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泣的东江》追踪(九):漂染威胁

纺织业对经济和社会起巨大作用的背后,隐藏著难以承受的污染代价,其中全国出产牛仔服装著名的广州市新塘镇,在提供大量就业机会的同时,超标排放令当地居民怨声载道。假若衣料漂洗不够彻底,残留在衣服上的化学物会刺激人体,为环境和人类带来难以逆转的威胁。(文宇晴报道)
2011-08-11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返回 哭泣的东江


自广州市新塘镇生产出大陆第一条牛仔裤以来,经过近30年的发展,新塘已从一个安静的农业小镇,一跃成为世界牛仔服装之都。其纺纱、染色、织布、整理、印花、制衣、漂洗都能在镇内完成。不过,镇内逾百家的漂染企业带来了一定的环境问题,尤其是水污染。

居住在新塘镇海伦堡花园业主何先生表示,2年前他搬进去居住后,发现周边污水问题严重,经常因河道垃圾堆积及污水没有处理好便排放,以致大量蚊虫滋生,居民经常向屋苑管理处投诉,甚至去信环保局等政府机关反映。相信是当局也考虑到污染的情况越来越严重,在屋苑附近兴建了一所污水处理厂,因而周边的环境才有了改善。

他说︰“就是污水的臭味、蚊子等什么都有。现在都处理好了,比以前都改善很多了。我们以前是很肮,现在有污水处理厂都处理好了都看不到了,现在可能没这个担心。”

不过邻村久裕村的一名女村民陈女士对记者说,村民也曾在2009年时去信广东省委书记汪洋,指久裕村70多家企业搬迁后,还有不少违反环保要求的工厂仍然秘密运作,污水没有经过处理便直接排入河流,导致村内大部分河流严重污染,影响居民生活环境,希望有关部门给予整治,还他们绿色家园。

去年因广州举办亚运会关系,企业非法排放污水的行为才有所收敛。不过亚运会一完,工厂又再超标排放,沿河倾倒垃圾也继续严重。陈女士说,不少有钱人可以顾人到山上收集山水作饮用的食水,他们这些平民只能安于天命,继续饮用受污染了的东江水。由于镇内的工厂提供了大量的职位,为了生活他们也不能离开。

她说︰“现在新塘污染很厉害,有钱人派专车上山接水饮用,其他如我们都是饮用自来水。我们也没有办法,只是装上过滤器。不是说走就走,新塘是工业区,找工作比较容易。”

新塘镇最初的洗染厂建在大墩村,由于污染严重,从2006年起,新塘镇开始大规模治理,逐渐将洗水厂、印染厂等迁移至西面的西洲村。大敦村村民邓小姐表示,污染被转移了,却一直没有消失。

她说︰“这边的水大多数都不乾净,河道都是肮得很。肯定会担心的,但是没办法。自己也很少买海鲜吃,一般都是吃蔬菜。”

更让人担忧的,除了是超标排放的污水带来污染外,也会为部分民工或市民带来健康的隐忧。成为服装前,布料在织布、印染的过程中多会使用防腐剂、防蛀剂、氧化剂、催化剂、去污剂等化学物质。这些物质在不断释放的过程中对人体造成各种危害,例如皮肤过敏或是令人感觉呼吸道不适、乾咳,有的出现哮喘等症状,严重的诱发癌症。

北京服装学院轻化工程教研室主任王建明表示,假若漂洗的过程中不到位,即使是新衣服也会暗藏危机。

他说︰“不一定给你涤洗得很乾净,有可能是硷性很大。一般衣服在这样情况下,硷性很大的衣服穿上去会容易过敏了。”

香港环保组织绿色和平项目主任丘梓蕙表示,珠三角流域地区有约六成的江河湖泊,均受不同程度的污染。她说,工业排放如有机污染物、重金属等有毒有害物质,即使排放少量或是少量接触,这些难以降解的物质在环境及人体里会慢慢累积,从而对环境和人类造成有很大的危害。

她说︰“长远来说,若是环境激素来说,会影响到人类的生殖系统和免疫系统。如果是重金属的话,会破坏神经系统,同时也影响肝、肾。有些有毒有害物质更会致癌。”

新塘镇只是整个纺织行业潜在污染的其中一个缩影,可能只是整个行业的冰山一角。绿色和平呼吁企业和政府应立即采取行动,从源头根治。


您的评论 (0)
  • 打印
  • 分享
  • 电邮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