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9案打压持续 辩护律师陈建刚儿子被拒入学

2017-08-03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2017年8月2日,709案辩护律师陈建刚(右)与长子陈中敬。陈建刚接到北京校方电话,指接到通州教委通知不能录取陈中敬入学。(吴亦桐提供)
2017年8月2日,709案辩护律师陈建刚(右)与长子陈中敬。陈建刚接到北京校方电话,指接到通州教委通知不能录取陈中敬入学。(吴亦桐提供)

709 案被捕公民吴淦,下周一(7日)在天津市召开庭前会议。中国当局对709案的打压持续不息,连他们的家属也受株连。曾揭发谢阳受虐的陈建刚律师,其7岁长子虽然已缴纳学费并收到录取通知,但突然接获学校通知取消学席。有律师家属痛批当局的行为犹如黑社会;维权律师群体计划发起抗议行动。(吴亦桐 / 程文 报道)

709案辩护律师陈建刚周三(2日)在微信发布消息,透露突然接到北京通州区树人私立学校电话,称接通州区教委通知,不能录取他的7岁长子陈中敬入学。陈建刚同时在微信群组上,公开缴费证明和学校的录取通知书。

陈建刚妻子邹少梅今年5 月曾公开与该校招生老师的对话,显示警方向学校施压,学校在压力下不敢接收陈中敬就读。陈建刚就此向国保提出交涉。其后为儿子顺利注册,7月1日并收到录取通知;为方便孩子入学,陈建刚搬家到学校附近居住,想不到下月开学再即再生变故。

邹少梅在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当局依然用孩子的升学威胁陈建刚,以报复他一直代理维权案件,特别是担任709辩护人。

邹少梅:(学校)招生办的一个员工说,教委那边给学校的信息说我们的学籍有问题。因为第一次已经有过这样的情况,已经第二次了,他们那个学校的一些领导都挺怕事情的,都不敢担当什么东西,我不希望学校怎么样来看待我的孩子,说是这样一个「特殊」的孩子,孩子也属于体制内控制的。他们还是想威胁建刚。

陈建刚周四(3日)向学校发出通牒,指校方剥夺孩子受教育的权利,是剥夺基本人权的罪行,要求学校出示正式通知并告知障碍来源。

本台也联系了通州树人私立小学招生办,对方承认拒绝录取陈中敬,但拒绝回应是何人下达指令。

学校工作人员:这我也不清楚,你问下教委或其它有关部门吧。

本台再联系北京市通州教委负责招生的部门规划科,工作人员否认曾做出此决定。

教委工作人员:这个我们得调查一下,这个我们教委不可能做出这样的决定,说不让某个孩子上学,而且那个孩子当时应该审过「五证」的,入学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709案发生后,律师王宇、李和平、谢阳和王全璋的孩子皆受株连,分别在就学和出境时受到阻碍。谢阳妻子陈桂秋痛斥当局作法有如黑社会。

陈桂秋:完全就是流氓作法,几岁的孩子你不让他上学,你说你这个国家义务教育法,法在哪里?具体执行的人却在这里公然违法。就是个「黑老大」,大家都别去惹它,一惹它就报复你。不仅报复大人,还报复小孩。

目前有多位维权律师倡议,为所有维权律师子女免受株连,就陈建刚之子被阻入学一事发起抗议行动。

今年1月18日,担任谢阳律师辩护人的陈建刚公开「谢阳会见笔录」、曝光湖南办案人员和司法部门对谢阳施加的多种酷刑后。陈建刚就受到持续打压。

4月10日,陈建刚一家4口准备从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出发到东南亚旅游时阻出境,除陈建刚夫妇外,让他们大感意外的是年仅7岁的长子也在「危害国家安全」的黑名单上;5月4日,陈建刚陪同妻儿到云南西双版纳旅游时,遭数十名武警持枪拦截,两名幼子目睹整个过程。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