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政治?人名地名也要操控

2017-04-21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中国与印度有主权争议的阿鲁纳恰尔邦。有评论指,北京当局宣示对这里的主权,是为了争取对转世灵童的话语权。(阿鲁纳恰尔邦旅游局/拍摄日期不详)
中国与印度有主权争议的阿鲁纳恰尔邦。有评论指,北京当局宣示对这里的主权,是为了争取对转世灵童的话语权。(阿鲁纳恰尔邦旅游局/拍摄日期不详)

西藏流亡领袖达赖喇嘛近日到访中国与印度有争议的阿鲁纳恰尔邦,引起北京不满。中国当局上周四(13日),也就是达赖结束访问后第二日,把当地一批地名标准化。外界相信中方的举动旨在宣示主权。另外,近期新疆就少数民族改名设限,禁止采用具分裂和宗教色彩的人名,违规的新生儿将无法取得户籍。有组织认为,新例是针对维吾尔族人。(高锋报道)

列入黑名单的人名共29个,包括不少维吾尔族常见的名字,例如吉哈德、伊玛木、萨达、阿吉、和麦迪娜等。

世界维吾尔人大会发言人迪里夏提认为,规范维族人改名是变相政治逼害。

迪里夏提:比如说“月星”这个名字,被认为带有“分裂”的意识。维吾尔人被迫要接受中国这种极端的规定,否则将面临分裂或涉恐的指控。作为维吾尔的父母,为了给孩子取一个心愿的名字,又避免遭受中国的惩罚,只能谨慎再谨慎。

据了解,有关政策由公安机关推行,实施不够一个月,违例的初生婴儿将无法取得户籍。专门研究伊斯兰问题的香港珠海学院高级讲师侍建宇认为,有关政策和习近平提倡的“以法治国”背道而驰。

侍建宇:因为你不能以反恐和去极端化的名义,来肆意莽为,限制别人取名的自由。 这样的目的很明显,它是想除掉一些伊斯兰教,还有对阿拉伯或者中亚地区,过去的一些心理上的崇拜,可是实际上是没有效果的,因为私下他还可以取一个别名,他心中要那个名字,你不可能以法律方法或者政治强制的手段去干预它的。


中国5个少数民族自治区当中,除了较细小的宁夏回族自治区,局势相对稳定外,新疆和西藏等,都不时爆发民族冲突,成为中央政权的一个计时炸弹。西藏流亡领袖达赖更一直被北京视为“眼中钉”。他上周三结束访问中国与印度有争议的阿鲁纳恰尔邦,也就是“藏南”地区后,中国民政部单方面公布,区内多个地区的标准中文、藏文,和英文名称。印度舆论普遍认为,北京旨在挑战,印度对该地区声称拥有的主权。

“藏人行政中央”驻台湾代表达瓦才仁认为北京的举动可笑。

达瓦才仁:这地方之所以被印度占领是在1950年,昌都战役以后,印度才过来占领,然后到1963年,中国占领这地方,又把它退出来。它并不是真的想要收复这些地方,只不过因为这些地方,是西藏政府跟英国签约,分出去的,是西藏人让出去的,这就表现了一个主权行为,所以它只是(中国)一个政治困境中的表态。

长期研究西藏议题的台湾中华大学副教授曾建元认为,北京这样做是为了争取对转世灵童的话语权。

曾建元:达赖喇嘛之所以访问藏南地区,也有一种说法,这里可能是未来下任达赖喇嘛灵童转世之地。我觉得中国利用这个机会,重申对这个地方主权的主张,它对于灵童认证的权利。在它控制范围以外的地区,如果有灵童转世的状况,它必须表明立场。

曾建元表示,过去中国在南海,也采取过类似的策略,宣示主权,今次在藏南,只是故技重施。

您的评论 (0)
  • 打印
  • 分享
  • 电邮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