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诉警察揑造证据个案升1.5倍 警方称情况并非太严重

2017-09-28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香港警方投诉警察课今年首8个月接获的投诉比去年同期上升,其中揑造证据投诉个案更上升144%。但警方表示,相关情况并非太严重。有议员认为,有合理怀疑警队处理案件时渗入政治考虑,又对警队增加随身摄录机数量表示担心。(王思雨 报道)

警方投诉警察课在日前监警会公开会议,发表最新的投诉警方个案数字,整体数字有上升趋势。今年首8个月警方投诉警察课共接获978宗投诉,比去年同期的933宗上升4.8%;其中涉及「揑造证据」个案,由去年同期的9宗增加至今年的22宗,上升144%;其次为「疏忽职守」及「行为不检」个案,分别有573宗及238宗,上升18.6%及4.4%。至于恐吓及殴打的投诉个案分别大幅下跌42%及29.2%。

警方署理投诉及内部调查科总警司黄国贤表示,「揑造证据」的投诉其实并非太严重。他解释,去年同期投诉个案为5年来新低,去年只有9宗,而今年的22宗,亦是过去5年来第二低数字,故此相关情况并非太严重。

负责监察警方执法及处理投诉的监警会主席郭琳广表示,直至现时为止,共接获涉及雨伞运动的172宗须汇报投诉,现时尚有4宗尚未完成审核的个案,当中两宗仍在司法程序而要暂停调查,其中包括前公民党成员曾健超被7警殴打投诉个案。

新民主同盟召集人范国威认为,有合理怀疑警队在处理一些涉及政治事件的个案时候,渗入了政治考虑。

范国威︰我们会有一个合理怀疑,在警队处理一些案件调查,甚至乎是揑造证据的罪行过程中,一定有渗入一些政治考虑,务求令到过去……不单与特区政府、甚至与警队较容易发生冲突的社会运动参与人士的案件,所以会令到警队专业性、或是公正持平处理个案调查会有质疑。

前民阵召集人、南区区议员区诺轩,对警方称「揑造证据」的投诉情况并非太严重不表认同。他表示,作为一个公职的执法部门,一宗过错对受害人来说都是很大的冤屈。

区诺轩︰我会认为,(虽然)他认为不严重,但作为一个公职的执法部门,一宗过错对受害人来说都是很大的冤屈。(警方)他们应该尽力避免错误的发生,而并非以不严重(的说法)来蒙混过关。

另外,监警会亦讨论警方使用随身摄录机的情况。警方行动支援及职业安全健康(支援科)警司潘子坤表示,警方明年起,会将随身摄录机由现时的1600部增至3000部,并研究于第四代指挥通讯系统,将前线军装人员的通讯机结合随身摄录机功能。他表示在过去4年,警方配备随身摄录机试行期间,有接近九成被拍摄人士的情绪会降温,认为有关设备能有效化解对抗性行为,令行动更有效率,加强执法成效。

监警会主席郭琳广称,有不少委员认为应延长存放录影片段的时间,将有关限期延长至六个月;如市民向警方索取自己被摄在内的片段,警方应予提供;但警方回应时指,警方内部对摄录机的使用有严格规定和守则,但指引并不公开。

范国威对增加随身摄录机的成效表示质疑。他认为,警方投放过多资源,尝试产生阻吓作用,多于真正用于协助警方执行职务。至于区诺轩则担心,警方日后会否选择执性法,只将有利的证据呈上。

区诺轩︰问题就是,如果警方只将对他们有利的证据交上法案,而不利的证据就不放上,这种情况以前也试过的,在审议一些案件上,例如占领占旺的刑事法庭案,在最后需要由民间提供影片,才可以打掉有关官司。如果日后在一个不公平的情况之下,(警方)只是将有利的证据交上审讯,便变成一个不公允的情况。

根据立法会文件显示,警员使用随身摄录机后须向督导人员汇报,并由督导人员覆检,如具调查或举证价值的录影片段,便将之视为证物处理及保留,直至有关调查及司法程序完成,如要观看片段亦需获督导人员授权;不具调查或举证价值的影片则于摄制日期31日后销毁。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