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革命”让知识分子倍受当局“关切”

为了防止“茉莉花革命”遍地开花,大陆的维稳系统对社会上的知识分子特别注意,有武汉大学的教授接连受到校方的关切。湖北的中学老师、选举专家,姚立法虽然可以回家,但仍日夜受到监视。(何山报道)
2011-02-24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武汉大学的数学教授对本台讲,自己仍属体制中人,也不认为目前国内的“茉莉花革命”集会可以成为气候,特别是在广东地区,民众的经济生活得到很大改善,自己属于温和人士,但连日仍有国内相关人士打电话给他,对他表示关切。

而据本台了解,受到校方关切是因为他曾经去过一些被监控的民运人士家作客。大陆民运人士秦永敏周四对本台说,“数学教授先生按照先前的约定来到我家,他是一个国家培养出来的高级人才,高等学府里面工作的工作者。和他会面之后,12点钟我送他出门,告别后一个钟头,他被甚么人捉住了,就大声喊我。"

原来,秦永敏的客人,已经被国保钉上了。秦永敏说:“有两个人,要没收他的车,要把这个人带走,就是专门看守我的人。我就跟他们讲道理,我说这位来客,国家正式大学的著名教授,你们这样对他,是不合适的。因为他们不说明自已的身份,教授先生也拒绝向他们讲明自己的身份,最后对方出示了警察证,晃了几下。晃了几次,都没有让我们看清楚。”

秦永敏说,这些国保人员,虽然执行公务,也知道一旦公开自己的身份,十分不利。而他也尊重国保的私隐,承诺不公开。 他说:“我们也承诺,不对外公开这位警察先生的姓名,因为他们非常忌讳,现在跟我打交道的,都是不愿意提自己的名字,或是告诉我之后,要求我不要对外提。”

这位武汉大学的教授说日内来历不名的问候电话的确有所增加,至于工作会否受到影响,要看单位的决定。他说,“可能,说不定过两天还要去到学校,教职应该没有甚么(影响),可能就把我其它的待遇搞掉。”

另外,湖北潜江市著名的选举专家,中学老师姚立法在失纵数日后,在220“茉莉花”集会后的一日,终于可以回家,这些星期也可以回到学校,但学方就是不给他上课,恐怕“教坏学生”.姚立法对本台讲,其实学生都心中有数,“学校的教师都是上讲台的,他们在电视上,电影上,小说上看到了很多,国民党执政的时候他们怎样对待共产党的人,现在共产党掌权60年后的今天,他们对待一个说真话的人,大家心理都有数了。”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