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社运人士围中联办 要求还刘霞自由

2017-08-30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2017年8月30日,支联会及多个民主派团体到中联办抗议,并悼念刘晓波。(林国立摄)
2017年8月30日,支联会及多个民主派团体到中联办抗议,并悼念刘晓波。(林国立摄)

香港社运人士围中联办 要求还刘霞自由

香港方面,支联会在刘晓波“尾七”忌日,游行到香港中联办抗议,要求中国当局对刘晓波的死因公开交代,并停止监控刘晓波遗孀刘霞,尊重她的行动、通讯和出国权利,和释放声援悼念刘晓波的维权人士。(林国立 报道)

刘晓波逝世第49日,即中国传统“尾七”,支联会、民主党、公民党和社民连等数十人,星期三下午由西区警署游行到中联办,要求中方立即让刘晓波遗孀刘霞自由,并释放因为拜祭刘晓波被拘留的内地异见人士,包括马强和吴明良等人, 同时追究延误交代刘晓波病情的责任。他们手持刘霞和刘晓波的相片,并将请愿信贴在中联办门外。

社民连成员梁国雄表示,刘晓波至死不得自由,在死后家人朋友仍被迫害,等同再被杀害一次,香港人有责任为他们作出呼吁。

梁国雄说:刘晓波先生被杀害,死后再被杀害多次,是我们不能忘记的,而且必须要在香港站稳,才能为他们呼吁,我希望更多的人,能在香港为他做更多事,在大陆不能为他立碑,我们在香港为他立碑。

公民党立法会议员郭家麒批评,中国当局长期软禁刘霞,即使在刘晓波死后仍不停止,非常可耻。

郭家麒说:刘晓波已经被牺牲了,但还要对他的家人做出这些极之卑鄙的行为,刘霞大家都知道,她的父母去世都不能去悼念,长期被软禁,精神上都有毛病,想不到在丈夫死后,仍然被软禁,中共极之可耻。

支联会副主席趋幸彤指,近日网上流传刘霞声称自己正“避静”的片段,但她的朋友一直都联络不到她,这种放料手法,反而证明刘霞仍然被软禁。

趋幸彤说:比较熟悉的朋友,在晓波先生死前和她持续联络的朋友,现在都联络不上她,她要避静都可以和朋友说我要避静,而不需要透过一些不明所以的人,上传一些youtube来说我要避静,那种拍片放片的方法,和刘晓波受监控时,中共放的只有他们有的资讯,例如监狱的片段,医院闭路电视片段,是一模一样的,很明显刘霞仍在当局的严密监控下,没有真正的自由。

趋幸彤指,刘晓波有强大的道德感召力量,而中共对他的死亡至今没有公开交代,都是中共当局继续监控刘霞的原因。

趋幸彤说:肯定是不想刘晓波先生的任何记忆,还存在在这个国度中,而刘霞女士作为刘晓波先生的遗孀,是一个最明显的象徵,而其实刘晓波到死都没法和外界有任何沟通,他自由讲话的对象只有刘霞,他死前说了甚么,有甚么说话留给大家,或他死前的情况是如何,他病的发展为何这么迟才让大家知道,整个内情刘霞可能知道得比较多,这些事情中共都可能不想外界知道。

他们要求中国还刘霞自由,又批评大陆当局对悼念声援刘晓波刘霞的维权人士秋后算帐,例如仍在押的马强各和吴明良,而且是以非法出版等和刘晓波无关的理由拘禁他们,更显得当局心虚。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