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茶居】 这是做稳奴隶的朝代?

2017-10-02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如今中共对社会的控制益发严密,可供雇佣驱策和被组织起来的顺民奴隶越来越多,这些被“组织”惯了的臣民,一方面对权力无比忠顺,一方面对专制的叛逆者无比凶悍,因为他们都是被庞大、精密、高效、全能的暴力机器所调教出来的。” - 严九鼎
“如今中共对社会的控制益发严密,可供雇佣驱策和被组织起来的顺民奴隶越来越多,这些被“组织”惯了的臣民,一方面对权力无比忠顺,一方面对专制的叛逆者无比凶悍,因为他们都是被庞大、精密、高效、全能的暴力机器所调教出来的。” - 严九鼎

广州黄小姐来电,谈到政府对微信群的新管制政策,她认为对自己没有什么影响,她的群都是讲做生意、吃喝和去过什么地方出差旅游。她认为,政府不让讲那些敏感话题,那么就不要讲了。因为人家手里有权有枪。黄小姐此说就正好应验了前不久一位听众的批评,指这是典型的“做稳了奴隶”的思维。

鲁迅剖析国民性时说过,中历代王朝对人的心理状态的投影,可以归纳为两种,一是想做奴隶而不得的悲惨,二是做稳了奴隶的满足。如今中共对社会的控制益发严密,可供雇佣驱策和被组织起来的顺民奴隶越来越多,这些被“组织”惯了的臣民,一方面对权力无比忠顺,一方面对专制的叛逆者无比凶悍,因为他们都是被庞大、精密、高效、全能的暴力机器所调教出来的。诚如鲁迅所言︰“暴君治下的臣民,大抵比暴君更暴;暴君的暴政,时常还不能餍足暴君治下的臣民的欲望。”

回溯中华民国历史,国民政府是合法政府,当政府要共产党放弃暴力革命,放弃阶级斗争。共产党有顺从吗?它得了天下,明白不顺从的潜在威胁,就全力去收拾不肯做奴隶的人。这就是中国的政治现实。

您的评论 (1)
  • 打印
  • 分享
  • 电邮

匿名游客

共谍或者共寇奴才之类。

2017-10-08 04:54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