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众来信】大学生与本台互动:我不再感到那么孤独

2016-05-24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尊敬的自由亚洲电台工作人员:

你们好!我是广州的一名大学生听众。近日美国之音(VOA)一新闻再次引起了我的关注,题目是《BBC中文部再遭削减 向环时求助惹争议》。我觉得我有必要向贵台写信。

报道指出,“近年来,英国广播公司(BBC)和法广等先后取消了对华的无线电短波广播,把重点放在互联网上。美国之音上级主管单位BBG曾计划在2013财年中止对中国大陆的传统短波广播和卫星广播,调整为只通过互联网传播。这一战略调整计划公布后,被《环球时报》等中国官媒广泛报道,并加以“70年历史的美国之音终于寿终正寝”等耸人听闻的标题,至今一些党媒发表的文章中仍然称美国之音对华广播已经被取消。事实真相是,在美国朝野讨论之后,最后达成决议:对华广播,传统媒体和新媒体不可偏废。”

而现在正适逢美国大选,这个问题亦可能会再次被提到议事日程上。希望美国人民可以像以前一那样继续作出明智的选择。同时,我也留意到,贵台粤语部曾经亦经历过类似的危机。其实粤语部的价值除了支援香港,影响力还包括广东广西甚至越南,乃至全球。特别是老一辈华人,很多都是讲粤语的。希望美国BBG能够认真审视自由亚洲电台﹐尤其是粤语部的价值。

初次收听贵台的节目是我在沿海旅游的时候无意中收到的。在此之后,我就一直关注贵台。特别是贵台的九鼎茶居节目,我在收听的过程中获益匪浅。每当我听到有我感兴趣的关键字的时候,我就会继续搜索贵台的历史录音。最近的一次,我还发现贵台原来采访了很多优秀的广东艺术家。特别听著历尽沧桑的老人诉说著文革时期的一个个故事。我开始反思自己以往的立场。听贵台多年以来,我对香港、台湾等问题的态度渐渐地从敌对到同情,再到支持。

而更重要的是贵台让我看到了希望。听到听众犀利的发言,我不再感到那么孤独。其实呢,我在学校与某些同学的关系只不过是表面上的良好,然而道不同不相为谋,而且目前的情况是沉默的大多数人的生活思维系功利﹐或者功能性的,或者讲机会主义性质的。理想就是赚钱,原则就是不违法,只要不违法,必要时不择手段。

我有一次去香港某家茶餐厅饮茶,和其他客人拼台。旁边的客人正在利用饮早茶的时间教年纪很小的孩子记单词。对此我相当惭愧。但我亦在思考,一个年纪这么小的孩子为什么要这么辛苦?学生在忙著升学考试,成为社会人之后又要忙著赚钱,然后结婚买屋,生孩子。忙碌了一生。

正如法国政治哲学家卢梭所言“人本生而自由,却处处都是枷锁”。学业、就业、住屋、创业都是青年人的枷锁。除了上述有形的枷锁,本朝政府还将很多形义上的思想枷锁加之于年青人。

当我在为审批表上三四个签名奔波的时候,当我在接受洗脑国民教育的时候,当我被迫参加庸俗的文康体活动的时候,当我看到心目中的广州变成一个文化沙漠的时候......

自由亚洲电台的评论说出了我想说的话。通过贵台的节目,起码我觉得我在精神上可以得到解放。另外我还可以运用笔来捍卫自己的权利,甚至改变这个世界。而不是什么也不去做。

通过贵台介绍的赛风翻墙软件,我看到了香港立法会里面精彩的发言。“青年问题只是源于地产霸权和不公义的政治体制,大部分的大学毕业生身无长物,只有高筑的债台。”“年青人参与抗争运动,指出社会问题,争取社会公义,经常被建制派,或者保守的市民指为不成熟,源于生活无著,破坏等等。他们显然不知道这些年青人是以否定和为肯定。”于是,我找到了我的理论基础--就是要以否定为肯定。

回顾贵台几个听众的历史录音,前辈从学生时期到出来工作,再到事业有成。变化的是年龄,不变的是理想、原则。

我希望自由亚洲电台能够继续陪伴我成长﹔时刻鼓舞我,警醒我﹔并为我提供准确,客观,公正的新闻节目。坚持自己的理想和原则﹔不要屈服于邪恶力量。

另外,目前,我和我身边的朋友无论政治取向如何,都非常之关注中国经济的形势。希望贵台近期可以适当邀请可靠的专家为我们指点迷津。如果可以适当增加经济类的科普和讨论就更好了。万分感激。



工作顺利

广州一名普通的大学生

您的评论 (0)
  • 打印
  • 分享
  • 电邮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