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权圈风声鹤唳 声援徐琳一度失联引起紧张

2017-10-03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湖南维权人士袁小华,曾一度与外界失联,引起公民圈朋友的担心。后来袁小华澄清说只是手机一时关掉,又指因为临近中共十九大召开之际,最近不少声援者被失踪或被限制自由,甚至证实遭到拘留,因此公民圈显得十分敏感。(资料图片)
湖南维权人士袁小华,曾一度与外界失联,引起公民圈朋友的担心。后来袁小华澄清说只是手机一时关掉,又指因为临近中共十九大召开之际,最近不少声援者被失踪或被限制自由,甚至证实遭到拘留,因此公民圈显得十分敏感。(资料图片)

广东网络作曲家徐琳及维权人士刘四仿,疑因合力创作多首讽刺时弊的歌曲被当局刑事拘留后,关注事件的湖南维权人士袁小华,周一(2日)曾一度与外界失联,引起公民圈朋友的担心。后来袁小华澄清说只是手机一时关掉,又指因为临近中共十九大召开之际,最近不少声援者被失踪或被限制自由,甚至证实遭到拘留,因此公民圈显得十分敏感。(文宇晴 报道)

被刑拘的广东网络作曲家徐琳,据了解,家属已经收到了拘留通知书,并聘请律师正式介入案件。但是另一位被刑拘的维权人士刘四仿,家属至今仍然未收到任何拘留通知书,无法透过律师了解到最新的情况。

就在这个时候,湖南维权人士袁小华,周一中午与外界失去联络,公民圈的朋友立即广发他失联的消息,怀疑因为他近日一直在网上积极声援徐琳和刘四仿有关。

袁小华周二(3日)向自由亚洲电台表示,事情只是误会一场,由于他回老家后手机没有电而没有注意,因而没有及时与外界联系。他指出,相信是因为接连有声援徐琳和刘四仿的公民被控制,他短暂与外界失联,便被怀疑遭到当局控制,才会惹来不少人担心。

袁小华说:最近被抓捕或是失去消息的人太多了,所以我的朋友当时一下子没有联系上我,然后可能在网上发了消息。这个真的很不好意思,可能是纯粹一个误会。

声援者之一的民间组织“中国人权观察”成员徐秦,周二“被喝茶”,主要是因为她最近在网上为徐琳和刘四仿的呼吁太多,基于十九大前的维稳工作,要求她要减少发声。

徐秦说:喝茶的内容是十九大之前不要外出,不要在网上呼吁,尤其是徐琳他们。我说我不会去北京,十九大与我无关,他说也不能去其他地方。我要求对方先上报,解决刘四仿问题,这个事情不解决我肯定要去广州,亲自去解决这个问题。

此外,声援者袁兵(原名:袁奉初)、陈剑雄、梁一鸣周一(2日)下午被警方分别带走,警方还出动前往他们家中进行搜查。他们的朋友贾榀向记者反映,他们3人已经超过24小时没有任何消息,他表示忧虑。

贾榀说:陈剑雄、袁奉初、梁一鸣他们是在赤壁,被当地的警察开车带到赤壁市公安局,到现在为止已经超过24小时了,还没有任何消息。我从昨天晚上到现在都在打他们的电话,但是要么就是关机,要么就是打得通但没有人接听。

周二傍晚时,袁兵家人接到警方告之,表示要关袁兵1个月。

袁小华分析,袁兵、陈剑雄、梁一鸣被抓走,也许除了是声援徐琳和刘四仿外,相信是由于他们3人在被带走之前,曾经到过当地的信访部门投诉经常被骚扰有关。

袁小华:本身他们是合理合法的要求,可能就是因为这个事情吧,触怒了当局,才会恼羞成怒采取行动。再加上现在是十九大,全国各地,尤其是广东这边最近抓了很多人,以及一些在广东曾经生活过的,像陈剑雄、袁奉初他们,都是曾经在广州长期活动过,所以遭到当局的打击也是非常多的。

至于南方街头活动人士杨霆剑,周二亦证实遭到刑拘,罪名是“涉嫌寻衅滋事”。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