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与“蝗虫”激化中港予盾两地民众皆惋惜

“双非”、“D&G”、“地铁进食”、“狗噏论”、“蝗虫论”等连串社会事件,在近期迅速将中港两地民众敌对情绪推向顶峰,双方的对抗战从网络世界延伸到现实世界,情况持续有恶化迹象。到底造成这场文化冲突的前国后果在哪里?大陆民众和香港民众又是怎样看待对方的呢?(毕子默报道)
2012-02-13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香港沦为‘生仔港’,本地孕妇瞓走廊。”(反对内地孕妇来港产子游行)

“就是不是那么大的事情,那么小的事情也做不好。”(地铁进食骂战)

“道歉,道歉,道歉,道歉,道歉……”(D&G抗议)

“根本他们是蝗虫我觉得难听点说。”(香港市民)

“我再次说,香港人很多是狗。”(孔庆东“狗噏论”)

“蝗虫是你全部死返内地,来力守我屋企,永没言死。全部祸害皆因你……”(网民改编反蝗歌曲)



香港一直以来被誉为是购物天堂,其中九龙尖沙咀的广东道,因汇聚了众多国际知名时尚品牌的店铺,是游客访港的必到景点。

今年元旦过后第一个周日,广东道上突然人头涌涌,不过与平时不同,当日聚集在这里的并不是游客,而是针对意大利时装名店D&G在香港的分店一方面禁止当地市民在店外拍照,同时准许大陆游客摄影,数千名香港市民当日响应网上号召到这家店外抗议。

抗议者将广东道包围致水泄不通,他们几乎人人都带上相机、电话,专门对准D&G拍摄,示威者中有结婚的新人故意站在店门拍摄婚纱相、有毕业生则穿上博士袍在店外留影,又有市民带上宠物一齐到现场示威拍照。

香港市民向权贵SayNo的消息很快通过微博等途径传遍中国大陆,不少大陆网民对港人的行为表示支持,有人说羡慕香港的自由民主精神,有人对示威者的幽默感加以赞许,也有人表示佩服港人示威人多有序,甚至有大陆网民表示响应港人呼吁罢买D&G。原本按逻辑发展下去,事件有可能会成为一个维权,又或者好像“占领华尔街”一样抵抗资本的群体运动,不料,结果却变成了中港两地民众紧张关系升级的导火线。

D&G事件发生不久,有大陆游客违反香港地铁管理规定,在车厢内进食,结果与港人发生激烈口角,现场视频随后被上载到互联网上,两地民众在网络世界的对垒随即展开。紧接著,北大教授孔庆东在内地网上新闻节目上评论到地铁进食事件时大骂香港人是狗,中港冲突在现实里全面爆发。在国内一些爱国青年经常使用的网络论坛上,大量反港言论相继流出,先有不少大陆网民痛陈他们在香港遭到的不公平待遇,后面骂港人势利眼、嚣张、没有本事等的跟帖不断。

不久,大陆网上更有人发起徵召六万人到香港东铁集体进食示威。另一方面,香港年轻人热衷使用的高登论坛上,反对大陆人的言论陆续涌现,除了狠批孔庆东的“狗噏论”外,不少人更形容大陆人为“蝗祸”,严厉声讨他们炒高香港楼价、孕妇抢夺医疗资源、倚势凌人的行为。跟著即有香港网民在春节期间组成“唱蝗团”,到多个大陆游客访港的景点大唱改编歌曲,讽刺大陆人所到之处犹如蝗虫入境。双方骂战持续。直到二月一日,香港高登网民在两份港报上刊登全版广告,配上蝗虫背景,大字标题写到:“香港人,忍够了!”要求香港政府修法阻止大陆“双非”孕妇入侵香港;作为回击,大陆网民迅速制作一份海报,写著“大陆人,接受了!”要求中央政府暂时对香港“断水断电”。至此,两地民众网上批斗潮不断升级。

其实,中港两地人之间的矛盾已非一日之寒。2010年,香港导游辱骂大陆游客不购物引起业界风波;去年年初,再有大陆游客在香港与导游发生肢体冲突;马尼拉人质事件后,菲律宾总统访华受到中方款待;年底,香港市民发起反对内地孕妇来港产子大游行……直至去年末香港大学一份民调显示,大陆民众仅以约两个百分点落后菲律宾人,成为港人第二讨厌的对象,有超过33%受访者表示对大陆人反感。

不过,中港两地人之间的关系过去并非如此恶劣。辛亥革命时期,香港是革命活动的策源地;中共建政后,香港庇护了大批政商学界人物;大饥荒和文革期间,大批大陆民众避走香港;七十年代至今,香港都是保钓运动的先锋力量;八十年代,港商带头在大陆投资,打开中国的改革大门;八九民运,全港150万市民上街游行声援在北京绝食的爱国学生;民运被镇压后,港人以各种渠道、方式,营救了大批民运人士;踏入九十年代,大陆天灾不断,华东水灾、东北洪水、华南水灾、长江水灾,每一次,香港各界均出钱出力鼎力协助国内同胞渡过困境;四川大地震后,港人除了踊跃捐款,很多人更亲到灾区协助救援、重建;同时香港一直以其新闻、学术自由的优势,帮助推进中国民主发展:支联会每年六四在维园举行烛光晚会要求中央平反六四;人权组织不断发出呼声要求北京当局释放维权人士;年前北京艺术家艾未未失踪,香港街头巷尾陆续出现寻人广告……

