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村民举报化工厂破坏环境遭报复

湖北省钟祥市两名维权村民,因举报当地一化工厂破坏生态环境,近日被以涉嫌“敲诈勒索”罪逮捕。家属指当局对维权村民打击报复,更威胁家属禁止维权。(冯日遥报道)
2012-12-26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湖北省磷矿镇刘冲村村民举报违法排污的大生化工厂,很近民区,村民的饮用水源被严重污染致不能饮用。(相片由村民姚女士提供)
湖北省磷矿镇刘冲村村民举报违法排污的大生化工厂,很近民区,村民的饮用水源被严重污染致不能饮用。(相片由村民姚女士提供)

 

磷矿镇刘冲村村民魏开祖和余定海,今年9月底带领村民到北京上访回来后,分别被以涉嫌“扰乱社会秩序”抓捕关押,至今近三个月,家属近日才获发逮捕通知书,但罪名已改为较严重的涉嫌“敲诈勒索”罪。

魏开祖的妻子姚女士周三接受本台记者访问时指,丈夫和余定海等村民,集体到北京上访,举报当地一化工厂违法排放废水,导致村内环境被严重污染,遭当局打击报复。

她说:“他们就是没有理由的,根本没有任何证据,我丈夫与村民到北京上访,都不是我丈夫带头的,是村民自发前往申诉。
记者:那上访后可有任何说法或结果?
姚女士:都没有任何说法,无结果的,但我丈夫回来后就被派出所人员从家人带走,被关在牢房内,被非法关押两个多月,近日才有通知来。”

Hubei_pollution_water305C.jpg
湖北磷矿镇刘冲村村民用被污染的水灌溉农田后,农作物枯死。(相片由村民姚女士提供)

姚女士指,自大生化工厂四年前在村内投产后,工厂日夜24小时不停运作,其厂房违法大量排出废水,早已将村民的饮用水源污染,村内农作物全部枯死,生畜大量死亡,村民其后到镇政府上访,去年6月政府官员介入事件后,该厂老板承诺给予受影响的村民每户每年2万元的赔偿金,但至今未见厂方兑现承诺,所以村民才到北京上访申诉。

她说:“我们受影响的有20户村民,我家和余定海家是最接近该化工厂的,我们有逾百亩承包田已遭污水严重污染,农作物全都枯死,我家所养的多头猪因饮了污水全都死了,我们无田耕,无水饮,已无法生存下去。”

Hubei_pollution_water305B.jpg
湖北磷矿镇刘冲村,大量生畜因饮被污染的水死亡。(相片由村民姚女士提供)

同一罪名被捕村民余定海的妻子朱佳芝向记者指,该化工厂未有兑现承诺赔偿村民损失,由玫府牵头签署的赔偿协议成为空文,村民被逼上访,但镇政府却不理会村民诉求,村民相信官员都得了化工厂老板的好处,包庇纵容企业违法排污,丈夫被抓捕关押后,地方领导派人入村禁止村民就事件对外发声,家属亦受到厂房老板聘用的黑社会人员的死亡威吓。

朱佳芝:我现时都不敢返回村庄,因为他们对村民作出恐吓威胁,我回去祇会被他们控制下来,加上厂房老板聘用的黑社会人员,经常入村吓老百姓,又阻止他们前往厂房抗议,我回去可能会被他们的打手谋杀,死于非命。

记者问:那些打手受聘于厂房老板吗?
她说:是的,以往我们村民去抗议,村民就会被那些打手殴打。
记者问:政府没给你们一个说法吗?
她说:政府与该老板都是勾结的,老板给予官员利益,我曾被派出所人员拘留恐吓,政府都是为老板做事的,他们有钱,官员为他们作保护。

磷矿镇政府办公室工作人员,获悉是记者来电便不发一言挂断电话,记者其后再多次致电办公室,亦遭挂线对待。

而镇派出所公安人员,向本台承认确有两名村民被逮捕,他拒绝透露详情。

他说:他们的现况我亦不清楚,你最好向公安局那边查问罢。
记者问:他们两人都是你们派出所人员抓捕的吗?
他说:是,但我祇是值班人员,我不太清楚详情,你都是打去公安局查问罢,是那边处理的。

钟祥市公安局值班人员,以未能核实记者身份为由,拒绝回应记者任何提问。而市政府办公室人员,指他不清楚事件,拒绝回应。

由于该化工厂未有在114查号台登记,记者无法找到负责人查问。

您的评论 (0)
  • 打印
  • 分享
  • 电邮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