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众来信】天安门母亲群体:“六四”惨案二十八周年祭

2017-06-02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2017年是八九“六四”惨案二十八周年。岁月流逝,时光不再,我们这些遇难者亲属二十八年来,内心始终挣扎在失去亲人的悲痛之中!我们所有人——包括伤残者,只要活著,都是当年那场血腥惨案的见证人!

二十八年了,我们始终在捍卫死者的尊严、为遇难者讨还公道的道路上艰难地行进,这是一条充满荆棘的道路,艰难险阻,阻扰重重。

二十八年了,我们历经苦难,当年失去孩子的父母亲们正在逐渐老去,很多人体弱多病。难属们每每见面时,彼此总是道一句珍重,希望来年还会再见。每个人心里都明白,我们未来的时间不多了,但是大家仍抱有一个共同的愿望,希望能在有生之年看到为“六四”正名,为无辜的罹难者恢复名誉,还中国大地一个朗朗乾坤,我们可以告慰那些死去的亲人们!

二十八年了,天安门母亲群体中已经有四十八位难属永远离开了我们。

特别需要提到的是刚刚离世的难属徐珏女士,她是一位坚强的与疾病抗争的勇士、一位视专业如生命的优秀地质工作者,也是一位历经磨难、饱受创伤的受难母亲。世界上的所有生命都离不开母爱,母爱是生命的源泉,母爱是不分种族、国界的最高尚、最无私的爱!自己的孩子死于“六四”惨案,对于一个母亲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

徐珏女士曾在追忆文章中写到失去儿子的巨大痛苦:她的儿子一夜未归,不知身在何处,她一个医院一个医院地寻找、打听。在复兴医院,她看到许多尸体,因为没有地方存放,就一排排地停在自行车车棚里。她在车棚门前贴的死者名单中寻找自己孩子的名字,第一个名字就是她的儿子“吴向东”。她一下子瘫软在地,最终还是由好心的路人将她送回了家。最初的几年,每逢祭日她就会抱著儿子生前养的小猫,在其遇难处木樨地桥前徘徊,一声声呼唤儿子的名字,希望逝者的亡魂能够听到。动物有灵,就连怀中的小猫好像也知道在寻找自己的小主人,喵喵地不停叫……

一个丧失人性的政府、一个权力肆意膨胀、无视宪法、无视民意的政府制造了这一旷世惨案!无数家庭从此笼罩在巨大痛苦中而无法解脱。我们找到的202位遇难者,只是少数,究竟还有多少人在“六四”惨案中罹难,姓甚名谁,无人知晓。

1995年5月,我们寻访到的部分难属站出来,以群体名义第一次联名,向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发出公开信:要求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组成专门的“六四”事件调查委员会对整个事件进行独立、公正的调查,以昭示事件真相;要求向全国人民公布调查结果,包括公布“六四”事件中死者名单、死亡人数;要求为了对历史负责、死者负责,由全国人大常委会责成政府有关部门按法定程序向死者亲属作出个案交代。署名者有丁子霖、张先玲、李雪文、周淑庄、徐珏等27名遇难者亲属。

身为中国公民,受中国宪法的保护,我们有权利就“六四”惨案中失去亲人提出我们的申诉。我们不能接受政府将学生爱国运动定性为“反革命暴乱”,并以“平暴”为理由,在首都北京街头动用机枪、坦克屠杀手无寸铁的学生、市民。我们也不能接受政府将“六四”惨案定性为“政治风波”,这只是政府单方面为屠杀暴行推脱责任。政府的强词与推脱不能掩盖烙在地上的血痕。

1997年,经过难属们的讨论,就“六四”问题致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重申我们的诉求:

我们认为1989年的“六四”惨案,不是政府行为的失当,而是政府对人民的犯罪,因此必须对“六四”事件重新评价。关于“六四”遗留问题的处理,必须纳入法制轨道,依法审理,不能按任何个人的意志办理,不能因袭以往历次政治运动过后所谓的“平反昭雪”的做法。

为此,我们重申:

1. 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组成专门的“六四”调查委员会,对整个事件进行独立、公正的调查,并向全国人民公布调查结果,包括此次事件中死者名单和人数;

