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民抗拆酿1死1伤 当局漠视群情持续强拆

2017-10-03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2017年10月2日,拆迁户徐德海在抗拆时,被对方人员殴打,左边耳朵被撕开。(受访者提供)
2017年10月2日,拆迁户徐德海在抗拆时,被对方人员殴打,左边耳朵被撕开。(受访者提供)

河南省郑州市上月发生暴力拆迁,村民曹春生抗拆酿成1死1重伤血案后,当地仍然未停止强拆。曹春生居住的百炉屯村,周一(2日)晚有村民的房屋突遭逾百人强闯,把户主打致重伤后,房屋瞬间被拆掉。有拆迁户指出,被划入为拆迁范围的几年间,每天担惊受怕,精神和心理备受压力。(文宇晴 报道)

郑州市高新区的百炉屯村,上月村民曹春生因为抗拆,造成对方人员1死1重伤的血案,事件引起各界关注。但是当局并没有因为舆论而暂时停止拆迁,行动继续进行。

曹春生居住的百炉屯村,周一(2日)晚上约8时,同村的村民徐德海的房屋成为当局强拆的目标。

徐德海对本台表示,对方有备而来,手持伸缩棍和盾牌,先是强行把他和家人拉出屋外,然后再强拆。期间因为他强烈反抗而遭到暴力殴打,受了重伤要立即送院救治。

徐德海说:我们都睡觉了,然后听到有人喊有事,我一出家门,就被那些黑社会抓住了。他们抱著我和拉我,但是我不出去,跟对方僵持了好长时间。到最后他们就向我甩棍,打伤后我就住院了。家里没有人,昨天晚上就把我们家强拆掉了。

徐德海的妻子补充说,这些黑社会人员十分暴力,甚至把丈夫左边的耳朵撕开,需要紧急做手术。

徐德海妻说:黑社会有100、200人,过来打我丈夫,打到他骨折,也把他的耳朵打掉了,需要做手术。左耳朵至少缝了有16针。

徐德海指出,警察配合当局的整个强拆行动,他与拆迁人员僵持的十多分钟期间,家人不断打110报警,派出所与他家只相距约1公里,可是却在他被打伤后才出现。这时殴打他的人员已经逃走,然而家园便在之后遭到强拆。

就徐德海的情况,本台致电高新区政府了解,但电话没有人接听。

邻村的村民史先生形容,当局的强拆并未得到村民的同意便进行,由于拆迁户反对,当局便利用阴险手段强行达到目的。

史先生:现在有好多地方,有时候都是偷拆的。反正听说是很多都是在你不注意,或人不在家的时候就来拆。

另一名邻村的村民赵女士指出,这数年间郑州市的强拆此起彼落,发生曹春生抗拆血案后,不少拆迁户精神和心理备受压力。

赵女士说:昨天晚上是针对1户,但是以后像我们这些没拆房屋的村民,都要面临这样的强拆。不单单是高新区,整个郑州市大概还有几百户要拆的吧。像我们在规划区的,已经3年多了,每天都没法出去,都带著压力看著家。

9月4日,当地管委会带领一夥手持各种器械的人士,以及驶来大型机械来到曹春生家准备强拆,户主曹春生奋力反抗,当场造成对方人员1死1重伤。曹春生在逃离家园后3天已被缉捕归案,目前以“故意伤害罪”刑拘。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