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收藏中情局斯诺登 3难民家庭月底要离港

2017-05-19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来自菲律宾的罗德尔,曾向借宿的斯诺登让出房间,今次免遣返声请被拒,她表示很担心自己的处境。(罗德尔脸书,拍摄日期不详)
来自菲律宾的罗德尔,曾向借宿的斯诺登让出房间,今次免遣返声请被拒,她表示很担心自己的处境。(罗德尔脸书,拍摄日期不详)

揭露美国中情局窃听内幕的中情局前雇员斯诺登,4年前逃亡香港期间,曾获3个难民家庭接济。该3个难民家庭日前被香港政府拒绝免遣返声请,最快本月底会被迫离开香港。代表律师相信,港府的决定有针对性,已提出上诉,并要求加拿大政府酌情收容。(高锋 报道)

美国前中情局雇员斯诺登2013年在香港期间,曾匿藏民居,2个星期内,共有3个滞留香港的难民家庭,伸出援手,包括来自菲律宾的罗德尔(Vanessa Mae Rodel)一家。她接受访问时透露,地方浅窄关系,向借宿的斯诺登让出房间期间,自己和女儿睡了好几天厨房。

事隔4年,香港入境处周一(15日),同时拒绝3个居港多年难民家庭,免遣返声请,7名家庭成员面临被递解返菲律宾和斯里兰卡。罗德尔对传媒表示,很担心自己的处境。

罗德尔:我真的对香港政府,感到十分害怕。我心里清楚,港府希望我遣返菲律宾。我不想和女儿分开。

另一个斯里兰卡的家庭声称,自从他们帮过斯诺登的事曝光,在家乡的亲人受到当局调查,去年更有斯里兰卡执法人员来港,追查他们的下落。

代表他们的律师田光誉(Robert Tiboo)周五(19日)接受本台电话采访,他认为入境处拒绝3个家庭的申请,和他们唯一共同点有关。

田光誉3个具备不同背景的家庭,并非同时入境,也并非同时提出申请,申请却突然同时遭否决。很明显,香港入境处不满他们收容过斯诺登。香港政府不同部门,曾先后向我当事人,询问当年收容斯诺登详情。他们被遣返后,随时有可能被捕,子女和父母可能被迫分开。

另一名律师塞居恩(Marc-Andre Seguin)表示,除了上诉,还会把3个家庭的资料转交加拿大当局,以便加快批核他们的难民申请。

塞居恩我们希望加拿大当局,考虑到香港当局否决申请的动机,加快审批程序,让他们以难民身份获得收容。

斯诺登周四(18日)透过视像现身,为3个家庭抱不平。

斯诺登一旦他们被遣送返国,将面对酷刑、勒索,以至战争威胁。 港府的决定使他们处于极艰难的状况,他说虽然不知道,背后谁作决定,但认为香港政府内,有人决定要使这些家庭立即消失。

香港保安局表示,入境处乃根据既定程序审核免遣返申请个案,拒绝3个家庭的申请,是因为处方认为,无实质理据相信,遣返原居地,会对他们构成实质危险。

斯诺登2013对外披露美国情报部门大规模窃听电话,和互联网监控活动,受害人包括多个国家的政客。事件震撼全球。随后他经香港前往莫斯科,一直流亡当地至今。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