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众来信】广州大学生:震惊七子被禁选至广东被蚕食

2016-08-10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听众来信】广州大学生谈本土主义
【听众来信】广州大学生谈本土主义

尊敬的自由亚洲电台粤语部工作人员:

你好!我是之前一直写信给你们的那位来自广州的大学生。

近日,香港立法会选举因政治立场禁止七人参选,令我极度震惊。两日之后,香港本土和主张港独团体举行集会,吸引约几千市民参加。“香港独立”的口号震耳发聩,在我脑中激荡。随后我查阅了大量资料,发现有不少学者认为,因为中央觉得香港已再无利用价值,所以收紧管控,不惜打破“一国两制”。然而,我并不是香港人,我只能将我作为广州人的个人睇法分享给贵台。

我认为,新移民问题系一个重要切入点。

我觉得,新移民的涌入,可能系由于国家经济发展不平衡导致的。但是,城市的人口承载力和资源承载力是有限的。对此中国被迫推行了计划生育政策和户籍制度,尽管我反对暴力计生还有计生腐败,但并不代表我不同意计划生育政策本身。据我所知,部分贫困地区或人口迁出数量大的地区,并没实施好计划生育政策。我觉得广州即使要负人道主义责任,亦不应不顾本地人的生存空间,不加节制。何况,守规则的人无任何义务为不守规则的人承担任何责任。何况是生存权的问题?

然而,部分人不但批评计划生育制度,而且还批评户籍制度。但他们没有看到国家的实际情况。最终结果就是推动人口继续源源不断地压缩到经济相对发达地区,优生优育的目标遥遥无期,而城市原住民却因为计划生育沦为“少数民族”。升学就业、买楼、娶老婆的压力不断上升。

无自决的权利,广州人除咗眼睁睁地看著自己沦为少数民族之外能做什么呢?几千公里之外的独裁政权凭咩可以决定广州人的命运呢?可想而知广州目前这种体制是多么的荒谬。作为地方政府,“限制人口自由流动”的帽子分分钟等住扣落来,而作为一个国家却可以名正言顺地管制签证和移民。

铁路系统一到春节就开足马力运人翻乡下,几百万几百万人地运,纵观全球,很难再找到像中国这样的一年一度疯狂人类大迁徙运动。还有那些因房价过高不断搬迁的人。而精英们则淡定地坐在空调房内,看著屏幕上的统计数字非常满意,却无视本地人的诉求。我真系唔知道距哋究竟有无逼过地铁。精英们再次骄傲地宣布“来广州的新移民永远没有上限”,然而据我所知,某届广州市市长发明的“新广州人”四个字,我收到最多的反馈系叹气和愤怒仲有苦笑。

个人认为,一个地方如果突然涌入大量新移民,本地居民会不会有被殖民的感觉取决于新移民与当地居民的差异到底有多大。即新移民是否愿意融入当地。(语言、文化/习俗、宗教/意识形态、财富是重要的因素。新移民在当地的作为、会作用于当地居民,当地居民随即会给新移民反馈。无论是积极的,还是消极的。)在民主国家,当地居民的意见往往会通过民主途径(例如通过新闻媒体、通过地方议员、或者游行示威),推动移民政策的改变,间接作用于新移民。

在广州,本地居民的意见只不过影响政策推行的方式与时间,并不影响政策是否推行。无论市民的意见有几大,过几年之后一样照推。市民不敢言而敢怒。 对于新移民,在以往,本地居民的态度有以下两种。在日本的明治维时期的日本人是一种、在麦哲伦到访时期的菲律宾土著是另一种。广州人属于前者。

一般来说,在现代社会,只要新移民愿意入乡随俗,本地人往往很包容。但系有一个好简单的逻辑,你如果将一杯水倒入一盆水当然无问题,但系如果将一盆水倒入一杯水内,肯定会出事。这个还是他们愿意融入的情况。但现实是,无数的新移民连粤语也不愿意学,却指责广州人歧视。我想问,即使在西方,你去到都系要讲英语的啦。难道要美国人讲普通话吗?

一部分人新移民将广州当作自己屋企,反客为主要求广州人迁就。亦有一部分人只不过将广州当作赚钱的地方,从来没有把这里当作家来守护。所以不少人毫无功德心。每次夜晚回家,就可以见到小贩留下的垃圾延绵整条街道。But who cares?

本地媒体从来都在报道包容啊、关爱外来工啊、城管打人啊。于是天平发生了逆转,城管反而成为弱势群体,被迫与小贩其乐融融。朝早小贩将路塞得水泄不通,无人知道如果出事,消防车和救护车如何进入。其他方面一样,毫无法治精神。广州人撑粤语就火速派人镇压,大张旗鼓抓人。而整治非法营运的电动车、三轮车呢就雷声大雨点小。日日车照开货照运。结果系,堂堂国际大都市,仲乱过农村。

经济上对于地方文化的保护毫无诚意,一切以经济为衡量标准。省级电视台为取悦京官或新移民甚至闹出用普通话唱粤曲的笑话。

政治上无土生土长的本地人做市长。而即使有这样的官员,上台之后亦不用指望他为本地人说话。监督政府的新闻媒体不断呼吁市民包容,却对不断涌入的新移民视而不见。沦为洗脑机器。 文化上大力打压地方语言,强制推行普通话,禁止教师在学校讲地方语言、禁止用地方语言评论亚冠比赛、不惜插手干预地方电视台的主持人的任命、甚至取消地方语言电视台。

唔洗睇香港在被利用完后兔死狗烹的政治现实,只看广州,搞成今时今日。为中国付出了多少,难得的自由却随著所谓的“开放”“包容”而被蚕食。细过果时去过的公园现在一片普通话、红歌、北方人。地道的美食要走到去佛山先可以品尝岛。街边一片新开的快餐店——系全国统一的味道,毫无广州的一点特色。物是人非,城破,城市的灵魂已经失去。广州再亦不是我熟悉的广州。 如此殖民政策,我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居民表示极度反感。难免萌生独立情绪。

全社会正如一个被不断加热的压力煲,而更危险的是当局一方面在堵塞安全泄压装置,另一方面在加固压力煲。如此这般,无可救药的压力煲终有一日会酿成惨剧。中东、非洲、纳粹德国……一个又一个的悲剧。

现实地看,我觉得广州好难被拯救,但我觉得香港仲有得救。我真诚地恳求美国政府同英国政府以及整个西方世界密切关注香港的情况。

最后,建议贵台多多增加twitter、facebook、G+等社交媒体上与网民的互动,不少年轻人并不知道rfa、希望加强推广。另外,我睇贵台的YouTube频道,点击次数四位数及以上的大多数系有关香港的议题。建议粤语部将采访重点放到香港,多多邀请有名的香港人上去做节目。我相信这会令贵台的收听率大幅度增加。

PS:近日我发现有一本书叫《知识份子的鸦片》里面有一些论述非常之精辟。特推荐给自由亚洲电台。

祝 工作顺利

广州一名普通的大学生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