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阳仍不知所踪妻子怒斥官派律师撒谎

2017-04-10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2017年4月3日,传出当局强派律师介入谢阳案消息,4月5日,目前已携两个女儿到达美国的谢阳妻子陈桂秋首发声质问官派律师贺小电为何在没有谢阳和家属授权的情况下接受官方委派会见谢阳?贺小电承认已会见谢阳一次,但又辩称谢阳已带出委托书出来,对此陈桂秋怒斥其撒谎  (拍摄时间不详。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提供)
2017年4月3日,传出当局强派律师介入谢阳案消息,4月5日,目前已携两个女儿到达美国的谢阳妻子陈桂秋首发声质问官派律师贺小电为何在没有谢阳和家属授权的情况下接受官方委派会见谢阳?贺小电承认已会见谢阳一次,但又辩称谢阳已带出委托书出来,对此陈桂秋怒斥其撒谎 (拍摄时间不详。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提供)
 

709案被捕律师谢阳近日从长沙二看转移后不知所踪,官方又再强派律师介入办理。辗转到达美国的谢阳妻子陈桂秋担心丈夫安危,并首次发声质问官派律师非法会见谢阳,官派律师贺小电回应指已取得谢阳的委托书。陈桂秋怒斥官派律师撒谎。(吴亦桐/黄乐涛 报道)

本台月初报道了官方再次强派湖南纲维律师事务所主任贺小电及其手下刘志江介入谢阳案。刘正清律师周一(10日)公开谢阳妻子陈桂秋日前通过朋友转给贺小电的信件。陈桂秋质疑贺小电并未获得谢阳本人及家属的授权,因此他之前与谢阳会见是不合法。她也怒责贺小电顺从权力,协助当局打压维权律师。

贺小电随即回应,承认确实曾会见谢阳一次,但只是初步交流,并没有强迫谢阳怎么样。贺小电在回复中也透露,是湖南司法厅要其出面,而谢阳本人也写委托书,但他还未正式承接案件,他要求陈桂秋听从谢阳在“自由状态下”的选择。

本台记者连续数次拨打贺小电和另一官派律师刘志江电话,但两人已设立阻止设定,记者使用另一电话接通刘志江,但他极力搪塞。

刘志江:有什么事你当面来讲好不好,到底怎么样之前我也不了解,我也不清楚。

已携两个女儿辗转到达美国的谢阳妻子陈桂秋,对此首次发声,驳斥官方早前炮制抹黑谢阳和她本人的报导、以及官派律师所称的谢阳带委托书出来皆是谎言。

陈桂秋:他们就是无耻,我就是不希望贺小电介入,贺小电这个事情我肯定是要抵制的,他说谢阳写委托书出来,我觉得他是撒谎的。谢阳已经委托两个律师了,得解除这些律师才能委托别的律师,谢阳不可能不知道。他(贺小电)去年也是这么说,意思是他没主动性去见谢阳,实际上他是非常主动去见了谢阳,然后要谢阳委托他。

上周末,再传出谢阳已被从长沙第二看守所转移的消息,看守所让本台记者联系办案单位询问,本台就此拨通了长沙中院负责谢阳案的副庭长刘征的电话,他以无法核查记者身份为由拒绝透露谢阳下落,问及具体开庭日期,他称在法院外网上将公开。

刘征:其实你站在我这个角度能够判断,如果一个人打电话来谘询一个案子,她又不是这个案件的当事人,你说我能够随便的去透露吗?因为案件的情况只能是案件的当事人、或当事人的亲属持亲属关系证明来法院找我,这个才勉强可以,如果你有具体的情况直接来和我面谈。这个案子我会开庭审理的,我只能说你要相信法院依法公正处理,提前三天会发开庭公告,你到时候关注下长沙中院的外网吧。

陈桂秋指谢阳的大哥已经到长沙市中级法院询问,但法院对谢阳家人依然拒绝透露谢阳的任何情况。目前谢阳依然不知所踪。

陈桂秋:谢阳的哥哥去找谢阳,问了法官,法官说他也不知道,现在没有人承认他在哪里?收不了场了,他这个事情。

谢阳的代理律师陈建刚也质疑贺小电凭什么进入看守所会见谢阳;是官方施压还是贺小电主动配合官方超越法律?司法厅安排贺小电辩护的法律依据何在?而谢阳的委托书如何到达贺小电手上,如何确认是在谢阳自由状态下所写?委托协定是谁签署的?目前贺小电尚未对此做出回复。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