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海外仍遭中共打压 前国家队医发退党声明

2017-09-10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2017年9月8日,前中国国家队队医薛荫娴发表退党声明。(杨伟东提供)
2017年9月8日,前中国国家队队医薛荫娴发表退党声明。(杨伟东提供)

中国「无形之手」可说无远弗届,疑因揭露中国体坛兴奋剂黑幕,国家队前队医薛荫娴一家被迫流亡德国后仍遭报复,除受到不明人士骚扰跟踪外,中国当局已停发薛荫娴的退休金和福利;她再次宣布与体制决裂,并发出退党声明。(吴亦桐 / 谭丽  报道)

薛荫娴在80年代开始,拒绝做当局的帮凶,抵制中国体育官员强迫运动员服用兴奋剂,并将黑幕曝光,她和家人遭到大陆当局报复。年近80高龄的薛荫娴,与儿子杨伟东、儿媳杜兴,今年6月被迫逃到德国,现时已进入申请政治避难的程序。

杨伟东向本台记者指出,在媒体披露薛荫娴一家流亡德国、并将向国际奥组委等提交中国体坛兴奋剂黑幕证据的消息后不久,他们当时所在的海德堡难民营,突然出现有人找藉口接近的「中国面孔」,那人以新到难民营的「申请避难人士」身份出现,其后更多次在杨伟东外出时跟踪,甚至闯入他们所在的房间,探问一家人过去的经历和将来的打算。杨伟东怀疑那人是受中国当局的指派,遂向律师和难民营表达对安全的忧虑;目前杨伟东一家已被安排转入其他城市的难民营。

薛荫娴周二(5日)与在中国的旧朋友联系时得知,中国政府对他们逃离中国感到震怒,已下令停发薛荫娴的退休工资及福利待遇,不排除中国当局会以其他手段,来阻止薛荫娴公开68本工作日志和其他材料,这些日志详细记录中国国家队负责人强迫运动员使用兴奋剂的细节。

薛荫娴对本台指出,鉴于中国当局对避走海外的他们,依然采取穷追报复的做法,她在周五(8日)公开发出退党声明,再次强调与体制决裂。

薛荫娴说:现在它(中国当局)还想打击报复我们,9月5号是我们发工资和福利的时间,朋友打电话来,(我们)又遭劫难,把我的福利待遇工资都停了。我就觉得吃兴奋剂利益集团的势力还在,还很强大、还在作恶,我就看不清到底是共产党还是土匪啊干的事儿?我今天(周五)想好,正式声明我要退出中国共产党,因为它没有人的味道了。我给兴奋剂利益集团骂了30多年,说你反对吃兴奋剂,就是反对党、反对政府,这帽子已经扣了30几年了,不知道习近平主席认同不?

杨伟东亦向本台表示,他支持母亲一直以来抵制兴奋剂的行动和今天(周五)的退党声明。早在2007年,担心薛荫娴将兴奋剂事件曝光,影响到北京奥运会形象,中国国家体育总局上门威胁,薛荫娴的丈夫杨克同受到来人的围攻后,于当年12月身亡,从那时起,薛荫娴拒绝缴纳党费。

杨伟东亦呼吁,当年向薛荫娴倾诉使用兴奋剂对身体的影响,受到薛荫娴保护、并拒绝向他打兴奋剂针的前体操运动员李宁出来作证。

杨伟东说:我们早就跟共产党渐行渐远了,从一开始信它到今天声明退党。从我妈抵制兴奋剂的角度来讲,正义感在中国大陆就几乎没有看到。我就想质问下李宁和体操队,因为你向我母亲的诉说,我妈替你挡了这颗子弹,如果你也被蒙蔽了30年,今天你听到这些是怎么想的?

德国联邦与移民局相关部门暂不会对本台透露薛荫娴一家现时的状况,而德国联邦政府人权官员办公室亦表示对薛荫娴一家的关注。

杨伟东在向本台透露,种种迹象显示中国政府将手伸向海外,试图干扰和威胁他们,甚至试图在他们目前的政治避难过程做手脚。日前已有德国外交官员向难民局提供证明材料,德国电视和其他媒体也亦将追踪报道他们的近况。杨伟东期待母亲能够尽快进行手术并恢复健康,他们将按照既定计划向国际奥组委、欧盟议会、联合国人权高级专员等,提交中国体坛黑幕的证据。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