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管新规实施首日 民间抗命持续发帖

进一步扼杀网上言论的“网络新闻管理法”周四(1日)起实施。本台记者调查发现,尽管曾遭网站强力封锁群组,但大多数民间人士无意自我约束。根据过去事例,民间持续抵抗,让网络禁令形同虚设。(黄小山 / 文宇晴 报道)

去年1月,相关条款的草案即已进入公示。(国务院法制办官网截图)

进一步扼杀网上言论的“网络新闻管理法”周四(1日)起实施。本台记者调查发现,尽管曾遭网站强力封锁群组,但大多数民间人士无意自我约束。根据过去事例,民间持续抵抗,让网络禁令形同虚设。(黄小山 / 文宇晴 报道)

由网信办颁发的《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矛头直指媒体新闻信息发布,其中,独立发布新闻和评论,被列为重点管控范围,要求必须拥有发布资质。该规定也让公众担心,网上新闻讯息从此终结。

艺术家追魂透露,近几天来,网络封杀聊天群组的力度急增。此前也有经常性的封群行动,但管控的力度没有这样大。

他说:封号封群啦,微信群封得很厉害。我那个大号吧,呆了有300多个群,前4、5天嘛,大概封了50个群。我自己的一个群呢,就直接封了,什么都没说。以前也有,但是没这么厉害。

此次网管办出台针对新闻信息发布的管理规定,是《网络安全法》框架下的其中一条法则,媒体和律师因调查需要获取个人信息,在此条款中则可能被指违法。

律师陈先生指出,除了上诉条款外,周四开始实施的,还涉及两高对侵犯公民个人信息问题的解释权,法例禁止披露和发布公民个人信息,贩卖50条公民个人信息可入罪。条款看似在保护民众个人隐私,但在公权不受监督的环境里,禁止媒体和将披露信息列为违法行为。

评论人士江淳认为,新法例违反宪法中关于言论自由的规定。同时,新规定无法阻止民众表达诉求。

他说:肯定胆子小的他就不敢发了呗。但是它挡不住的,该写还是要写,该说还是要说。十几亿人口的这么一个国家,知识分子也多,现在网络上的写手也多,我估计它是制止不了这个事情的。而且它这个是跟宪法相违背的,他也没有通过立法,他就是这么一个规定,这叫什么东西啊?不过集权类的政府它都是说一套做一套,想怎么弄就怎么弄。

江先生还表示,实施当日还没有传出有人因发布新闻或曝料被抓的消息,也可能是刚开始,消息还能及时传出。

迄今为止,网信办没有回应本台记者的采访请求。其官网电话也无人接听。

中共18大以后加强了网络管控,并于2013年12月成立了以习近平为组长的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此后,中国也因此成为羁押媒体人和公民记者最多的国家。但民间的抵抗一直在持续。去年2月4日,官方出台了《网络出版服务管理规定》严控网络信息发布,但在民间抵抗下,除了重点政治犯之外,该规定对大多数人形同虚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