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领运动参与者盼港人延续雨伞精神

2017-09-28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73岁的黄伯(左二)和一班长者,占领运动后成为声援抗争者的标志。(林国立摄)
73岁的黄伯(左二)和一班长者,占领运动后成为声援抗争者的标志。(林国立摄)

占领运动参与者盼港人延续雨伞精神

3年前的今日,警方在金钟施放催泪弹,揭开占领运动第一个高峰,3年过去,当年不同身份的参与者,对这场历时79日、引起国际社会注意的民主运动有何看法,又如何继续实践雨伞精神。记者林国立和不同伞运人谈过。

黄伯说︰学联在中文大学宣布罢课,罢课不罢学,黄伯已经参与,到22号他们来到金钟,黄伯未离开过一天,直到雨伞运动爆发仍然留下。

73岁的黄伯,全程参与79日的占领运动,自此之后3年,不同的抗争活动,都会看到他的身影,他和一班长者,成为了占领后抗争声援的标志。

黄伯说︰其实老人家能做甚么,觉得如果我们都不走出来声援一些,走到最前线的人,有负我们生活在世上,所以黄伯觉得我们应该行得走得时,都要走出来,给他们一个支持。

占领运动过了3年,社会运动经历低潮,游行、集会人数减少,黄伯指明白年轻人觉得绝望,认为做很多事都没有用,但他和一班长者,相信坚持。

黄伯说79日在金钟,催泪弹我们吃过,胡椒喷雾我们吃过,砖头我们掟过,我们静坐试过叫口号试过,我们甚么都做不了,不是的,我们已经集合了很多力量,起码831政改方案我们已经否决了,虽然很慢一点一滴,但只要坚持,我们会看到一点曙光。

执业律师任建锋,就用另一方式,去延续占领运动的精神,他在占领清场后,和一些业界朋友成立法律团体法政汇思,以法律专业角度,就社会议题发声,争取公义,一地两检、人大释法这些议题,都有他们的声音。

任建锋说︰没有雨伞运动,亦未必有不同的人去做这些事,我想最重要的,大家尽量不要只是一股三分钟热度,要大家努力将这件事持续,有很多时要沉得住气有耐性地做事,而不是热度来了一窝疯做些事后就沉寂。

占领运动过后这几年,北京逐步收紧对香港的管治,年轻人对传统民主派失去信任,本土派兴起,去年年初爆发旺角骚乱,校园陆续有港独潮,任建锋忧虑,占领运动的初衷逐渐被忘记。

任建锋说︰仇恨、暴力或凉薄,这些都是易请难送的力量,我觉得最重要的是不忘初衷,我觉得当时那场运动,当然我们是争取民主争取真普选,但其实民主或真普选,不止是有得选择政治代表,而是整套价值观,是仁爱、和平、包容。

这种社会风潮的转变,占领期间作为金钟大台咪手之一的张秀贤,感受很深。他认为好像占领这种大型群众运动,有不同意见很正常,即使现在重来一次,整场运动在策略上未必能做得更好,但在过程中一些沟通出错,令参与者中出现不信任,从中衍生的本土派,和民主派之间,充满分化和不信任,才是整场运动真正的伤。

张秀贤说︰不一定做得到终极目标,但未至于去到一种很内耗,很分化的伤,因为现在雨伞下来,好像很多人觉醒,但其实真正的内伤在于那种分歧分化出现了,而大家之后很难再找到一个能团结大家的基碍,如果大家当日能齐整地被清场,起码不会去到今天这样的局面。

过去3年,张秀贤一度退出社运改为从商,今年6月他重新回到政坛前线,亦有意出战明年的立法会新界东补选,取回本土派梁颂恒出缺的议席,张秀贤表示,他当年曾失言,指学联要取回旺角占领区的话语权,今天的分裂他亦有责任。

张秀贤说︰我那时在金钟大台,处理大台处理得不好,在旺角问题上亦曾失言,所以这些事,某程度上我是有份做成今天的局面,所以今天我走出来,某程度上是一种赎罪心态,那时弄得一团糟,我自己是否有责任去解开个结呢。

他认为,随著政权打压愈来愈强,反对派已经没有分裂的本钱,作为运动领袖之一,他愿意透过承认错误,希望修补这3年来,反对派内部的纠纷。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