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未未的特立独行 (视频)

2013-02-21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艾未未作品《失手》,记录他亲手砸毁一个汉代陶瓮的过程。(粤语部毕子默拍摄)
艾未未作品《失手》,记录他亲手砸毁一个汉代陶瓮的过程。(粤语部毕子默拍摄)

 

 

中国维权艺术家艾未未在美国的大型艺术展展出近半年后即将结束,参观人次达20多万。由于中国政府对艾未未的限制,他至今未能亲到博物馆一行,但他表示坚决不放弃对中国问题的关注。有艺术家指,中国有越来越多艺术家敢于对强权作出反抗。(毕子默报道)

距离白宫和国会山只有数步之遥的美国知名现代艺术博物馆Hirshhorn Museum(贺许洪博物馆),为中国艺术家艾未未举办他在美国的首个大型艺术展 “According to What? (凭什么?)”。经过近半年展出后,展览将在本周日降下帷幕。根据馆方统计数据,展出至今累计访问人次高达二十多万,远超该馆日常访客流量。

这次展出的大约二十组艾未未作品中,包括由几千个汶川地震遇难学生名录组成的作品《念》、由38吨从汶川地震现场收集回来的钢筋所组成的作品《Straight(直)》、及由3200只瓷制仿“烚熟螃蟹”组成的《河蟹》等等。

前来参观的来自各国、不同种族的观众。有一名观众对记者讲,他是在国际媒体上了解到艾未未的事迹后特意前来造访的。

观众:“我从英国《卫报》上看到有关艾未未的报道。他因为发表不同政见而被当局监控、受到软禁。我觉得他用艺术作品去表达政治见解这点很有意思,他的作品非常独特。”

博物馆工作人员向记者介绍,很多观众都有类似反应,他们十分赞赏艾未未的作品。展览获得空前成功,遗憾是艾未未始终无法亲自到场见证。

Ai-Weiwei-Exhibition350A.jpg
艾未未在美国的首个大型艺术展 “According to What?” 在知名现代艺术博物馆Hirshhorn Museum经过近半年展出后,将在本周日降下帷幕。(粤语部毕子默拍摄)


博物馆工作人员:“大部分观众都非常喜欢他(艾未未)的作品,他们很喜欢他使用的素材,然后他们会开始问为什么他要这样做呢?接著大家就会思考他提出的议题。博物馆方面非常希望他能够出席这项展览的开幕式,很遗憾,(在中国的)他至今都不能外游。”

事实上,艾未未目前由于护照被没收,出国仍然受到限制,而日常中也仍然会受到隐蔽的监视。他说,“我是被限制出境的,我没有护照。它(当局)没有具体地说到什么时候会还给我护照。压力总是会有的,在国内(可以)自主地去旅行,有时候我能够看到有远距离的跟踪者拍摄。电话当然是被严格监控的,包括网络。我不能够在国内的媒体上出现。”

当局针对艾未未的打压,从他在2008年关注汶川地震豆腐渣工程遇难学生开始,此后随著他积极投身维权运动,包括声援谭作人、赵连海等维权人士,当局给他的压力越来越大。2011年4月,艾未未在北京机场突被公安秘密带走,在此后被单独囚禁的81天中被提审52次。获当局释放后,艾未未在长达一年中受到严密管控,住所“草场地”周边100米范围内被安插了超过15个监控录像。当局又禁止他离开北京,及以税务问题对他进行报复。

当局重压下,艾未未却仍坚持特立独行。他一方面持续透过推特为不公义事件发声,一方面继续用艺术讽刺荒谬的中国社会。不久前,他参照“江南大叔”恶搞 “草泥马Style”来讥讽中国政权;后来,又发布关注浙江维权村长钱云会之死的纪录片;近日他再戴上防毒面罩拍照,揶揄北京严重的空气污染。艾未未的行为一再刺激当局敏感神经,而且他不打算因为眼前的困难而放弃这种坚持。艾未未说,就算他重获护照、就算他到海外进行交流,但不代表他会放弃对中国问题的关注。

