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案近一年 家属控公安违规不获受理

2016-07-04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2016年7月4日,李和平律师妻子王峭岭、王全璋律师妻子李文足、谢阳律师妻子陈桂秋、北京公民翟岩民妻子刘二敏、勾洪国妻子樊丽丽、唐荆陵律师妻子汪艶芳,一起来到北京市最高检察院提出控告。(现场人士摄)
2016年7月4日,李和平律师妻子王峭岭、王全璋律师妻子李文足、谢阳律师妻子陈桂秋、北京公民翟岩民妻子刘二敏、勾洪国妻子樊丽丽、唐荆陵律师妻子汪艶芳,一起来到北京市最高检察院提出控告。(现场人士摄)

“709大抓捕律师”事件即将届满1周年,但案中十多名被告的去向依旧不明朗。其中5名被告的妻子周一(4日)来到北京,向最高检察院控告公安违法。涉及另案被重判的广东维权律师唐荆陵的妻子,同日亦到达北京最高检,控告广州看守所拒绝唐荆陵会见家属的行为。但6位无助妇女的申诉,都不获当局受理。(文宇晴 报道)

离“709事件”一周年还有5天时间,家属穷1年努力,依旧无法打听被扣亲人的消息。其中李和平律师妻子王峭岭、王全璋律师妻子李文足、谢阳律师妻子陈桂秋、北京公民翟岩民妻子刘二敏、勾洪国妻子樊丽丽,周一来到北京最高检察院,就当局一系列违法行为进行控诉。不过,她们并未获得受理。

被捕王宇律师的代理律师文东海表示,接近1年时间家属的追问依旧得不到任何结果,原本家属委托的律师,也几乎全遭到当局强行解聘,并重新指派官方的律师介入,估计当局要进行秘密审判。为此,尽管大家心里已有了最坏的打算,但也要坚持这种“法律程序”,希望外界能持续关注,让当局的计划未能如愿。

文东海说︰我觉得最高检不受理的话,可能还好一些。因为受理之后可能给家属和代理律师虚假的希望;不受理的话可能说明最高检是没有任何权限的。但是即使不受理,也会继续向他们控告。但是家属和代理律师为什么还要去?首先这方式是没有办法的办法。第二是令更多人关注,因为当局最怕的就是公开。

事件中,“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被羁押在天津市第二看守所的北京公民翟岩民,其家属委托的2名律师上周五到过看守所要求会见被拒,接见的警察李斌称,翟岩民早已委托办案单位自行聘请了律师。对于其他律师的查询,他们无可奉告。

除了709事件中被告的妻子外,终审被裁定监禁5年的广东维权律师唐荆陵,其妻子汪艶芳也来到北京,并与王峭岭等家属一起来到最高检察院提出控告。

汪艶芳对本台表示,家属只是为自己的丈夫进行投诉和控告,因而在旁的警察没有驱赶和抓捕。反倒是地方政府十分警惕,以各种的方式劝阻离开。

汪艶芳说︰他们出动了很多警察,封锁了道路,而且还有一些媒体和使馆人员在场,所以警察没有对我们有什么行动。虽然递交了(控告书),但还是拒绝(受理)。当局动员了家属的所在单位,就像谢阳律师的妻子,她单位来了4个同事来接她走。其他人就有相应的国保过来要求我们离开。

汪艶芳又说,唐荆陵二审维持原判后,家属接连要求会见拒后,因无法在广东省内得到公正的处理,于是便来到北京反映。

汪艶芳说︰其实我们也可以就判决结果提出控告,但是想到法律确实是(令人没有信心),我现在的情况是希望能会见丈夫,所以现在只针对广州市第一看守所提出控告。

“广州三君子”的唐荆陵、袁新亭、王清营,5月底“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 的案件,二审维持原判以来,法院已经下达了执行通知书,即家属可以根据法定程序进行会见,可是家属到看守所申请会见却被拒。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