,导致某些人不满有关。

在互联网上,大量针对袁立的信息,甚至涉及色情的资讯,在检索中排于是前列。而根据中国的互联网管理条例,色情资讯本身就不应该出现在网路中。

袁立的微博几乎立即引发了广泛的关注。包括战地记者唐师曾也写文章,对她表示支持。自由派知识份子亦表达支持的立场。当晚,更有消息指袁立被国保请喝茶。

从事尘肺病人救助工作的志愿者黄先生告诉本台记者,袁立作为演员,主动去关注尘肺病人的处境,让官方感到难堪。原因是,这些尘肺病人对中国的经济发展功不可抺。

他说:她那个首先是演员嘛,然后就是她非常关注公益这一块。之前在大爱清尘做事情(当志愿者),现在她是自己成立了一个基金会,主要也是帮助尘肺病人。她前不久去了湖南嘛,去看尘肺病人。你知道她是一个比较敢说真话的人嘛,像她能够主动去探访啊,主动去看尘肺病人,这种还是比较少。像尘肺病这种情况,经济建设,经济得到发展,然后建立在这个尘肺病农民的血汗,甚至生命之上,官方是不喜欢揭它伤疤这些事情,知道吧?

河南尘肺病人兼志愿者张海超指出。2009年,他为了证明自己得的是职业尘肺病,在多方求助无门的情况下,以开胸验肺的方式争取到获得赔偿和治疗的机会。

张海超告诉本台记者,他自己因为得到赔偿,并有机会做了双肺移植手术,目前身体状况不错,但大多数尘肺病人根本没有这个机会。特别是试图获得工伤赔偿去做移植手术的,就更为稀少。

他说:我就是2013年做了那个双肺手术移植嘛。当时手术费是花了52万。来做移植的有,但是很少,很少很少。特别是走工伤待遇来赔偿的,可以说是少之又少。

张海超还表示,尘肺病人维权以及志愿者的工都有压力,以袁立为例,她目前做的还仅仅是医疗救助,而不是风险更高的民间法律援助。

他说:她做的不是法律援助,她做的叫医疗救助之类的,制氧机啊什么的,有3年了。现在这个尘肺病救助分生活医疗救助跟法律救助。法律救助呢,就是说找这些法律援助的律师,请他们来诉讼,是在用国外的基金来做这个事。国内的有一些律师在做,据我了解的,国内的是少之又少。官方的司法局下面的法律援助,但是那个可惜度比较低。你这个胜诉、败诉,他不会那么尽心尽力去做。所以说,在国内,官方的法律援助是不被他们信任的。

张海超指,很多地方政府对志愿者救助尘肺病患者很不满,他们认为,这是在揭露政府的黑暗,宁愿这些病人不获关注而死去。

他说:志愿者去探访的时候,他们会进行干预,在一些地方,也是经常会遇到这种情况。包括我们原来做的这个义诊,比如说有些尘肺病人没有钱去检察,没有钱去医院。我们合作的医院去一个地方做那个义诊,他们地方政府是十分不乐意的,有医生被抓,车被扣的这种情况。有些地方政府呢,宁愿让这些人不被人发现,默默地死去,他也不愿意这事炒得沸沸扬扬的。因为他们觉得,你是在揭露他们的黑暗一面,对政府的颜面无光。

根据资料显示,袁立在去年11月底获上海民政局的批准,成立了袁立公益基金会,目前,也一直在运作。

本台记者致电该基金会希望采访袁立本人,基金会工作人员表示,她会将记者的要求转给袁立,如果她愿意说话,会联系记者。但到发稿时止,都没有得到回应。

她说:如果你要采访袁立基金会的话,我可能要跟我们的理事长——就是袁立女士联系一下。你要把你的就是你的介绍,还有什么的发给我们,我们确认之后,才可能安排你跟袁立女士进行访问。

官方于2015年披露的数据称,尘肺病已成为危害中国工人健康最严重的职业病之一,累计确诊病例总量居全国各行业首位,尘肺病年死亡人数远高于同期工业事故人数。据统计,目前中国尘肺病报告人数超过72万人。

但民间NGO获悉,官方披露的资料只是冰山一角,因为检测和认定困难,绝大多数尘肺病人根本无能力走进医院。而据他们估算,全国目前大约有600万尘肺病人。

而根据志愿者提供的资料,本台记者也联系上了四川省汉源县皇木镇尘肺病人刘奉能,他表示,迄今为止,他知道该镇至少有200多名尘肺病人。在经过长达4年的上访之后,他们从官方得到的是每月100元的生活费,此外,争取到了在华西医院免药费的权利。但这并非是制度化的救助,而只是地方政府维稳需求下的权宜之计。

即使如此,大多数尘肺病人,都因为失去劳动能力而全家陷入困境。很多家庭因此妻离子散,子女辍学。

而由尘肺病人组成的志愿者在当地不完全统计显示,近年来,该镇死于尘肺病的人数,已超过30人。

本台记者致电国家卫生与计划生育委员会,但该部委多个部门都不接听本台记者电话。

您的评论 (0)
  • 打印
  • 分享
  • 电邮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