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时评人接受境外媒体访问多受打压

2017-09-20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2017年初,广州时评人李非指出即使受到打压,但仍然会继续为对的事发声。(李非提供)
2017年初,广州时评人李非指出即使受到打压,但仍然会继续为对的事发声。(李非提供)

大陆时评人经常遭到打压,除了发表批评政府的言论外,亦有共通点是接受境外媒体访问,多名评论人士向本台指出,接受自由亚洲电台访问后会有麻烦。有异见人士认为,大陆言论的箝制和打压,在吓怕部分人的同时,亦有人勇于站出来反映当前的情况,不担心大陆的言论渠道被封堵。(文宇晴 报道)

广州时评人李非因为关注和参与民间维权事件,并曾接受包括自由亚洲电台等境外媒体访问,而被政府向任职的公司施压开除。

李非说︰官方一直很忌讳大陆公民接受境外媒体的采访,尤其是谈到国内的一些对政治局势的评论,而且也是要严厉打击的。所以说接受自由亚洲电话采访也会遭到打压,这个也是比较正常的现象。

李非指出,大陆公民在接受境外媒体采访的时候,尤其是问到一些政治敏感的事件,每个人的心中基本上都住著一个「中宣部」。因为很多人都会知道,接受境外媒体采访之后都会为自己带来一些麻烦。但是随著不合理的打压越来越多,包括他在内的一些异见人士,也会继续为对的事而发声,只是方法可能有所改变。

李非说︰我觉得这么多年来,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对的事情,在这个正确的事情方面,我不会做任何的妥协和改变。只是我可能会稍为低调地做我认为对的事情。

安徽异见人士沈良庆,亦因为接受境外媒体采访而成为打压对象,甚至因言入罪被刑拘、判刑。他对记者说,当局不同形式的打压,也许会吓怕一部分人,但是同时亦会有人继续站出来发声。

沈良庆说︰我本人接受境外媒体采访,也包括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也遭受过打压。国家一个基本现象是只许拥护,不许反对,不容任何异议。对异见人士的打压一直都有,不是现在才有,某个时间可能会更严厉一点,像最近几年可能打压更厉害一点。但是这种对异见人士的打压一直都是这样,当然会对一些人造成压力,但是我想该说话的人还会说话。

惠州时评家李悔之过去一直使用大陆开发的社交平台,例如微博、各大网上论坛等发表文章;也顾虑接受境外媒体采访所带来的后果,所以经常婉拒。后来因他的论政平台遭删掉,才转移到外国社交平台「推特」发表文章,结果亦遭到国保强行删除帐号,让他无法发表己见。

李悔之无奈地说,他发表针对时弊的文章亦是希望国家进步,可是忠言逆耳,他的言论被箝制。

李悔之说︰我一直把主要的博客集中在大陆,尽可能用政府接受的方式来发表自己的意见,即使是美国之音邀请我做节目,我都说不好意思,因为我怕触怒当局。没想到这些年来,反而发言空间越来越窄。

沈良庆认为,民众为争取言论自由前仆后继,因此言论渠道不会长期被封堵。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