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推动民主运动 民主派须先解决内部矛盾

2017-08-12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2017年8月12日,学联前秘书长周永康(左二)、本土民主前线成员梁天琦(左三)、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左四)、香港大学学生会前会长冯敬恩(右二),以及占领运动发起人戴耀廷(右四)在座谈会上,讨论未来推动民主运动的问题。(谭丽摄)
2017年8月12日,学联前秘书长周永康(左二)、本土民主前线成员梁天琦(左三)、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左四)、香港大学学生会前会长冯敬恩(右二),以及占领运动发起人戴耀廷(右四)在座谈会上,讨论未来推动民主运动的问题。(谭丽摄)

多名前学生领袖和民主派人士,讨论推动民主运动的问题,他们异口同声认为,若果民主派内部矛盾得不到解决,会不利于未来的民主运动。(谭丽  报道)

公民联合行动周六(12日)举行“全面打压下民主运动的对策初探”座谈会,学联前秘书长周永康、本土民主前线成员梁天琦、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香港大学学生会前会长冯敬恩,以及“占领运动”发起人戴耀廷等人出席。

其中梁天琦认为,参与民主运动的人面临愈来愈大的代价,使不少香港人开始却步,这亦是民主运动出现疲态的原因。

梁天琦说:我会发觉香港的社会运动亦有1个,其实几大的改变,(参与者)付出的代价在香港是会愈来愈大、愈来愈多。这个也是为甚麽开始有很多人会觉得要停一停、想一想,还要不要继续的原因,亦都是(民主运动)疲态的原因。

黄之锋认同梁天琦的説法,指现时即使以非暴力抗争都要面对判刑,各个泛民派别应该认真思考,未来的民主运动应如何面对这种政治形势。

黄之锋说:我们现在面对的所谓的政治打压,或者我们所面对的政治形势,就是如果你是暴动罪,或者是过去一些本土派组织的活动基本上(刑罚)就是以年起跳。但是就算是,你强调以非暴力原则的一些行动或者冲突,(刑罚)还是会以月起跳。所以换句话说,当所有的判刑是以月起跳时,到底我们要怎样面对。

而周永康认为,自占领运动后,民主派内部分歧严峻。他指,民主派现时最急切要做的,是展开理性的讨论和尽快达成共识,才能有助推动未来的民主运动。

周永康说:我们可以看见,2015年开始,政权的操作就是它(政府)抛一些议题出来,逐派去击溃你,让你们分化,让你们不去理解,让你们不去信任。大家都可以看见,在整个民主阵营,大家都找不到1个,或者没有找到1个方法。大家的态度、价值或者立场, 都没有办法令大家展开讨论,去聆听各方究竟他们现在的处境如何。

冯敬恩认为,民主派内部矛盾源于对中国的研判仍未达成共识。

梁敬恩说:是对于中国共产或者共产中国的研判问题,在过去可能有很多人相信共产党有开明派。而我们很明显见到,这个研判未必适用,或者不是那麽多这一代年轻人所认同。因为我们见到的,就是共产党在香港不同的统治和打压等等的问题。因此我认为,大家对共产中国的研判的问题上,应该尽快达成1个共识,究竟是主战或主和,究竟是要全面抗共,还是相信在共产党维权体制下,可以达到某1种暧昧的空间。

梁敬恩表示,立法会民主派议员应该适时拿出道德勇气,而非做1个安份守己的反对派。

戴耀廷则认为,人大831(决议)是香港民主运动的分界线,足以反映大陆给予香港人的民主有限,指不相信基本法可以为港人带来民主。

戴耀廷说:但是我想831是1个分界线,831其实很清楚的告诉我们,中共可以给香港有的自治、普选或者民主,不是我们一直想的那种。它(中共)给香港的最多是“半威权式”,总之有选举,但是,是它知道结果的选举。在政治现实的认知下,大家不可以再继续相信基本法的框框,你想争取民主,基本法本身是不能够给我们。

戴耀廷又提醒香港人,要有心理准备,需要面对长期的打压及民主抗争。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