敏感日子将至 穗开始对维权人士施压

2017-05-18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律师黄思敏(右)及男友黎学文。他们被国保要求于六四前离开广州。(黄思敏提供/拍摄日期不详)
律师黄思敏(右)及男友黎学文。他们被国保要求于六四前离开广州。(黄思敏提供/拍摄日期不详)

六四事件周年纪念及香港七一回归,均被大陆当局视为敏感日子,广州市年底更举行全球财富论坛,增加当地治安部门的戒心。广州当局开始对市内维权人士加强监控。原籍湖北的女律师黄思敏及她的男友,周三(17日)被国保要求在六四前离开广州半年。另外,10名广州公民周二聚餐时被当局阻止,部份人未能出席饭局。(黄乐涛 报道)

律师黄思敏周四(18日)对本台表示,于周三(17日)下午,突然有多名国保及警察到其家中找她及作家男友黎学文谈话,要求他们在六四、七一等等的敏感日子,必须要离开广州,又要求他们到佛山去,离开广州半年。黄思敏认为当局无理驱赶她及男友,批评当局对他们进行打压。

黄思敏说:可能觉得快六四了,然后又七一,又香港回归20周年,就应该挺紧张的,(国保要求我们离开)这个事肯定是违法的,国保侵犯了公民的迁徙自由,现在我们暂时没有走法律上的1个程序,将来不一定吧,我们还是以沟通为主吧。

她表示,自己与男友在广州定居1年多,由于工作关系,经常也不在广州,她估计自己在六四及七一期间,亦会于外地工作。而男友就为免再被当局骚扰,也决定在当局所谓的敏感时期离开广州。她指,自己现在基本上没有自由,就连每天外出都受到当局监视,整天都生活在监控之中。

黄思敏说:我们门口装了摄像头了,这个是跟维稳相关联吧,可能每个地区都有1个重点监控人物的名单,她(当局)就重点关注你的,就算你没有做任何事,她亦会一直关注你,只要在名单上,她就会关注你。

黄思敏的男友黎学文对本台表示,当局主要是担心他们于所谓的敏感时期参加一些抗议活动,影响当局的形象,所以要求他们离开广州,其实他们只是为民众争取权益,并没有做一些违法的行为,但现在就被当局针对,2人亦感到很无奈。

而他就是因为早前在网上发表了一些批评政府的文章,引起民众讨论,当局曾经警告过他不要再写这类文章,他亦顺从当局的意思,不再写一些敏感的文章,但是当局仍然打压他,意图赶绝他。

黎学文说:其实我们亦没有做什么过激的行为,可能我的女朋友黄思敏代理的案件,而引起当局的不满,那么我呢,在当局看来,可能我写了一些东西吧,我在微信上传播,可能就令到他们不高兴,在微信上传播比较广,当局给我打过电话要求我不写了,我也答应不写了。

另外,广州多名维权人士周二晚上聚餐时被当局打压。当时出席聚餐的广州维权人士王爱忠表示,当晚各省的维权人士相约到广州一间餐厅聚会,但多人就收到国保的警告,在没有说明具体原因下,要求他们不要出席饭局,结果导致多人未能出席,而坚持出席饭局的10多人,在聚餐期间,就受到多名国保的监视。

王爱忠说:大概是(聚餐前)5时半左右,有些朋友就接到(当局)的电话,要他们不要去吃饭,就说要抓人,她们没有说具体的原因,但大概的原因,就是比如说她们认为人数太多,而且吃饭的大多是敏感人士,另外就是说六四就快到了,当时他们没有说某1个原因不让去聚餐。

王爱忠表示,于晚饭后,他随即被国保约谈数小时,直至晚上11时半才回家。虽然他一直被当局打压,但他是不会屈服,一定会继续参与维权活动。

您的评论 (1)
  • 打印
  • 分享
  • 电邮

刘刚

大家去看《刘刚撩天下》和刘刚的博客(中国茉莉花行动部落)吧!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
刘刚,1961年01月30日出生在吉林省辽源市。其父刘桂春是当地公安系统里的警察。正是得益于这样优越的家庭条件,他才可能在1978年考入中国科技大学,之后又进入北大物理系读研究生。他在北大三角地贴过大字报,组织过民主沙龙(最著名的是渊鸣园沙龙),帮助李淑闲竞选过海淀区人大代表,发起成立了高自联。1989年06月19日,刘刚在保定不幸被捕,坐了六年大牢。
刘刚在被捕前有一个女友,长得特漂亮,在大学毕业后就去了川西。谁知道她现在的情况?
他还有一个好朋友叫吴蓓,是个单身母亲。六四时她的女儿只有四岁,跟中共女特务陈丹丹同岁。
陈丹丹,1985年(乙丑年)出生在川东大地上的荣隆二昌上的安富镇。她父亲陈高贵是当地的兽医,是个吃喝嫖赌抽五毒俱全的老流氓。最终害得他老婆和他离了婚。不幸的家庭造就了陈丹丹畸形的人格。而中共特务机关恰恰又最喜欢这种人。于是陈丹丹在黑龙江科技学院读书期间,中共情报机构就趁机把她招了进去。

2017-05-20 06:03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