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习近平“不会是胡耀邦、赵紫阳”

中共18大曲终人散,习(近平)、李(克强)体制出现,同时主管宣传的中宣部长刘云山,也跃身政治局常委。海外一批民运人士、学者、专家在十八大后齐集纽约探讨中共的未来,但都不表乐观。与会者引述中共国安的话透露,“习近平不会是胡耀邦、赵紫阳”,但也不会“犯胡耀邦、赵紫阳两人的错误”。(何山报道)
2012-11-21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中国现代政治史专家《晚年周恩来》作者高文谦周日在纽约的研讨会上表示,年初发生王立军、薄熙来事件之后,中共内部是乱了阵脚。这次18大无风无浪召开,只能说中共是“重新稳住了阵脚”。而胡锦涛裸退之前,提出“不走老路、不走邪路”,也为继任人习近平戴上了“紧箍咒”。

高文谦说,“中共18大,我的看法是重新稳住了阵脚,哪怕是暂时的。在薄王事件这样的背景下完成了党内的权力交替。对中共今后的方针,胡锦涛说了不走老路,不走邪路,实际上就是保持现状。这两点是他的一厢情愿,也是给习近平李克强,新一代领导人戴了个紧箍咒,对他们日后的施政画地为牢,给他们框了起来。”

这位中共党史专家说,未来10年他不得不悲观,在改革的路上,就要看习近平会否“开枪”把保守的刘云山,从政治局常委中弄掉。他说,刘云山进入7人的常委是坏的现象,而中共是心虚的。“这回保护18大,动员了40万人,超过了当年奥运会,超过了建国60周年的庆祝活动,都反应了心里是非常的心虚。这个东东大家都看得很清楚了。还有从它常委7人的班子,你看看那些人的面孔,特别是刘云山就是这种人,继续进入到常委去。实际上他还是中共最高意识型态的主管,这些年来,在知识界、在网络、在媒体打压的,他就是一个操盘手。这种情况下,你不可能对中共18之后,抱有任何的乐观的想法。”

与会的前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所研究员张艾枚就表分析中共的党内报告,她说中共内部的“维稳派”是占了上风,“太子党”与“既得利益集团”,均不愿意见到当下的局势发生改变。

张艾枚说,“胡锦涛宣示的,既不走毛式的老路,也不走西式的邪路,实际上是中共维稳派的胜利,是维护既得利益集团的胜利。”她并引用习近平与胡耀邦长子胡德平的讲话说,习近平已经表示,任何的改革,都不得影响稳定。BITE“胡德平向习近平提出了不少的建议,其中特意指出,经济稳中求进,政治稳中求变。对他这些稳中求变的建议,习近平全盘接受,但他也叮咛胡德平,不要在18大召开之前,过度解释政治改革。另外也叮咛,不要与中共党史形成对立。"

张艾枚说,习近平会否如胡锦涛一样,将稳定压倒一切做为国策,是有待观察。指标则是要看习会否继续奉行高压维稳路线,继续迫害维权人士?另外,明年召开的全国人大,中国的维稳经费会否继续上升?还要留意习近平对中共政法委,这个无恶不作的机构,会否采取行动?而阻力,则是当下中国是“太子党”、“特殊利益集团”干扰朝政。

张艾枚说,“新的常委班子,政治理念南辕北辙,不可能在有实质意义的政治改革上,有任何共识。他们利用的就是胡锦涛的无能、无所作为,干扰18大的常委人选。中共要搞大幅的改革,确实要有一个有魄力、有远见、有道德勇气、有历史担当的领袖人物,习近平是这样的人物吗?我们眼下不得而知。”

这位前中国体制内的人物并说,论意愿与能力,她对习近平也是不表乐观。“习近平本身既无实力也没有愿望要改革,当然胡锦涛的裸退,习近平是最大的受益者,这使他在巩固权力,积累实力上大大的向前推进了一步。那3-5年之后,习近平会不会大幅的推动改革,也要看他是否积累足够的实力与意愿。如果有改革实力没有愿望,他就会成为再版的邓小平,有愿望没有实力,他的结局就有可能像胡耀邦和赵紫阳,而习近平绝不想当胡耀邦和赵紫阳。”

张艾枚从大陆内部国安所得的消息,也大致吻合。张艾枚继续说,“据一位国安对自由派学者说,习近平不是你们想像的那样扛自由旗帜的人物,他绝对不会犯胡耀邦和赵紫阳那样的错误,那不是我个人的观点,这是内部传达的精神!”

在座的美国《世界日报》副主编魏碧洲分析,在中共发生王立军与薄熙来事件之后,国内的爆料事件经常发生,这些消息事后都确认是正确的。但到了这次中共18大,中共人事更替的消息,在最后几天突然间变得无影无踪,不得不更使人担心,涉及举国的重大人事变动、在关键的决策时刻,全国可以突然间变得密不透风,相当可怕。

魏碧洲说,“由王立军开始,一直到今天,发现我们都收到,很多人喂我们很多消息,大家都知道。一开始我们都不知道是真是假,博讯、明镜不断登这个消息,可是没有一个消息是获得官方证实。所以我们都知道王立军跑出来,我们也知道重庆的人冲到成都去。”

魏碧洲相信,国内是有一批人,在利用“喂消息”一事,试图改变、促使国内政治事件的发展。“这些事一直在发展,后来我们发现,是国内有一批人,运用海外的媒体,现在是网站,以前透过香港的南华早报,明报等,那当然太晚太慢了,在不断地放消息。这消息可以影响事件的发展,可以促进事件的发展。一直是这样,一直到18大开会。”

不过,到了中共18大,“喂消息”的来源,即俗称的“深喉”突然不见了,外媒变得一片空白。“可是,大家已注意到,到18大正式开会的时候,消息全部断了。不知道18大最后选出来的发生了甚么事情,谁的票高?谁的票低?最高是谁,19个人被搓掉了,怎样掉的?我们都不知道。这就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到了最后该作决策的时候,你突然一无所知,连可以控制的小道消息都一无所知。”

魏碧洲说,到了关键时刻,爆料者失踪不外是两个原因。BITE“一个可以证明,放消息的人,现在就在中央委员内,他不能讲话,或者这个人甚么都不知道。在国家面临这样大的转折,人员选择前,我们一无所知,这样是件非常荒谬的事情!”

各位听众,大部份的海外的民运人士,对于中共的未来都持有悲观的态度,认为中共劫持了国内的中产阶级,使之变成被阉割的顺民,而在社会底层,毛派的思想在反日抗议中还大有市场,就算中共果真推行政改,在分配利益的“圆桌会议”上,随时会不欢而散。唯独是刚刚从国内出来,到美国的维权人士(不方便透露姓名),认为中国的改革,只有透过街头的非暴力抗争,以街头运动的方式达到。透过向中共谏言的方式,行了30多年,已经证明是死路一条。

您的评论 (0)
  • 打印
  • 分享
  • 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