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茶居】 血腥记忆,往事并不如烟

2017-09-06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开平梁伯来电,谈他关于“毛共”年代的诸种记忆。梁伯今年70多岁了,中共建政之初,以暴力血腥的镇反运动开路,这些恐怖记忆在他童年记忆中抹之不去。他接著谈三反五反,反右,大跃进和文革,一连串都是血写的历史,梁伯用形象的真人真事重现了他那代人的集体记忆。

梁伯说,镇反运动连在民国时期当过乡事委员的人都要枪毙,而且是一长串死刑犯用绳索捆绑去游街,直接绑赴刑场枪决。到三反五反,他的父亲因为做小生意,家里有点金器,正好违反了中共不许私藏黄金外汇的规条,也被整肃。开平是侨乡,很多人家有侨汇,通过香港兑换在寄回乡下。但这也违反了中共“反套汇”的规条。

到反右,他那时在开平一中读书,眼见校长被打成极右分子,被残酷斗争。还有两个老师也是右派,遭遇都很悲惨。到了大跃进,饥荒像野火一样在城乡蔓延,梁伯绘声绘色追忆了当年家家户户用什么东西充饥,听去真是不寒而栗。人回到了动物的生存状态,这时候什么尊严都不会再有。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