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茶居】 臣服于强权的幸福感

2017-10-09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纽约金先生来电,谈当今不但中国隔海分成两个,中国人也分成两种。一种是拥护民主宪政,接受现代文明的公民,一种是依附和拥护专制,甘心做国家臣民的人,可叹的是后一种人还充满幸福感。(AFP图片)
纽约金先生来电,谈当今不但中国隔海分成两个,中国人也分成两种。一种是拥护民主宪政,接受现代文明的公民,一种是依附和拥护专制,甘心做国家臣民的人,可叹的是后一种人还充满幸福感。(AFP图片)

纽约金先生来电,谈中国大陆的十一国庆,他认为这个国庆节来路暧昧,亚洲第一个共和国是中华民国,是辛亥革命推翻满清帝制而建立的现代国家。当今不但中国隔海分成两个,中国人也分成两种。一种是拥护民主宪政,接受现代文明的公民,一种是依附和拥护专制,甘心做国家臣民的人,可叹的是后一种人还充满幸福感。

金先生认为,黄小姐的发言显示出她和十年前打电话来RFA发言的时候有极大转变。她当年充满正义感和同情心,蔑视强权,扶助弱者。她谈“火烧圆明园”,成为RFA的经典保留节目。圆明园是皇帝私家花园,它正好是国富的象徵,然而民穷和民弱,是无法成为一个现代国家和缔造现代文明的。黄小姐当年敏锐地看到这一点。但是现在她转舵去讴歌强权了。

“强权不让做的事,你就不要去做”,如果这是铁的规条,满清就应该千秋万代统治下去,辛亥革命无从谈起。秋瑾就成了不识时务的颠覆和危害国家政权,死有馀辜。这个道理能够成立吗?

您的评论 (0)
  • 打印
  • 分享
  • 电邮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