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茶居】 反右60年——難以癒合的傷痛

2017-10-06
電郵
評論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評論
  • 電郵
反右運動是新中國第一輪精神閹割,這對一代知識分子來說,是難以癒合的傷痛。(網上圖片)
反右運動是新中國第一輪精神閹割,這對一代知識分子來說,是難以癒合的傷痛。(網上圖片)

開平梁伯來電,談反右運動60週年。他回憶了自己的母校開平中學的幾個右派的慘痛經歷。反右運動是新中國第一輪精神閹割,這對一代知識分子來說,是難以癒合的傷痛。反右是粉碎良心和折斷脊梁的運動,當社會守則和行爲標准被改寫,允許釋放出人性之惡,甚至得到褒揚。這個民族的道德底線可以降到多低,這就是一個怵目驚心的刻度。

60年前的反右運動,始於黨中央號召大鳴大放向黨提意見,後以五十多萬知識分子打成右派爲終結。其時莫說滿腔熱情的年輕人不理解其意義,連右派分子的親屬和師長都茫然不知所措,直至無數人被鬥爭被流放,在夾邊溝和別的窮鄉僻壤餓死累死,一代知識分子才從徹骨痛楚中驚醒,驚駭四顧,野火燎原的神州已是一片赤地。哀大莫過於心死,他們中絕大多數選擇沈默和順從。知識分子爲社會良心的象徵,這在中國本無例外。不過,五七年反右敲斷了中國士人的脊梁骨,之後更是漫長的政治高壓和精神恐怖年代,彼時的社會良心不是消亡了,而是被鐐銬枷死了。

當年那群青年右派被鬥爭、被戴帽、被開除公職、被流放邊疆,失去了聲音,也失去了最好的年華。適逢今年反右六十周年,越來越稀零的右派幸存者居然連一絲呻吟都發不出來。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