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光诚亲友北京上访遭保安暴力对待

2013-06-20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2013年6月20日,刘炳同(左一)、杨秋雨(左后排)、葛志慧(左四)、冉崇碧(右三)、陈光福(右后排),卢秋梅(右二)在国家信访办公室。 (杨秋雨提供)
2013年6月20日,刘炳同(左一)、杨秋雨(左后排)、葛志慧(左四)、冉崇碧(右三)、陈光福(右后排),卢秋梅(右二)在国家信访办公室。 (杨秋雨提供)


失明维权人士陈光诚在山东临沂的12名亲友,成功抵京后周四继续第二天的上访。在十多名各地访民和维权人士陪同下,一行人来到国家信访局,期间与十多名保安发生冲突,推撞中有数人受轻伤。另外,官媒《环球时报》发表评论文章,称目前旅美的陈光诚,未必真的理解西方的政治游戏规则,只是美国对华策略的一个棋子。(文宇晴报道)

陈光福对本台表示,周四与11名的亲友,赴京后第二天再次来到国家信访局,他在登记资料等候官员接访期间,在信访局外声援的访民,要求保安代为传话,通知正陪同陈光福办理手续的访民卢秋梅,出来喂哺她11个月大的婴孩。可是保安没有理会,反而把该名提出要求的女访民推到地上。之后双方发生肢体推撞,场面一度混乱。

他说︰“孩子饿了,他们不管,就推著这个抱孩子的。其他人看不过眼,想过去了解一下,结果就他们就动手打人了。不是很重,是肢体冲突。警察要求去派出所做笔录,这些被打的不愿意去,所以就留在现场做。”

其中被打伤的北京维权人士杨秋雨说,当时他用相机拍下保安打人的照片时,被对方阻止并推撞。他说︰“保安不管这套,直接就往肚子打去。看到这情况,当时我拿著数码相机马上录了下来。没想到国家信访局的保安就围攻我,不许我录像。我说哪一条法律不许?这是公众场所,最后他们就抢我的相机。”

同被打伤的杨秋雨妻子王玉琴说,被打伤多个小时后仍然感到有点头晕。她又说,得知陈光福到了北京上访,于是与约十名各地访民和维权人士,特意来到信访局声援。她说︰“因为他们抢杨秋雨相机,我就上前拦。一拦他们就一块打我,打到头也肿了,还在头晕。我们来了十多人,都是来声援他们(陈光福)的,继续陪他们到别的政府部门上访。”

就事件,本台致电国家信访局了解,但电话一直处于忙音状态,无法成功联系上。

去年陈光诚在离开美国驻大使馆、入住北京朝阳医院就医时,国家信访局接访司副司长郭守松曾到过医院探望,并答应为他调查过去7年,临沂当局对他的非法软禁,还有对其亲友的非法迫害。

由于事隔1年多时间,涉事的官员不但没有受到处分,仍在临沂的亲友继续遭到当局的骚扰。陈光诚的大哥陈光福,与11名亲友在周二晚抵达北京,要求国家信访局官员郭守松履行承诺,也要求党中央和国务院参与调查。赴京过程中,临沂当局没有强行阻挠,只在半途曾派人劝说回去。

至于目前旅居美国的陈光诚,近日与纽约大学访问学者合约不再续约一事,引来很多舆论。陈光诚早前发表声明,相信是纽约大学受到中国的压力而将他迫走,但纽约大学派出协助陈光诚在大学一切事宜的前顾问律师贝姬(Mattie Bekink)周三发表声明,指陈光诚扭曲事实,发出不实的声明,强调校方并没有受到中国政府任何压力。贝姬指,她一早已告知陈光诚在纽大的时间是一年,期间约纽大学为陈光诚一家提供一切所需,包括学业安排﹑住所﹑翻译,甚至两个小孩的暑期班。

贝姬的声明最后颇严厉的表示,是次事件显示陈光诚难于接受其新生活的现实,并非中共当局令他忙于生计而无暇从事人权活动,而是在“资本主义的美国,人人都需自力更生”,纽约大学已为他提供极度慷慨的供应,直至如今,但这情况不会无限期持续。

贝姬亦是负责纽约大学在上海设分校的顾问。

而大陆官媒《环球时报》周四发表评论文章,表示陈光诚一直受到西方舆论的特殊优待,他的盲人身份吸引了额外同情。但他对自身政治价值的判断有点高,提出的要求已不止一次让美方的具体操办者难堪。认为陈光诚未必真的理解西方的政治游戏规则,似乎希望中美之间的政治围著他个人利益转。撰文者觉得陈光诚的想法天真,纽约大学不可能长期收留他,认为他只是美国对华策略的一个棋子。

Chen-Guangfu-Lu-Qiumei-Petition620.jpg
2013年6月19日,陈光福和山东拆迁户卢秋梅,一同由山东赴京上访。(相片转自胡佳推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