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度强拆打手伏法 狱中书信称替死鬼

2016-10-01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2016年2月,王月福的残疾父亲和贫困的家。(刘彦彦提供)
2016年2月,王月福的残疾父亲和贫困的家。(刘彦彦提供)

被判死刑的山东平度3.21强徵纵火案主犯王月福,周五(9月30日)在青岛被执行死刑;在行刑前他的家人公布多封他在狱中所写的书信,透露是为具有官方背景的开发商顶罪。近年来,大批同样是基层人士,被权力和资本廉价雇用而成为牺牲品,这种现象变得愈来愈突出。(黄小山/刘少风 报道)

据悉,充当村主任兼地产商打手的王月福,是在国庆前一天上午被处死。他遗下年老而残疾的父母、妻子,和2个分别为9岁和1岁多的子;其中,最小的子女,他到死亦未曾见过。

临行刑之前,他的妻子刘彦彦向媒体公布了丈夫的多封亲笔书信,试图保住丈夫的性命,但最终不能如愿。

王月福的亲笔信表示,他指自己是替死鬼,后悔自己帮别人脱罪,但他又不希望妻子将书信内容公开,指被判刑的发展商崔连国承诺,出狱后会照顾好他的家人,并叫妻舅(妻子弟弟)不要仇视他,并强调这是他的遗言。

在国庆日当天,王月福的妻子刘彦彦向本台记者证实,周五(9月30日)早上她按法院的通知去见丈夫最后一面,尽管他们一直在呼冤,并将相关的资讯传给法院,但法院依然强制执行死刑,之后没允许家属看遗体,周五下午他们就领到骨灰。

刘彦彦说:昨天(周五)下午,骨灰已经领回来了。执行之前让我们见面,然后我们一直喊冤,我们都拒签,然后还是非执行不可。7点半见了,他说是给20分钟,没有几分钟,然后就不让通话了,然后,我就再三要求“求你们再给5分钟”。青岛中院的那个主审法官告诉我会见,我就问是不是临刑见面,他说他不知道。

刘彦彦表示,王月福被处死是崔连国想要的结果。现在死无对证,崔连国就没有了最大危险。

当地村民透露,王月福尽管混在黑社会,但他家境十分贫困,他曾经因为殴斗坐过监,出来后就跟著村主任兼房地产公司老板崔连国,帮他解决强拆麻烦,每月的工资只有大约3000元。在出事后,王月福没人理。

据平度的强拆受害者张美芳表示,尽管他们曾经是官商黑三种势力勾结的受害者,但面对王月福的下场,依然让她感到很难受。她表示,在平度的强拆事件中,同样是底层黑社会的王月福,根本不是最大的责任人。

张美芳说:他不过就是一个打手嘛,杀人放火,对他有甚么价值呢?他就是一些小黑社会、小混混,被利用了而已。我说实话,我非常心酸,我很难过,因为真相不是这样。其实我认为这个事情应该是崔连国负主要责任吧。崔连国后面有人,而且我也知道,崔连国拿著人家的把柄,跟市里面的某些领导有利益关系嘛。他能得到这块土地背后的利益,那还不是有政府的支持嘛,某些官员的支持嘛。

曾经多次代理平度强拆维权案的律师朱孝顶认为,就具体案情来说,王月福被判死刑没有甚么大问题,但事情关键在于,最应该承担责任的崔连国,却被判得很轻。今次被公开的王月福狱中书信,亦佐证这一点。

但迄今为止,青岛中院没有回应事件。本台记者多次拨打青岛中院的电话,亦无人接听。

2014年3月21日淩晨,王月福等人在平度市凤台街道办事处杜家疃村的一处被徵用土地上纵火,导致守地村民1死3伤。主犯王月福被判死刑,而买凶者是吴家疃村时任村委会主任、青岛贵和置业公司代理董事长崔连国,他只被判监6年。

从范木根案到平度3.21纵火案,愈来愈多案例显示,暴力拆迁者自己动辄成为悲剧主角,并成为权力和资本替罪羔羊的现象已经十分普遍。

您的评论 (0)
  • 打印
  • 分享
  • 电邮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