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反右”受害人拟游行遭打压

北京大学数名“反右运动”受害者及后人,上月初到北京公安局申请示威游行被阻,他们被禁止外出或被旅游,俞梅荪指,他们为声援被北大殴打的闫桂勋而示威,未来计划与他再到北大上访,讨回公道。(海蓝报道)
2011-08-09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7名北大右派及后人包括纪增善、燕遁符、王书瑶、沈志庸、俞庆水、博绳武及俞梅荪,今年7月4日商讨申请示威游行,声援闫桂勋。(照片由俞梅荪提供)
7名北大右派及后人包括纪增善、燕遁符、王书瑶、沈志庸、俞庆水、博绳武及俞梅荪,今年7月4日商讨申请示威游行,声援闫桂勋。(照片由俞梅荪提供)
Photo: RFA

北大右派闫桂勋在北京大学上访时遭保安打伤,北大7 名右派及后人发起声援行动。右派后人俞梅荪表示,作为北大校友及右派的后代,他与其馀6名右派学长在7月4日,相约在东十四条一餐馆,商讨在15日申请示威游行,并就游行示威法,填写游行申请书,当时定下游行路线从西巿出发,经西安门、南昌街到新华门并,并计划3人于7月8日到北京巿公安局治安总队申请。在当天会议后及翌日,燕遁符及博绳武巳被警方笔録口供,2人当天被监视。

俞梅荪又指,按原定计划,7月8日,3名负责申请游行的纪增善、王书瑶及他本人到北京巿公安局递交申请书,但被公安监控情况下进行,他被4名公安用警车送到该处,其馀2人也是坐警车到达,其后公安拒絶接收申请书,并指示威游行不能解决此事,并指需要安定团结。自当天起,参与声援的7人都受到监控,直至15日才结束。

他说:他们(警察)到我家里来,两个人,是派出所警察。燕遁符有专人到她家,把她看管著,不让她外出,另外,王书瑶及、沈志庸及俞庆水由派出所警察把他们送到郊外,他们被送旅游去。

俞梅荪表示,闫桂勋仍然每星期到北大上访,但没有被保安人员殴打,他们7人仍要为闫桂勋讨公道,现时燕遁符和王书瑶患病,他们将尽快与闫桂勋一起到北大向校长上访,人多好办事,他们不想让他一个人行动。

参与声援行动的7人,包括现年7、80岁在北大被划为右派的纪增善、燕遁符、博绳武、王书瑶、沈志庸及俞庆水及北大校友俞梅荪。

1995年首位维权的北大右派燕遁符则表示,对于闫桂勋上访被打,她感到很生气,6月底,数名北大右派曾此事向校方交涉,校方不理会,他们被迫把事件走向社会,决定申请游行,最后被阻止汲监控。燕遁符又指,她很支持维权,这是宪法规定的公民权利,近年北大的校庆校友聚餐,她会挂上写有“右派维权”及“哭北大”的冤牌,也有其他右派校友这样做,她批评,新任校长对闫桂勋事件处理不当。

她说:那个北大愈来愈不像话,正好合适他当北大校长,现在的北大就配有这样的校长,就这么一个苟事的人,才被当权派看上,要是是个人他还当不了。

现年约80岁的闫桂勋,自1998年起持续到北大上访,燕遁符指,他不是右派,但遭同学报复他被划为右派,曾被劳改多年,79年右派获“改正”,他未能“改正”,北大在1998年让他“改正”,但未有赔偿,因此他开始上访。5月27日,闫桂勋在北大校长办公楼楼下身挂冤牌喊冤,被保卫科两名保安打伤,其后校方仅承认曾发生肢体冲突,没有负上责任。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