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香港】大学学位不足港生赴台升学渐成趋势

2015-01-14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台湾公私立大学每年都会在香港举行联招展,吸引了大量学生及家长到场了解。(网民提供)
台湾公私立大学每年都会在香港举行联招展,吸引了大量学生及家长到场了解。(网民提供)

香港的大学教育学位不足,令不少港生难圆大学梦。近年,港生到台湾升学的人数不断增加,这学年的申请者更接近万宗。有学者指,香港大学学额拨予境外生的比例增加,以及部份学科内容单调,是港生选择境外升学的主要原因。(刘云报道)

香港高等教育学额供不应求,报读者竞争激烈,已是存在已久的问题。去年逾1万6千名符合升读大学资格的学生,至少有1千人未能获得分配学位。欧美大学学费昂贵,非一般香港家庭可以负担。因而选择到台湾升学的人数不断增加,去年底,台湾公私立大学海外联合招生,港生的报名人数再创新高,超过9千5百名港生争夺9145个学额。

现时正在香港修读传理副学士的Ivy坦言,读罢副学士后,若未能再升读香港的大学,她会考虑到台湾读。

Ivy:其实,对我而言最主要是学费。香港的学费同台湾的学费差不多,如果,认受性也差不多时,我觉得还可以去考虑。

她指,她个人也十分希望在香港继续升学,但是,现时1万5千个资助学士学额中,有20%要拨给非本地学生,所以,能够升读的机会再收窄。不过,她未有因学额拨予非本地生而感不公,因为香港的教育制度仍以精英制为主,再者,有些学科如医科等,她觉得理应让尖子修读,而不应区分学生的背景。

10年前,香港教育局与八所资助大学达成并识,把拨给非本地生的资助学额,由8%大幅提升到20%。在整体非本地生中,有七成是来自中国大陆,在2004年上调百分比时的3千多人,到2012年跳升到1万6千人。修读研究院的学生,更差不多全是大陆生,由2001至2011年的10间,进入研究院修读硕士或博士的学生,升幅更超过三倍。

在台湾私立大学修读日语的阿棋承认,他选择往台湾读书也是因为香港学位不足有关,再者,在台湾升读大学的门槛远较香港为低,尤以台湾私立大学只看学生校内成绩,并非如香港般只看公开考试,故不少香港人即使未符香港升读大学资格的学生也会选择往台湾升读大学。不过,这股热潮在近一两年间更见炽热。他估计,学费及学科选择多有关。

阿棋:(他们来的原因)一是未能(在香港继续)升读大学;其次是台湾的(大学提供修读的)科目比较多又或他们想尝试出国留学取经验。

他指,现时私立大学的学费约为港币3万元,较香港4万元为低;再者,毕业后只要符合留台工作的‘评点配额’制,即符合语言能力及特殊专长等8项标准,他们便可很容易申请工作签证留在台湾工作,远较一般港人申请到台工作容易。

他认为,学生往台湾读书不是因为政治问题,主要是香港的学位不足,兼且选修的学科在港并不普遍有关。他指,从香港的发展角度看,大学把部份学额拨予非本地生是可予理解,但是,此政策若持续下去会削弱香港的竞争力。

阿棋:若以本地学生而言,这做法某程度来说,因为学位已经不足,若仍拨更多学额给境外的学生来港就读,其实本地的竞争亦会下降。

在台湾国立大学教书的吴文滔亦感受到,现时台湾的私立大学多了香港学生就读。他觉得,背后的原因是,年青人觉得香港无前途。

吴文滔:年青人觉得香港现在无前途。毕业了,楼价那么贵,你看不到人生有一个期盼见到。

他指,香港读书机会少及毕业后能找到一份工作的机会少都是原因之一。面对台湾现时有159所公私大学,有大量的学位提供,私立大学提供的学科更是包罗万有;如化妆品科学系暨硕士班、休闲游憩管理系等,故可提供更多选择给学生选修。吴文滔更觉得,台湾要多鼓励香港及澳门的学生到台湾升学,免予台湾政府有藉口开放学额予中国大陆的学生。他更指,香港学生要在台湾读硕士课程,机会较香港高。

