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永康:占中不是推翻政权 只求改革政治制度(视频)

2014-10-09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周永康接受本台访问时说,政府必须要给予市民一个解决的方法,才能说服他们。(刘云摄)
周永康接受本台访问时说,政府必须要给予市民一个解决的方法,才能说服他们。(刘云摄)

 

政改议题2012年出现以来,在香港大学就读的学联秘书长周永康一直站在最前线。既率领学校罢课,再领导占领运动,但是,两年时间特区政府却一直没理会。本台专访这名学生领袖周永康,他强调占中不是要推翻北京政权,只是要求改革政治制度。(刘云报道)

自2012年,香港政改议题再度成为社会关心的议题,于香港大学修读比较文学及社会学双学士的学联秘书长周永康已打醒十二分精神,一直注视,学联除向政府表达他们的意见及关注外,周永康更积极投入参与各项与之有关的社会活动,务求社会大众关注,令政府聆听。但是,2年以来,社会大众的公民意识已觉醒,但是,政府仍未肯与学生对话。

周永康: 我们觉得是北京政府仍未有讯号给特区政府,现在坊间所有行动对特区政府而言,是带来很严重的管治成本。特区政府常听从所谓北京或中央管治官员讲,他们仍然未能感受到切身之痛。

他估计,香港的情况是否进一步严峻时,也许会影响中央所谓的黑色资金流通,这遂成为中央官员最为关注。当下,他觉得政府仍未想到一个可行的解决方法,因为北京仍在挣扎或思考此问题,所以,特区政府现在处于一个被动的状态。

周永康: 大家不是要推翻政权,而是改革政治制度。阻力必然是特区政府要做某些事情时,面对现在特区政府官员的苟且偷安的情况下,必然期望官僚心态呈示上面(北京),这才可给予实际答覆。

纵使特区政府处于被动的角色,周永康觉得,香港人不应该坐以待毙,需要透过行动迫政府作出决定回应香港人,否则管治危机会越滚越大,最终会波及大陆的管治。

对于人大的决议,他认为不民主,是钦点制度再加貌似投票的机制,然后打扮成“选举”,但是,他觉得这不是香港人想要的东西。哪什么方案才获香港人接纳?

周永康: 政府必须要提出一个可行的方案来解这困局。这不是香港人的责任,因为香港人不会识那么多行政问题。但是,这确实是政治诉求,你自己透过自己的行政渠道,把这政治诉求纳入回整个政改里。

他透露,自占领运动出现以来,他遭到不同的滋扰。

周永康: 无论在明在暗,不断有人骚扰你,把你的个人资料公开放到网上,电话基本上一分钟会有几十个电话打来,这些基本上是一种滋扰。

他说,早有心理准备会遇到这些精神上的骚扰。

周永康: 因为看著大陆时,他们黑白二道都会用,希望据此箝制异议声音,现在只是把大陆的一套搬来香港使用。

对于不少人认为是次占领运动,最终仍会是徒劳无功,他却觉得提出这意见的人,只是把影响深远的政策放在一旁,而放大占领运动带来的影响。他说,这不是占领运动的原意。

周永康: 占领争取的贡献及成就,其实可以对你在其他方面的影响减到最少,但是,他们不会看这方面。这是部份香港人普遍有的一种想法。

自占领运动于9月28日开始以来,他发现到香港人变了,他们的抗争意识再不能同日而语,已踏入另一个阶段。

周永康: 在此情况下,面对这样一群坚守原则的民众时,政府其实是很难管治,倘若不能给予合理的方向予香港人可解决这局。我相信,这是我或香港人的一种转化。

可是,在整个占领运动发展至今,“自发参与”已成为众多参与者的表述,甚至当学联跟政府早前达成对话的初步阶段时,更有参与者以“学联不代表我”作为回应。周永康认为,这是自然的事,各参与者有权选择自己的做法,这不影响这场运动的困难。

周永康: 对政府而言,有更多不稳定性,需面对更多及更大的风险及危机来处理当下的问题。

因此,政府必须要向普罗市民给予一个解决的方法,这才能说服他们。他觉得,这是今次运动的一个特色。至于修读比较文学及社会学的他认为,现在已不是某专业才从事某专业的年代,在整个运动中,也有不少其他学系的同学参与,当中包括艺术系,因为他们已意识到社会的危机,现在已进入全民抗争的年代。

不过,这场抗争,他觉得跟八九民运有不同,除了科技外,八九民运差不多是动员全国的力量去反抗这政权,所以,当时北京面对的威胁更严峻及迫切。但是,香港的运动仅限于香港这片土地而已。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