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头七”已过刘霞仍受控 悼念者多人被警告

2017-07-25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有份参与刘晓波追思会的律师尚宝军(左)表示,即使被国保约谈打压,日后仍会参与纪念刘晓波的活动。而律师莫少平(右)表示,他参与追思会后,被国保约谈。(尚宝军推特、莫少平微博图片)
有份参与刘晓波追思会的律师尚宝军(左)表示,即使被国保约谈打压,日后仍会参与纪念刘晓波的活动。而律师莫少平(右)表示,他参与追思会后,被国保约谈。(尚宝军推特、莫少平微博图片)

已故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头七”日己过近一个星期,其遗孀刘霞现时仍受当局控制,有消息指可能要到8月1日建军节后,才可以回到北京。另外,于北京的刘晓波追思会结束后,当局不满有人将悼念的情况上载到海外网站,多名参与者陆续被国保约谈,警告不要再参与任何有关刘晓波的纪念活动。(黄乐涛 报道)

近30名维权人士于上周三(19日)刘晓波“头七”当晚,于北京一间酒店参加了追思会之后,将视频及相片传送到海外网站,引起当局不满,多人陆续被国保约谈。其中有份参与追思会、刘晓波前辩护律师莫少平周二(25日)对本台表示,周一(24日)突然有国保到其办公室倾谈1个多小时,问及他有关追思会的情况,并警告他不要再参加任何与刘晓波有关的活动。

莫少平说:无非问你莫律师你为什么参加这个了,我说就是我们这些朋友都是跟晓波相识的,大家就是想聚聚,我说是人之常情嘛,他(国保)警告肯定是有警告的,但他说得只不过是客气一点,他说不要再参加了,再参加就后果严重了,他肯定要传达上面有这样的意思,关键的就是他们(维权人士)把它(追思会的视频及图片)弄到境外的网站上,而且又有一些说话,当局感到非常愤怒,就是上面领导非常愤怒。

他表示,将追思会情况发放到海外,只是希望有更多人悼念刘晓波,希望令他安息,并没有其他企图。但当局却大为紧张,认为民众这样大规模悼念刘晓波,是有政治目的。

莫少平说:她(当局)当然紧张,你自己分析吧。那么多的人传到海外,这样影响就会很大了,内容有些是当局觉得非常敏感的,好像直接对着她们去的,她们就认为刘晓波是被判刑的,你们还说什么要完成他还没有完成的心愿,什么继承他的意志,类似这样的话,那么当然她就很怒火了,就是这个意思。

另一名参加者、亦是刘晓波的前辩护律师尚宝军表示,暂时未有国保约谈他,但他听说除了莫少平外,已有多名参加者被当局约谈,所以亦有心理准备,他明言并不怕被约谈,又指若果日后有刘晓波任何的纪念活动举行,他一定会参加。

尚宝军说:据我所知,有好几个人已经被找(国保约谈),我们就只是参加这个追思会嘛,也没什么好担心的,以后如果再有这样的活动,我以后也许会再去,如果我不能再去的话,我也不知道怎么办,以后再说吧,再考虑吧。

另外,刘晓波遗孀刘霞现在仍被当局控制,未能与外界联系,现仍然未能回到北京家中,而弟弟刘晖一直在其身边陪伴,据中国人权民运讯息中心引述刘晓波的亲属指,估计刘霞可能要于8月1日建军节后才可以回到北京。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