吴文滔:(台湾)读硕士的机会大些因为香港的硕士学位都基本上遭中国的学生占领,所以,若有心继续读书来台湾都是一个好好的选择。

C011415WOFimage-Cheng-Ming400.jpg
在香港科技大学教授政治的副教授成名承认,学生由主要本地生扩展到其他非本地生特别是来自大陆的学生时,他在教授时需要耗费更多时间讲授事件的背景,以便非本地生学生能清楚了解。(网民提供)

在香港科技大学教授政治科目的副教授成名承认,单以香港科技大学研究院的学生为例,已有一段很长时间,修读的学生中有七至八成是来自中国大陆。他并不认为,香港的学生少便等同香港学生的能力较大陆的学生弱,因为现时各大学开设的硕士或博士研究院,多以研究中国为主题,香港学生对此兴趣不高,再者,带教的教授的个人研究取向,也会影响他们取录研究生是本地生或大陆生。

他指,由于学生的背景不一,故现时教授学生跟过去并不一样。现时需要耗费多一点时间详述一些事件的背景,以便大陆的学生更能了解。他记得,在教授比较民主化的学科时,就因为学生背景的不同而出现困难。

成名:若讲到西方的民主时,他们(大陆的学生)往往可能是一知半解,甚至有误解,又不能假设他们已经知道很多事,所以,有一定的困难存在。

不过,这些都不是令他感到不快。他最不忿的是,公帑津贴了不少大陆的学生在港读书而不是港生,而且,大部份的大陆学生毕业后亦不会留港贡献。

成名:会有担忧,因为大陆的学生无论在香港取了学士或研究院的学位,真正留港的比例,虽近一两年较过去多了,但事实上留港的比例不高。

成名说,对于香港学生往台湾升读大学有急增的趋势,并不感到震惊,因为自中国国务院颁发一国两制白皮书,至占领运动出现后,不少有财力的中产会考虑移民或安排子女往海外升学,甚至会跟子女说最好留在外国工作,不一定要回香港。

现时,香港各大学学士学位要拨出20%学额给非本地生,非本地生毕业后更可在逗留1年搵工,这政策持续了10年后,终引发香港学生采取抗议行动。2013年曾自资在报刊登声明表达不满,数据更列出非本地学位大多被大陆学生抢占,10年间,资助学士学位的大陆生升幅达8倍,要求政府停止有关政策。

在立法会里一直跟进高等院校教育问题的香港浸会大学副教授陈家洛认同,香港公帑的耗费已成为别人的嫁衣裳。

陈家洛:这基本上是事实。不少国内来港读书的同学视香港为一个跳板,若可以直接跳去欧美各地顶级大学,这当然是好事。若未能,便在香港逗留一段时间累积经验,或透过这里跳出社会其他地方继续发展自己的事业。

他更解释,大学里何以有些学士学位的科目逾半都是大陆学生,原来跟非本地生占两成数额的政策有关,因为有些学科不受学生欢迎时,院校便会‘拉上补下’把那些学额拨到受学生欢迎的学科里,所以,商学院的学生会出现五至六成的学生都是大陆生的情况。

针对去年的施政报告,政府成立一个新的奖学金,鼓励香港成绩优秀的学生往境外世界知名的大学升读,毋须资产审查,每人每年取得最高25万元。这政策令陈家洛觉得哭笑不得。

陈家洛:其实很有趣的地方是,政府自己对于合资格读大学的大学生的承担令人感到不足够时,他就想其他办法,把这些叻的学生送到外国读书,然后让出空间给其他学生可以升学,有多少浪费大家的心机及香港很重要的教育资源。

不过,经过多年向香港政府施压,教育局终答应修订现时政策,堵截‘拉上补下’的漏洞。然而,陈家洛并不相信这些修正,可提高本地生的入学机会,他觉得,政府每年资助1万5千个学额的数量必须要增加,学院提供予学生选修的学科也要多元化,现时的学科十分保守。

陈家洛:絶对是传统保守,这其实是政府的思路,把教育视为要贴近人力市场或主要的经济项目。若果教育在政府、商界市场眼中只不过是人力资源输送而已,我们香港的教育永远会是很固步自封,无运行。

台湾到香港招生其实已有60年之久,但是,直至近年间方甚受港生欢迎,除了学费较港便宜兼入学门槛低外,香港于2012年起,把过往3年学制改为4年,完全跟中国大陆及台湾衔接,亦是吸引港生到台湾升学的原因。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