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新闻自由日 中港澳传媒感叹多

2017-05-03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亚洲区新闻自由排名数据图。(自由亚洲制图)
亚洲区新闻自由排名数据图。(自由亚洲制图)
Photo: RFA

5月3日是世界新闻自由日,本台采访了中港澳三地的传媒工作者,在公众舆论认为新闻自由日益恶化下,了解他们对新闻环境的看法和展望。(林国立 报道)

无国界记者早前公布全球新闻自由指数,名单中180个国家同地区中,香港排名第73位,较去年下跌4位,是2002年有纪录以来新低,而中国与叙利亚及朝鲜,并列新闻自由指数最差的5个国家之一。

中国资深媒体人朱欣欣对本台表示,自国家主席习近平2013年上台后,就加紧对传媒的管控,去年2月,习近平走访人民日报、新华社和中央电视台,强调媒体姓党,记者在传统媒体的空间愈来愈细。

朱欣欣说:中国新闻环境是从习近平上台以来,可以说是愈来愈恶劣,一步步的收紧,随著社会矛盾愈来愈尖锐,社会冲突不断的发生,这样它更恐惧,要更控制讯息的传播,唯恐讯息传播带来整个社会普遍的响应,中国很年青的很能干很有才华的一批调查记者,这些年来逐步离开主流媒体官方媒体,组织内的媒体做调查也很困难,很多真相无法报道。

对于前景,朱欣欣保持乐观,传媒人和公民,透过网络发布讯息,即使官方极力封禁,但他相信仍然有空间。

朱欣欣说:中共控制的无非就是一些网站,传统的媒体,QQ、微讯、博客等,广大的民间舆论空间,它是无法彻底控制的,尽管它设置了很多封锁,所谓敏感站过滤也好,删帖也好,它是不可能完全控制的,可以说是网民在争取新闻自由权利的过程中,不断改变战略战术,不断摸索打破新闻专制封锁的方法。

但在一国两制下的香港和澳门,传媒人就未感乐观。袁小姐在香港做了9年记者,曾在被大陆视为敌对媒体的壹传媒集团任职多年,她指近年香港主流媒体“归边”情况愈来愈明显,壹传媒这类媒体就受到抽广告压力经营困难,新媒体就资金不足,传媒人看不到出路。

袁小姐说:几多间传媒还可以守得住,背后不是所谓大地产商资金或红色资金,最大的关注就是,会不会被人抽广告,之前在壹传媒做一些有关占领的新闻,原来很多商家就不会再在我们那里落广告,我就比较悲观,对我来说例如我们看到,有些有心的传媒人,可能在外面会做一些新网媒,例如众新闻或传真社,但到底香港人到底有多愿意付钱,那些网媒去众筹,原来有些连(目标)的10份1都没有。

一海之隔的澳门情况可能更差。澳门传媒人余先生对本台表示,澳门主流传媒,只有数份报章和电视台,在澳葡年代已倾向亲中,到回归后就更明显,近年网上出现较敢言的网媒,但影响力很快就被冲淡。

余先生说:那两个(网媒)在2014年前影响力很大,但现在不断有一些所谓新媒体会出现,我的主观估计就是,他们的任务就是要淡化或抗衡,“论尽”或“爱瞒”这些媒体,有些打正旗号改名“正能量”,推销政府的政策,中联办都公开讲在澳门,就算传统媒体都要争取新媒体的阵地。

余先生相信,类似的新媒体阵地战,同样亦在香港上演,前景亦令人忧虑。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