艾未未:“那么我有可能积极地参与一些我应该做的事情,包括教学和展览,但是并不能由于他们(当局)给了我护照我就远离中国,我也不会因为遇到什么挫折而有所改变。我觉得在一种非常特殊的政治环境中,回避对权利的讨论、回避对个人权利的维护,这种责任的回避都是不能想像的。”

艾未未说,凡是合法的行为就理当受到宪法保障,他要用行动维护宪法尊严。

艾未未:“很多可能是人们不想看到的,或者不希望我参与的,但是作为一个生活在这里的人,我有我的种种反应也是很正常,因为它都是在法律的框架之内,那我还是相信一个公民在中国应该受到宪法的保护,我们也同时用我们的行为来证明这一点。”

在外人眼中,艾未未正用他独特的方式去推动民主、改变中国,但其实他自己心中的追求却相当平实。艾未未:“其实我对中国本身没有太大的愿望,我更多的是关注生存在这片土地上的一些个人。我觉得中国更是由一群各种各样的人构成的,有一些富起来的、有一些永远失落的和没有可能的人。”

艾未未被美国《时代》周刊形容为“当今中国最著名艺术家”,他近20万推特追随者中有不少都是年轻人,而且粉丝中跨越国界、年龄、职业,有维权人士、知识分子、访民、艺术家,也有文青、非主流、海归及有语言隔阂的香港年轻人等等。有粉丝特意翻墙上推特与他进行交流,有人称他做“艾神”,他却自嘲作“艾婶”。艾未未说,维权和艺术拉近了他与时代及周边的人的关系。他又指,年轻一代更向往自由。

艾未未:“(维权和艺术)帮助我了解了我生存的时代和我周边的人。觉得年轻人生活在一个信息时代,比较的更加不约束自己,对自由的向往比老一代人要更加地主动一些。”


艾未未在世界各地引起了一波又一波热潮,对于这种“艾未未现像”,中国问题学者胡星斗认为,是艺术的力量穿破了国界和语言的隔阂,打动每个人的内心。

胡星斗:“艾未未他敢于批评时政,表现出了他作为一个独立知识分子的精神。艺术它本身就更容易穿越国界,为不同的民族的人所接受。像艾未未那样的通过艺术来表现他的思想,更能够打动人心。”

同时,胡星斗指,艾未未也是体现政府对异见知识分子容忍度的一个像徵。

胡星斗:“当然艾未未这个艺术家,你要让他的艺术能够起到什么解决实际问题的作用或者思想启蒙的作用恐怕也很难达到,他更多的可能是一种像徵,像徵著中国政府能够容忍这些独立知识分子的存在。”

胡星斗对艾未未以及中国艺术界充满期望。他说,艺术结合深刻的思想能有助推进中国百姓的思想启蒙。

胡星斗:“对艾未未既有赞赏也有期望,这些艺术家如果能有更多的思想那就更好了。胡适、陈独秀,他们具有丰富的思想,但是他们的思想基本上都是在知识分子中打转,它不能够与普罗大众很好地结合,所以一百年前中国的知识分子在启蒙,一百年后的今天,知识分子还在启蒙。那么中国的现代化永远不可能取得实质性的进展。”

事实上,中国艺术界近年对社会的关注逐步升温。艺术家严正学说,中国的艺术圈过往存在刻意逃避政治的倾向,但现在有一大批人已不再对权力屈膝,而是挺身以各种艺术方式去揭示及批判社会不公。

严正学:“当年基本上所有的画家都是远离政治、害怕政治、逃避政治、为艺术而艺术的。艾未未他住在大的房子里面搞古董,对政治也是不关心的。在汶川大地震以后他很多都是关心社会生态跟社会现实的一些作品,当然对大家都有启示。现在大部分作家都是对体制有深刻的认识,现在不光是艾未未,现在有那么一大批人关心社会生态,他们现在也都不害怕抓进去或者坐牢。这几年坐过牢的艺术家有很多了。你要去做就会有这种危险了。大家都是很明白自己扮演的角色,大家都是往这个方向去做的。”

中国当代艺术在商业化和政治高压双重夹击下,屡屡成为歌颂主旋律的政治工具,同时,中国各种社会问题不断深化。近年,艾未未等具独立精神的艺术家正奋力挣脱这道紧箍咒,令中国艺术重新注入人文关怀。艾未未的艺术展上,有他的这样一段话:“当今艺术家和知识分子,最迫切需要的就是清楚知道自己的社会责任。”

