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霞春节思亲致电好友倾诉

2017-02-09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2017年2月8日,西藏女作家唯色于推特发文指,异见人士刘晓波的妻子刘霞主动致电她。(唯色推特截图)
2017年2月8日,西藏女作家唯色于推特发文指,异见人士刘晓波的妻子刘霞主动致电她。(唯色推特截图)

在囚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他的妻子刘霞亦长期受当局软禁,且与外界断绝通讯。刘霞在春节期间感到孤单无助,周三(8日)酒后主动致电好友西藏女作家唯色倾诉,是近年来首次公开其本人的生活状况。(黄乐涛 报道)

西藏女作家唯色周三(8日)于推特上发文指,现正被监禁的异见人士刘晓波妻子刘霞于当天致电给她,2人通电话期间,刘霞声音发抖,又表示自己生活得不好,指平日与朋友吃饭时,也是假装高兴,由于长期被当局监控,太久没有主动与朋友联系,故尝试拨出电话,看看是否能与朋友沟通,之后又指自己喝醉,很快就挂线了。

本台尝试联络刘霞,但刘霞的电话接通后却无人接听。刘霞的朋友、网名“野渡”的维权人士周四(9日)对本台表示,刘霞因为长期被软禁,一时情绪失控,所以才希望打电话与朋友倾诉情况。

野渡说 : 我刚刚有与刘霞通电话,当局对她的监控措施并未有放松,因为春节期间,大家也是团聚的时候,而她就要孤单1人,在监控中度过,今年她过年期间的情绪都比较低落,昨晚就喝多了酒,她是想致电王力雄(刘霞的朋友),与王力雄聊天,唯色就是王力雄的太太,是唯色接了这个电话的。

他表示,虽然这次刘霞成功与朋友通电话,但是估计内容亦是很空泛,因为当局对刘霞的电话作严密监控,她的电话是可以接到来电的,但打出方面就会有困难,即使朋友们成功联络刘霞,双方亦不会在通话中谈及一些敏感的话题。

野渡说 : 当局是要刘霞不要对外打电话来控制她,以与刘晓波(刘霞丈夫)会面而威胁她,只不过昨晚霞在身体不适下,想致电朋友倾诉,一般她与朋友在电话中,都不会说敏感的事情,我刚与她通电话,也听得出她的声音比较虚弱,是有气没力的。

刘霞的另一名朋友北京维权人士胡佳对本台表示,现在刘霞虽然可以与朋友联络,但是当局对她亦有多方限制的,不是每一位朋友亦可与她联系,现在胡佳只能从朋友一方打听刘霞的情况。

胡佳说 : 电话是容许一些身份较为不太敏感的朋友跟她通话,这些朋友,就是她跟刘晓波的朋友,包括唯色,也包括评论家莫之许先生,反正这个数量的确是不少的,但是她这个电话是不准与敏感人士通话,就包括我,甚至包括刘晓波的律师莫少平。

他认为,当局根本就不会给予刘霞真正的自由,他希望刘霞可以坚强,勇敢地生活下去。

胡佳说 : 在这块土地上,刘霞就不可能有真正的自由,除非是这个国家转制,也就是说有另外一种政治制度的改革,日后人民有普选,才可能有彻底的自由。

胡佳表示,现在仍会以各种的方式去关心及慰问刘霞,给予她心灵上一点慰藉。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