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各地人士纷以不同方式声援刘晓波

2017-07-13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2017年7月13日,61岁的王婆婆连续第3天到场静坐,要求中共让刘晓波出国治疗。(林国立 摄)
2017年7月13日,61岁的王婆婆连续第3天到场静坐,要求中共让刘晓波出国治疗。(林国立 摄)

刘晓波离世前,世界各地人士仍尽最后努力,呼吁中国当局让刘晓波在家人陪伴下出国治病。曾在2010年获邀出席诺贝尔和平奖颁奖礼的嘉宾,及当年参与捷克77宪章的联署人,分别发表公开信声援;美国国会星期五亦会举行刘晓波听证会。香港市民就继续响应支联会的号召,在中联办门外静坐。(林国立 报道)

刘晓波在2010年获颁诺贝尔和平奖,颁奖礼当日刘晓波虽然身在牢狱不能出席,会场只摆设一张空椅。但获邀请观礼的中外嘉宾,仍应邀到挪威奥斯陆见证此项国际盛事。

20多位曾出席获颁奖礼的人,星期四下午发表紧急联署公开信,指他们当年参加刘晓波的颁奖礼, 肯定刘晓波为中国民主运动作出的贡献和牺牲。

参与者一直期盼刘晓波获得自由,但残酷现实粉碎这个期望,甚至在刘晓波生命最终的时日,中国当局仍然罔顾刘晓波和家人的意愿,拒绝他出国治疗。他们相信刘晓波的自由心灵,不会被暴政、监狱征服,他是民主事业的殉道者,会永远活在支持者的心中 。

参与联署的包括香港前立法会议员何俊仁、李卓人、刘慧卿,现任议员梁国雄,八九学运领袖吾尔开希等。发起联署的国际特赦组织研究员潘嘉伟接受本台访问时表示,他是以个人身份发起今次联署,希望尽最后努力为刘晓波的自由发出呼吁。

潘嘉伟说:叫大家在这个最后最紧急的关头继续关注,如果多一个声音,都可以多一个最后的关注,还有现在刘晓波很多消息出来,都可能是弥留之际,所以已经没太多时间大家还可以为他的自由呼吁,所以希望在他不幸离世前,大家继续努力为他呼吁。

十多名市民就响应支联会号召,连续第4日在西环中联办门外静坐,要求当局让刘晓波和刘霞出国。61岁的王婆婆已经连续3天来到,每当有人和车出入中联办,她都会大喊释放刘晓波和刘霞。她对本台表示,明白这些行动未必有用,但只能继续坚持下去。

王婆婆说我知道是没有用,根本整个共产政权是很专制,完全不理我们,我们占领了70多天都不理我们寸步不让,何妨是这样在这静坐,但我一定要做些事,坚持让人看到不是每个人都死了心,我其实不能办认谁是谁,不知道谁是重要人物,但希望他们听到,有朝一日会良心发现。

而刘晓波夫妇的好友,流亡德国的中国作家廖亦武,再公开一封致德国中间人的信件,感谢德国总理默克尔竭尽全力营救刘晓波一家,但请求她再与中国高层商讨,信中又提到,上月中刘家冒险致电他时,在剧痛中的刘晓波叫喊死也要死在德国。

廖亦武表示理解默克尔与中国斡旋遇到困难,但若刘晓波死在中国,太太刘霞又不能出国,她很快也会死去,故要求中间人再请求默克尔协助。

廖亦武亦在网上发消息,指收到9名仍在世的捷克七七宪章签署人发表的联署,表达对刘晓波的支持,关注刘晓波所做的工作,感到尊重和钦佩,认为当局迫害他是违法与不义之举。

七七宪章是捷克反体制运动的象徵性文件,签署人包括捷克前总统哈维尔,刘晓波起草的零八宪章亦是受七七宪章启发。联署由周二(11日)发起至今,已收到60多人的签名

而美国国会众议院外交委员会,将于当地时间星期五上午举行听证会,讨论刘晓波的病情和刘霞的情况,以及国际社会可以如何提供协助。出席听证会的包括刘晓波的朋友杨健利、刘晓波的国际律师等。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