Ai-Weiwei-Middle-Finger350.jpg
艾未未摄影作品《十.一竖起中指》(粤语部毕子默拍摄)

中国维权艺术家艾未未在美国的大型艺术展展出近半年后即将结束参观人次达20多万。

由于中国政府对艾未未的限制他至今未能亲到博物馆一行但他表示坚决不放弃对中国问题的关注。有艺术家指,中国有越来越多艺术家敢于对强权作出反抗。(毕子默报道

距离白宫和国会山只有数步之遥的美国知名现代艺术博物馆Hirshhorn Museum(贺许洪博物馆),为中国艺术家艾未未举办他在美国的首个大型艺术展 “According to What(凭什么?)。经过近半年展出后,展览将在本周日降下帷幕。根据馆方统计数据,展出至今累计访问人次高达二十多万,远超该馆日常访客流量。

这次展出的大约二十组艾未未作品中,包括由几千个汶川地震遇难学生名录组成的作品《念》、由38吨从汶川地震现场收集回来的钢筋所组成的作品《Straight(直)》、及由3200只瓷制仿烚熟螃蟹组成的《河蟹》等等。

前来参观的来自各国、不同种族的观众。有一名观众对记者讲,他是在国际媒体上了解到艾未未的事迹后特意前来造访的。

观众:我从英国《卫报》上看到有关艾未未的报道。他因为发表不同政见而被当局监控、受到软禁。我觉得他用艺术作品去表达政治见解这点很有意思,他的作品非常独特。

博物馆工作人员向记者介绍,很多观众都有类似反应,他们十分赞赏艾未未的作品。展览获得空前成功,遗憾是艾未未始终无法亲自到场见证。

博物馆工作人员:大部分观众都非常喜欢他(艾未未)的作品,他们很喜欢他使用的素材,然后他们会开始问为什么他要这样做呢?接著大家就会思考他提出的议题。博物馆方面非常希望他能够出席这项展览的开幕式,很遗憾,在中国的他至今都不能外游。

事实上,艾未未目前由于护照被没收,出国仍然受到限制,而日常中也仍然会受到隐蔽的监视。他说,我是被限制出境的,我没有护照。它(当局)没有具体地说到什么时候会还给我护照。压力总是会有的,在国内(可以)自主地去旅行,有时候我能够看到有远距离的跟踪者拍摄。电话当然是被严格监控的,包括网络。我不能够在国内的媒体上出现。

当局针对艾未未的打压,从他在2008年关注汶川地震豆腐渣工程遇难学生开始,此后随著他积极投身维权运动,包括声援谭作人、赵连海等维权人士,当局给他的压力越来越大。20114月,艾未未在北京机场突被公安秘密带走,在此后被单独囚禁的81天中被提审52次。获当局释放后,艾未未在长达一年中受到严密管控,住所草场地周边100米范围内被安插了超过15个监控录像。当局又禁止他离开北京,及以税务问题对他进行报复。

当局重压下,艾未未却仍坚持特立独行。他一方面持续透过推特为不公义事件发声,一方面继续用艺术讽刺荒谬的中国社会。不久前,他参照江南大叔恶搞草泥马Style”来讥讽中国政权;后来,又发布关注浙江维权村长钱云会之死的纪录片;近日他再戴上防毒面罩拍照,揶揄北京严重的空气污染。艾未未的行为一再刺激当局敏感神经,而且他不打算因为眼前的困难而放弃这种坚持。艾未未说,就算他重获护照、就算他到海外进行交流,但不代表他会放弃对中国问题的关注。

艾未未:那么我有可能积极地参与一些我应该做的事情,包括教学和展览,但是并不能由于他们(当局)给了我护照我就远离中国,我也不会因为遇到什么挫折而有所改变。我觉得在一种非常特殊的政治环境中,回避对权利的讨论、回避对个人权利的维护,这种责任的回避都是不能想像的。

