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磕派” 对抗 “官派” 维权律师控陈有西名誉侵权

2017-07-27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2017年6月14日,受王全璋妻子李文足委托,律师余文生(右)与程海先后成为王全璋的辩护律师,2位律师再到天津申请会见再被拒绝。(吴亦桐提供)
2017年6月14日,受王全璋妻子李文足委托,律师余文生(右)与程海先后成为王全璋的辩护律师,2位律师再到天津申请会见再被拒绝。(吴亦桐提供)

709案被捕律师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踢爆2名“官派律师”介入案件后,陈有西指王全璋的2位辩护人,因为年检未通过而不能会见和阅卷;2位辩护人程海和余文生,入禀控告陈有西名誉侵权。(吴亦桐 / 程文 报道)

李文足在周二(25日)爆料,指再有2位官派律师介入王全璋案;到周三(26日)凌晨,律师陈有西承认,但辩称并非官派而是受王全璋本人的委托,并在早前顺利会见王全璋以及到法院阅卷。

北京律师程海、余文生在周四(27日),向北京市石景山区法院控诉王全璋案〝官派律师〞名誉侵权,要求对方停止侵权,并向他们赔礼道歉。

程海和余文生在起诉书中陈述理由,指受王全璋妻子李文足的委托,余文生和程海先后成为王全璋的辩护人。2位律师40多次到天津河西看守所和天津第二看守所,要求会见王全璋都被拒绝。律师陈有西在明知家属已委托余文生、程海为王全璋辩护人的情况下,违规于本月13日到看守所会见王全璋及到法院阅卷后,对外指称2位辩护人因年检未通过而遭官方拒绝。

起诉书还指出,天津司法部门多次称,王全璋曾发出不请律师声明及自己早已委托律师等,以此为藉口阻止律师会见,直到陈有西以官派律师身份介入,让这些谎言破产。

在今年5至6月的年审中,律师余文生领取律师证受阻,再被司法局颁发1张执业 “废证”,受司法局施压律师事务所解聘。而程海所在的律师事务所亦在年审中受到刁难。

2位律师认为,陈有西歪曲事实,为办案单位和自己的违法行为掩护,严重影响社会公众对他们的社会评价,构成名誉侵权。

余文生在接受本台访问时,表示不难看出陈有西扮演的官派律师角色,对于其主动迎合官方律师之举,他们以控诉方式表明态度。

余文生说:他在这个事情当中说,我和程海律师因为没有过年审不能会见和阅卷,根本不是这么回事,而是官方不希望我和程海介入这个案件。实际上陈有西的所作所为等于侵犯了我们的名誉权,陈有西作为资深律师应该知道,在已经有2个律师的情况下他不能再去会见。之所以他能会见,只能证明他本身具有官方背景。

本台就此访问陈有西,他表示不知情并拒绝评论。

陈有西周四在其新浪微博再发文,直指一些维权律师为“死磕派”(死硬派),称这些维权律师的做法,是中国官方将律师列为社会不安定因素之首要原因,这些律师只是极少数,代表不了中国30万律师的主流,而是把中国律师业带进沟渠,破坏中国律师业的发展。

该文再次引发维权律师反击,律师余文生直指陈有西失去律师的风骨。

余文生说:他诟病我们是“死磕派”,陈有西只能证明他是“勾兑派”。

湖南律师文东海对本台表示,官方在整件709案中出尽手段但颜面尽失,不排除他们在709案最后环节变换招式,利用陈有西作为官方的1只棋子,对维权律师群体进行矮化和抹黑。

文东海说:用陈有西这种对他们(中共当局)来演一出双簧,好好收拾王全璋,然后也对这个群体进行矮化。陈有西说的死磕律师,其实就是影射人(维)权律师,说死磕人(维)权律师是一大祸害。从目前来看,最大的祸害是谁,我相信大家都心知肚明,也不是谁2句话都能抹黑的,反而是这些人(维)权律师在最黑暗时期带来一点希望。

一直处在国保监控的709案获释律师谢燕益,亦在交网发文,指陈有西昧于天下大势还按照固有思维官民通吃,这个做法现时未必可以。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