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城邦论》作者陈云谈双非孕妇产子

今日何山请来《香港城邦论》的作者,被立法会议员梁国雄(长毛)指有“文化港独教父”之名的陈云,讲一下香港的热门话题,双非孕妇到香港产子、以及用“蝗虫”来称呼,是否有歧视的成份?
2012-02-08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记者:双非孕妇事件,2011年香港孕妇已上街游行,为甚么到今年才爆发呢?

陈云:这是几年来的积怨,双非孕妇(父或母均非香港人)霸占床位,接著在公立医院排挤本地孕妇,因为她们是用一些极其卑鄙的手段,如临到生产才去医院,去之前说自己有病,未到生产的时候却说要出世了,要医院采取优先的救援﹔或者最近在医院护士觉得(大陆双非孕妇)没有紧急,晚一些救援,她居然骂其它同床的香港人,打了一个香港人,以及掌刮了医生一巴掌。这么多的事情,令得香港人觉得忍无可忍。

在(香港热门网上论坛)高登论坛、亲子王国联合一起,就筹了一些钱在苹果日报登广告。也有抗议D&G歧视香港人,不给香港人照相,大陆人乱搞可以,令香港人觉得有出来登广告,谴责这一些盗取香港资源福利的“蝗虫”。

记者:结语的时候你用了“蝗虫”两个字,香港一些知识份子包括前衞的、大学学院的,都觉得这两个字,下的太过重了。

陈云:其实不叫他们"豺狼"已经是给面子了,我也是极前卫、激进的左翼知识份子,我的教养背景来自德国的左派。为甚么叫“蝗虫”?因为他们有很多,是侵占香港的医疗与福利。有前科,有很多在香港公立医院住了,接著没有结帐就回了大陆。或者生了有缺陷的儿子,只要有困难,就留下来要香港照料,几年后回来认人。

很多个案,有统计的数字与极恶劣的例子。如东方日报报导的,打香港人医生,因为她觉得医院待慢了她。甚至公然在置地广场(中环高级商务区)的Cafe小便,吓倒所有人。也有在地铁小便与大便,这些行为是他们不会在其他国家,也不会在他们中国的本土做的。来到香港撒野,所以香港才叫他是“蝗虫”。

“蝗虫”就是飞越一个边境,到另外一个地方,侵害对方的人。是一个准确的文学譬喻,只是指这一批侵害香港的人,其他的人我们是不会理会,他们不就是普通的大陆人。

不过,身为领南大学助理教授的陈云,在香港舆论阵地为“蝗虫”正名,也引来了众多网民的围功。指“蝗虫论”引起发了香港的民粹,及一发不可收拾的排外情意。而国内民众、游客,站著不动都会中弹。也有市民到到香港平等机会委员会投诉“蝗虫”广告有歧视成份。

网上作家山中对本台讲,“对于大陆来的游客或者大陆来的人,是一种偏见。可能是自己本身留在香港,很少到国外,不清楚国外的歧视,或者国外对其它文化的交流是怎样。(“蝗虫论”)只会引起社会上的恐惧与恐慌。”

他并说,香港缺少公民社会。“问题是我们怎样去衡量香港的核心价值,虽然香港一直说是一个国际化的城市,但香港本身并没有一种政治文化,公民社会的文化。大部份香港人不会关注这个社会,思想这个社会该如何。他们一般只会关注自己的利益,如退税,派不派钱。不会考虑社会的整体性及未来的发展是怎样,当遇到一个问题,不会提出建设性的方案,而是形成一种恐惧的情绪。”

另外,香港的民主派,或者是一些左派,也不认同用“蝗虫”来称呼,就算是占香港便宜的大陆双非孕妇。陈云则回应,“举一个很简单的例子,当大陆人到香港要生儿子,要拿福利的时候,他们会说,大家都是中国人,我们来共享资源有何不对?他们何不想一下,如果他们是广州人,到上海也跟上海的医院说,我们都是中国人,我们来生、来这边住?他们是不会讲这套话,他们只是对香港人讲这套话。他们明知是一国两制,(中港)不是同一个制度。他们下来讲这些话,证明了是虚伪、伪善、不老实。

记者:那为甚么香港的左派不同意你呢?

陈云:因为一牵涉到族群冲突、要辨清哪一些是香港人利益?哪一些是能力范围?合乎法制的自由,可以照顾大陆来的人?有这些分野的时候,就会衍生要有一个立场,要为本土说话,会得罪大陆,或者要与大陆有很多直接的顶撞,这需要对本土有一个承担。当有人歧视香港,万宁(超市)说买五罐奶粉,如果出示中国护照,有100元的礼券;但香港人是没有,这是歧视香港的消费者。如果要采取本土的意识,违护本土利益,(香港的政团)是要讲话的,要得罪很多的商家,得罪很多大陆的利益。

作家山中则担心,这股“蝗虫”论,引来的香港排外情绪,并非港人之福。

记者问:香港是否多的排外的情绪呢?

山中说,“香港的排外情绪是越来越多,她不单是对于中国人或大陆人。几个月前外佣争取居港权的事情,这事已经引发香港很大的排外情绪。我并不认为香港大部份人会展开双臂去接受外面的一些文化,大部份人为接触欧美的文化,或者日本的文化。他们不会去接触一些比较贫穷的文化,譬如菲律宾,印尼等等。他们对于这些文化是不清楚的,所以我们在伸开双臂的之馀,对另一些文化是排斥的。”

各位听众,双非孕妇香港产子一事,不会一时两日解决。矛盾正撕裂中港的关系、也在香港内地引起港人定位的分歧与激烈的辩论。有兴趣加入讨论,请电我们的热线电话,我是何山,下次节目再会。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