两地同胞一直有著血浓于水的感情,但目前敌对的情绪却相当严重,在大陆从事教育工作的姚先生对此感叹,两地人民其实都是炎黄子孙,相煎何太急。

姚先生:“怎么香港人是狗呢?不对!大陆人也不是蝗虫,什么是蝗虫呢?他俩这个话都是错的。”

有大陆的维权人士则对中港紧张关系感到惋惜。上海访民蔡女士说,大陆没有人权,香港是大陆百姓维权的最后阵地,加上现在国内很多产品不但价钱昂贵,且品质都没有保障,她希望到香港购买有信心的产品。

访民:“香港那里我是很渴望的。香港的发展、购物都比较好,比如说化妆品啊,因为在上海很多的化妆品都不敢买。香港要比我们中国民主吧,比如说说话自由、可以参加游行,在我们国内是绝对不可能的。”

除了惋惜以外,也有大陆民众对成为箭靶感到无辜。广州的张小姐从小受香港文化影响,她说:“(港人)他们是对讲普通话那些比较反感。可能跟香港人沟通会比较好,因为都讲广州话囖。”

不过,讲普通话的陈小姐就说,在去香港旅行的时候,并没有因为语言的差异遭到港人歧视,她反而认为是工作场合的利益纠纷导致双方关系恶化。

陈小姐:“我觉得他们的人(港人)还是很nice的,因为比如说我在路上问路,就算不会讲普通话也会很艰难地讲普通话来跟你沟通。但是在内地比如说在广州问个路,很多人就是避之则吉那种吧。在旅游过程中你(内地人)反而是给它(香港)做贡献的,总体的话没有那么大的利益冲突,他(港人)不会对你表现出这样或那样的歧视。但是当你放到一个特定的公司或者另外一个环境下出现利益冲突的情况下,问题就会凸显出来。比如说香港人在内地打工,工资和待遇上的不同就会在这种情况下体现出来,人在这个时候可能就会有摩擦。”

香港人吴小姐曾经在大陆读书和生活,她理解造成两地人之间矛盾的原因之一是民间层面欠缺深入沟通,二是一国两制下政治权力的不平等。

吴小姐:“两个地方我都生活过,大陆和香港之间的矛盾其实不是人的问题。现在(大陆)这一代受教育的人是越来越多,有很多志愿人士都做了很多给人印象深刻的事情,比如艾未未这些也都是内地人士。本身可能会是政府的问题。但如果你说香港人问政府‘为什么你放那么多人下来?’你觉得香港政府能够控制吗?香港政府是没有能力跟中央争拗这个问题,这是一国两制不平等的地方。沟通是不是有这样的平台呢?暂时是没有的。有些厂商都会回去大陆投资、工作,但是年轻一代跟内地民众的接触面其实并不大。”

香港立法会议员梁国雄也认为,因文化差异而造成不和谐是一种正常现象,双方均应理性看待问题。

梁国雄:“其实他(大陆人)也是我们同胞来的,我觉得两地的人都无需互相仇视,因为两地之间的问题是由于两地社会内部的运作和结构形成的,将它变成是外面人的问题也没有意思。文化不同当然是会有碰撞跟不和谐,不要将它变作一个标签就可以了。每一个社会都有好人跟坏人嘛,我自己就比较注意由于社会制度造成的不公平。”

正在香港从事新媒体工作的大陆维权人士北风在分析这轮中港矛盾时表示,个别大陆游客在香港旅游时有不文明举止,大陆游客对此要进行自我检讨,但港人也不应过分放大问题。对于大陆热钱炒高香港楼价、双非孕妇占用港人资源、香港贫富分化问题严重,港人对这些问题感到不满,北风表示理解,但假如港人单纯以民粹式的方式发泄不满,不但无助解决问题,反而对香港造成不利,他认为港人应该从宪政、政策、和舆论压力等实际方面入手以解决问题。

北风:“要把问题分成三个层面。一个是,例如我们说‘双非’子女的问题,这是在宪政层次,就是说在香港它本身没有能力去修改基本法,就要上升到全国人大去修改;另一方面就是香港本身的法律和政策,例如怎么样去通过一些政策去堵截‘双非’的孕妇来;然后才是道德层面的问题,例如有些不文明的举止,那你怎么样通过舆论去监督。但是现在我们发现说香港有一些人在面对这些问题的时候,他简单地把它归结为一种情绪的发泄,其实这是一种非常糟糕的做法,既不利香港正视自己面对的问题,也不能解决现在所处的问题,它甚至还会带来更坏的结果就是说假如挑起内地跟香港的普通民众的情绪对立的话,这肯定是对香港一个百害而无一利的行为。这是它(香港)政治没有自主性,经济上它又高度依赖中国大陆,这两者会让它本身的经济政策的体像出现了问题之后,它自己没有调整的能力。”

近日中港均有官员呼吁民众理性处事,民间同样不乏这方面的努力,除了有学者、媒体出面调停,也有网民将原本带有歧视色彩的“反蝗”广告制作成“忍够体”,化怨气为幽默。不过,真正要解决中港的矛盾,始终还须中央与特区政府共同发挥智慧、制定出妥善的解决方法,带领两地民众走出敌视阴霾。


您的评论 (0)
  • 打印
  • 分享
  • 电邮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