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飞雄会见律师两分钟被终止 律师不获年检

2016-05-06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2016年5月5日,5名在京访民在北京闹市举牌声援郭飞雄。(现场人士摄)
2016年5月5日,5名在京访民在北京闹市举牌声援郭飞雄。(现场人士摄)

广东维权人士郭飞雄在狱中病重的消息传开后,民间发起各类的声援活动。不排除触动当局神经,不但对声援者施压以致退出外,代理案件的律师伍雷(原名李金星)亦不获通过年检。两律师周五(6日)会见郭飞雄时,更被粗暴腰斩谈话,郭飞雄家姐同日申请会面获准,下周五(13日)到监狱探视时,会要求狱方为郭飞雄身体检查和治疗。(文宇晴 报道)

疑接办郭飞雄(原名︰杨茂东)案件而不获通过年检的伍雷律师,周五与另一名代理律师张磊,经连日争取后终获会见郭飞雄。但监狱方却以郭飞雄谈话内容违反规定且情绪激动,会见只进行了2分钟左右即被终止。

本台尝试联络2名律师,但至截稿时仍未能成功。

郭飞雄的姐姐杨茂平对记者表示,2名律师在会见后已返回北京。其中张磊律师给她的电话留言里说,律师已向监狱方提出,在亲属陪同下送郭飞雄到省级医院全面检查身体,并公布检查结果。

张磊在留言里说︰我们就检查的事跟他们沟通,他们也有意有这方面的安排。

杨茂平又说,同日她也致电监狱,要求下周五的会见得到批准。她说,因律师无法在会见时成功要求监狱为弟弟进行详细的身体检查,因而她会继续跟监狱沟通,尽最大的努力让弟弟得到有效治疗。

杨茂平说︰监狱让我见,我要去说给杨茂东(郭飞雄)检查的事,因为律师已经申请了,下周我也要打电话去问他们这个申请有没有效。我说了很简单,我说要给他做一个检查,看他到底是什么病因,然后再次进一步的治疗。所有的目的就要他健康,我没有别的目的。做一次检查有什么了不起?我都不知道只做一次检查怎么了?会伤害了谁?我都不知为甚么不给他做。

对于伍雷律师未获通过年检,杨茂平认为是对辩护律师的打压,加上郭飞雄的案件即将进入二审阶段,她希望能在广东聘请律师,那么可以与北京的代理律师互相配合。

杨茂平说︰民间的声援活动,对漠视生命的政府,肯定没有任何触动,但这是一种态度。对我们家属和杨茂东来说,是非常重要的,是安慰,也是支持。

记者问︰李金星律师没办法通过年检,不排除是接了这个案件受到打压?

杨茂平回答︰肯定是的,以前请了一个律师,在2009年让他当杨茂东的律师,见了一次回来以后就不能当律师了。

北京维权人士王荔蕻在推特上表示,周五她亦到了阳春监狱,以杨茂东表姐的身份要求见面,但对方听到是杨茂东的名字后立即紧张起来,并称可经邮局为杨茂东存钱,但不许会见。王荔蕻指出,阳春监狱前门后门严防死守,如临大敌,每辆来车严格检查,后备箱都打开搜查。

另外,民间由周三开始举行接力绝食活动之后,陆续有参与者受地方政府施压。

原定周六绝食的广东律师隋牧青,周五凌晨发出声明,表示他因“709大抓捕律师事件”而处取保期间,国保严令他不得参加声援郭飞雄的接力绝食活动,否则后果严重。因而隋牧青无奈宣布要退出。

除了隋牧青受压退出接力绝食外,亦有参与者被传唤。其中有参与签名声援和接力绝食活动的重庆公民崔斌,周三接到派出所传唤电话后,翌日被带到派出所做笔录。

不过面对各地区政府的行动,在京5名访民却无惧打压,周四在邻近北京天安门广场的东城区前门大街,手持“声援救治郭飞雄”的纸张。

吉林访民闫春凤对记者说,他们在闹市举牌,事前已考虑过风险,不过为了郭飞雄能得到有效治疗,他们也甘愿冒一冒险。

闫春凤说︰作为维权人士遭受很多不公平的待遇,所以更能理解他现在的病情。大家都站垉来通过不同的声音为郭飞雄呼吁,因为总要有人站出来喊出自己的声音。假如没有人站出来,当局真的不让他治疗,他的生命会特别危险。

网名郭飞雄的杨茂东,因涉嫌“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及“寻衅滋事”罪,去年11底被重判6年。上月底郭飞雄姐姐杨茂平到监狱探望时,发现郭飞雄健康进一步恶化,担心可能患上恶性肠道肿瘤。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