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怡专栏】世道人生:在晓波径上同行

2017-07-21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李怡文章选读 (文章获苹果日报及作者授权由本台记者读出/粤语部制图)
李怡文章选读 (文章获苹果日报及作者授权由本台记者读出/粤语部制图)

政治一天都太短,是因为人们大都健忘,这几天讲四名议员被DQ,而只有吴霭仪提醒人们,是六名议员被DQ。由于许多人不支持那两人,谴责那两人,忘记那两人,于是有变本加厉的这四人。谁记得德国牧师马丁.尼莫拉的教训?从刘晓波刘霞受到的残酷对待,就知道从去年选举主任对候选人资格的审查,升级至现在这个程度,都是一以贯之的强权对人民正当权利的戕杀。两件事本是一件事。

艺术家艾未未说:「刘晓波的被葬礼,是人间可见到最残酷、最没有人性的图景,是对死者最后的亵渎!」

最后亵渎的目的,就是要把包括死者骨灰在内的所有痕迹,都要清洗得一乾二净。然而,强权越要人们忘记的事情,越会提醒人们不能忘记。捷克作家米兰昆德拉说:「人类对抗权力的斗争,就是记忆与遗忘的斗争。」

把骨灰撒向大海,「那么全世界有海的地方就有刘晓波,站在海边,刘晓波就在你身边!」大陆网页有人出了一个贴文:「所有的大海都是你的纪念碑。」内容一句都没有提「刘晓波」,主要一堆大海照片,和引了俄国诗人普希金(1799-1837)的诗《纪念碑》:

「我为自己建立了一座非人工的纪念碑,/在人们走向那儿的路径上,青草不再生长/不,我不会完全死亡——我的灵魂在圣洁的诗歌中,/将比我的灰烬活得更久长……」又抄录了崔健的歌词:「我问你要去向何方,你指着大海的方向」。然后就是各国摄影家许多美丽的大海照片。

大海,居然也成了极权政治的禁忌。几小时后贴文即被指「内容因违规而无法查看」而删除。阿Q因为头上长癞,以至连光头的「光」,甚而「亮」,这些字都忌讳。这种精神在96年后竟由一个强国政权继承也。

请不要说晓波一路走好,不要说他已安息,不要说他已经自由了。妻子仍被禁锢,他怎能安息?曾经为之奋斗的百姓仍然没有自由,他怎会感到自由?他哪能走好?大陆有署名「墨子」的人写了首诗:

「他死了/一个民族的悲哀/不可能在他的骨灰上画上休止符/丑陋/裹挟着传统文化中最糟粕的肮脏/与德国老头(马克思?)的暴力与掠夺/联姻。/于是人性的恶赤裸裸的/将良知、希望毁灭于光天化日之下。/当诺贝尔的空椅子转化为呼号的北风/当铁窗透不进一丝阳光/当举国只有一种声音歇斯底里/当红线布满大地/布满天空……」这时候残暴集团,你将被「贪婪与恐惧纠缠/你将在兴奋中死亡/你将在恐惧中散夥/你将消失在内讧中/贼杀贼/你的宿命……」

让空椅转化为呼号的风。昨天我转述「空椅」的建议,刘晓波追思会(筹)也提出,定于明天中国传统民俗的「头七」,全球摆出空椅进行公祭。

昨天我提出香港有现成的「晓波径」,有网友留言说,相信港府很快改名,向中共表忠。不是没有可能。希望大家这段时间多些去走走「晓波径」。在以晓波命名的路上同行,是记忆对抗遗忘的一种方式。


以下是文章链接: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70718/20093333


(文章获苹果日报及作者授权使用,由本台记者读出。)

您的评论 (0)
  • 打印
  • 分享
  • 电邮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