艾未未说,凡是合法的行为就理当受到宪法保障,他要用行动维护宪法尊严。

艾未未:很多可能是人们不想看到的,或者不希望我参与的,但是作为一个生活在这里的人,我有我的种种反应也是很正常,因为它都是在法律的框架之内,那我还是相信一个公民在中国应该受到宪法的保护,我们也同时用我们的行为来证明这一点。

Ai-Weiwei-Exhibition-Crabs350.jpg
《河蟹》用3200只瓷制仿“烚熟螃蟹”组成,讽刺中国“河蟹社会”。(粤语部毕子默拍摄)

在外人眼中,艾未未正用他独特的方式去推动民主、改变中国,但其实他自己心中的追求却相当平实。艾未未:其实我对中国本身没有太大的愿望,我更多的是关注生存在这片土地上的一些个人。我觉得中国更是由一群各种各样的人构成的,有一些富起来的、有一些永远失落的和没有可能的人。

艾未未被美国《时代》周刊形容为当今中国最著名艺术家,他近20万推特追随者中有不少都是年轻人,而且粉丝中跨越国界、年龄、职业,有维权人士、知识分子、访民、艺术家,也有文青、非主流、海归及有语言隔阂的香港年轻人等等。有粉丝特意翻墙上推特与他进行交流,有人称他做艾神,他却自嘲作艾婶。艾未未说,维权和艺术拉近了他与时代及周边的人的关系。他又指,年轻一代更向往自由。

艾未未:(维权和艺术)帮助我了解了我生存的时代和我周边的人。觉得年轻人生活在一个信息时代,比较的更加不约束自己,对自由的向往比老一代人要更加地主动一些。

艾未未在世界各地引起了一波又一波热潮,对于这种艾未未现像,中国问题学者胡星斗认为,是艺术的力量穿破了国界和语言的隔阂,打动每个人的内心。

胡星斗:艾未未他敢于批评时政,表现出了他作为一个独立知识分子的精神。艺术它本身就更容易穿越国界,为不同的民族的人所接受。像艾未未那样的通过艺术来表现他的思想,更能够打动人心。

同时,胡星斗指,艾未未也是体现政府对异见知识分子容忍度的一个像徵。

胡星斗:当然艾未未这个艺术家,你要让他的艺术能够起到什么解决实际问题的作用或者思想启蒙的作用恐怕也很难达到,他更多的可能是一种像徵,像徵著中国政府能够容忍这些独立知识分子的存在。

胡星斗对艾未未以及中国艺术界充满期望。他说,艺术结合深刻的思想能有助推进中国百姓的思想启蒙。

胡星斗:对艾未未既有赞赏也有期望,这些艺术家如果能有更多的思想那就更好了。胡适、陈独秀,他们具有丰富的思想,但是他们的思想基本上都是在知识分子中打转,它不能够与普罗大众很好地结合,所以一百年前中国的知识分子在启蒙,一百年后的今天,知识分子还在启蒙。那么中国的现代化永远不可能取得实质性的进展。

事实上,中国艺术界近年对社会的关注逐步升温。艺术家严正学说,中国的艺术圈过往存在刻意逃避政治的倾向,但现在有一大批人已不再对权力屈膝,而是挺身以各种艺术方式去揭示及批判社会不公。

严正学:当年基本上所有的画家都是远离政治、害怕政治、逃避政治、为艺术而艺术的。艾未未他住在大的房子里面搞古董,对政治也是不关心的。在汶川大地震以后他很多都是关心社会生态跟社会现实的一些作品,当然对大家都有启示。现在大部分作家都是对体制有深刻的认识,现在不光是艾未未,现在有那么一大批人关心社会生态,他们现在也都不害怕抓进去或者坐牢。这几年坐过牢的艺术家有很多了。你要去做就会有这种危险了。大家都是很明白自己扮演的角色,大家都是往这个方向去做的。

中国当代艺术在商业化和政治高压双重夹击下,屡屡成为歌颂主旋律的政治工具,同时,中国各种社会问题不断深化。近年,艾未未等具独立精神的艺术家正奋力挣脱这道紧箍咒,令中国艺术重新注入人文关怀。艾未未的艺术展上,有他的这样一段话:当今艺术家和知识分子,最迫切需要的就是清楚知道自己的社会责任。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