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特区更新通识科教材被指偏颇洗脑

2017-08-31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2017年8月31日,香港众志召开记者会,展示教育局官方教材。(林国立摄)
2017年8月31日,香港众志召开记者会,展示教育局官方教材。(林国立摄)

香港特区方面,教育局在新学年更新中学通识科教材,被民主派批评内容偏颇,甚至有洗脑成份,盲目要求学生爱国和建立中国人身份,要求教育局修改或撤回教材。反对团体未来几日会摆街站宣传,亦希望各校教师不要采用局方教材。(林国立 报道)

香港中小学星期五开学,政治团体“香港众志”分析教育局在新学年更新的中学通识科教材,”通识科课程资源册系列今日香港”,质疑当中有意识贯输、回避实况,盲目要求学生爱国建立中国人身份的内容。

香港众志常委郑家朗举例指,教材中一张工作纸列出八张图片,要求学生选出两项,最能提升国民身份认同感的项目并解释,当中全部都是正面事例,例如抗战胜利70周年,主办国际盛事等,但完全不提及中国负面新闻和港人对中国人身份认同感下降等事实。

郑家朗说抗战70周年、参与国家事务一带一路、参与奥运,教材以这些事件去说身份认同其实非常偏颇,强行对学生一定要对国家发生的大事,一定要对这些事情有认同,对中国人的身份有认同的感觉。

郑家朗又指,教材还原文节录一国两制白皮书,包括指香港没有剩馀权力,中央授予多少权力,香港就有多少权力,但白皮书引发争议,被批评破坏一国两制就没有提及。

郑家朗说教材直接引了白皮书,但白皮书的解释,在社会上引发了很大的争议,例如说香港没有剩馀权力,例如当中没有提及当中不同的司法争议,例如5次人大释法的争议没有提及,没有提及不同香港人的取态如何,我自己作为一个刚毕业的中六学生,我们很多时都要用这些概念去答题,我们要背熟这些概念,是否我们之后考试学习都一定要跟这种解释,之后的学生学的都是官方这一套。

教材亦有指导老师如何教学,例如要求教师,在提及对国民身份认同有负面影响的事例时,提示学生从正面态度讲解,要考虑国家的发展历程和现况,香港众志批评,这做法是强行”矫正”学生认同国家,只可歌颂中国,他们期望民间撰写民间教材,替代局方的版本,亦希望各校教师不要采用局方教材,教育局亦要重新审视、修改或撤回教材,他们星期五起会摆放街站宣传教材问题。

民主党亦不满官方的教材,民主党立法会议员许智峯接受本台访问时指,局方提供的通识、历史和基本法教材,都有偏颇极端的内容,例如初中基本法教材,以学生不穿校服来比喻公民抗命,又引导学生认为普选解决不到社会问题,他形容被推倒的国教,已经拆件重临,家长和学界必须警剔。

许智峯说在基本法教学中说到,普选的意义,有一个问题问普选是否万能,然后有很多社会问题,叫学生讨论普选是否能解决,包括能否解决青年就业,是否可以解决土地问题,引导学生去想原来普选没甚么用,只会带来争议,国民教育不再是独立一科来中小学,而是打散在小学常识科,中学通识教、历数科,和基本法的教材当中。

特区政府曾计划在2012年,在全港中小学推行的德育及国民教育科,但被批评是洗脑教育,触发过万市民在政府总部集会超过一星期,最终政府撤回国教科。教育局局长杨润雄月初出席电台节目时承认,国民教育一定要做,学校亦一直有推行国教,但国民教育是否等同爱国教育,他就认为两者都是令学生多认识国家。

杨润雄说:我们做完的效果,都是要透过一个形式多沟通,多了解慢慢培养最后的感情出来,当然有很多人对爱国的表达不同,但最重要是认识自己是国家的一部份,不是如何教的问题,是一定要对国家有了解。

对于教材被质疑,教育局周四回应传媒查询时指,局方编制的教材有不同人士的论点及立场,不会灌输单一角度或教师个人看法。个别人士以一己的既定立场诠释教育局教材,评论有欠公允,局方难以认同。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