2. 由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责成政府有关部门按法定程序就每一位死者对其亲属作出个案交代,由全国人大常委会制定并通过专项的“六四事件受难者赔偿法案”,依法给予“六四”受难者及受难亲属相应的赔偿。

3. 由全国人大常委会责成检察机关对“六四”惨案立案侦查,按法定程序追究责任者的法律责任。

概括起来就是:真相、赔偿、问责。这就是我们二十八年来坚持的三项诉求,还会继续坚持下去,无论遇到来自哪方的压力,我们初心不改,矢志不渝。

“六四”惨案过去了二十八年,有关“六四”惨案的所有信息在中国依然是禁区,被严密地封锁著,不可以提及,更不可以举办任何与之相关的纪念活动,否则就会遭到当局的严厉打压。

二十八年来,我们遇难亲属的境况始终处于受迫害、受歧视中。我们作为“另类”,年复一年地生活在公安系统的监控中,每年“两会”、清明、“六四”等等敏感时段,或是有重大国事活动期间,我们都会被认为是“不稳定因素”,被上岗、被监控、被“旅游”、被软禁……甚至难属去世,也在公安系统的掌控之中,不允许我们自由地举行哀悼活动。因为当局的打压,一些难属至今不敢站出来说话、为失去的亲人讨公道。

我们认为,中国政府对“六四”惨案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中国政府必须承认当年的屠杀罪行,公布惨案真相,承担责任,给国人一个交代。“六四”惨案不仅仅是我们这些遇难者家庭的不幸和伤痛,也是全民族的不幸和伤痛,给整个国家和民族造成了巨大伤害和不可估量的国际影响。

中国执政党与政府一天不就“六四”屠杀进行反思、不承认其对国家与国民犯下的罪行、不落实“天安门母亲群体”的三项诉求,中国社会就不可能有实际意义的公平公正,公民权利、依法治国就是一句空话。

如果中国共产党、中国政府有决心拨乱反正、敢于担当、以中华民族兴盛为己任,就应拿出勇气和诚意来,公正、公道、依法解决“六四”问题。我们期待著!

签名人:

尤维洁    郭丽英    张彦秋    吴丽虹    尹 敏    郝义传    祝枝弟    叶向荣
丁子霖    张先玲    王范地    周淑庄    李雪文    钱普泰    吴定富    宋秀玲
孙承康    于 清    孙 宁    黄金平    孟淑英    袁淑敏    王广明    刘梅花
谢京花    马雪琴    邝瑞荣    张树森    杨大榕    贺田凤    刘秀臣    沈桂芳
谢京荣    金贞玉    要福荣    孟淑珍    邵秋风    谭汉凤    王文华    陈 梅
周 燕    李桂英    徐宝艳    狄孟奇    王 连    管卫东    高 婕    刘淑琴
王双兰    孙珊萍    张振霞    刘天媛    黄定英    熊 辉    张彩凤    何瑞田
田维炎    杨志玉    李显远    王玉芹    曹长先    方 政    齐志勇    冯友祥
何兴才    刘仁安    齐国香    韩国刚    庞梅清    黄 宁    王伯冬    张志强
赵金锁    孔维真    刘保东    陆玉宝    齐志英    方桂珍    雷 勇    肖书兰
葛桂荣    郑秀村    王惠蓉    邢承礼    桂德兰    王运启    黄雪芬    郭达显
王 琳    刘 乾    朱镜蓉    金亚喜    周国林    穆怀兰    王争强    宁书平
曹云兰    隋立松    林武云    冯淑兰    付媛媛    李春山    蒋艳琴    何凤亭
谭淑琴    奚永顺    肖宗友    乔秀兰    陆燕京    李浩泉    赖运迪    周小姣
周运姣    陈永邦    刘永亮    张景利    孙海文    王 海    陆三宝    姚月英
任改莲    倪世殊    杨云龙    崔林森    吴卫东    贾福泉    王德义    朱玉仙

(共128人)


《中国人权双周刊》提供

您的评论 (0)
  • 打印
  • 分享
  • 电邮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