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引发对「六四」记忆 大陆封杀韩片《出租车司机》

韩国影片《出租车司机》近日在中国网络热传,被网控部门直接下令封杀。有关乎六四的人士指出,中共当局对号入座,恐惧电影引发公众对「六四屠杀」的集体记忆。

2017年8月,韩国电影《出租车司机》是由真实事件改编,讲述了名叫“金世福”的出租车司机帮助德国记者辛兹佩特拍摄韩国军政府血腥镇压光州民主运动的事件。(《出租车司机》剧照 )

韩国影片《出租车司机》近日在中国网络热传,被网控部门直接下令封杀。这部电影的背景为「光州民主化运动」,一位出租车司机协助德国记者记录军政府血腥镇压真相。有关乎六四的人士指出,中共当局对号入座,恐惧电影引发公众对「六四屠杀」的集体记忆。(吴亦桐 / 程文 报道)

韩国影片《出租车司机》(港译︰《逆权司机》)8月正式上映,一向严苛的豆瓣电影频道,观众给影片打出高分,但电影旋即遭当局封杀。本台记者在豆瓣及百度等网站搜索,显示「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

加州大学「中国数字时代」网站周三(4日)披露,北京网信办监管中心已下达指令,要求查删电影《出租车司机》相关的介绍、影评、推荐文章等;但封杀令难阻挡网友的热烈议论。

「六四画家」武文建在接受本台访问时表示,片中的戒严、开枪、百姓为抗议人士送饭团、掩护和抢救学生等故事细节,可以对应「六四屠杀」事件。武文建很感激韩国的影片,赋予像他一样的平民抗暴者的尊严。预计影片将激发公众沉睡的八九民运集体记忆,这亦是当局最不愿意看到的。

武文建说︰这几天封杀也厉害,传播也大,这说明大家心里还是有数的;看到《出租车司机》里面人性的光辉。当时北京城也一样,这个《出租车司机》里面也有我的影子,也有许许多多的入狱「暴徒」、当时北京城所有去声援学生的(市民的)影子,并不是从政治的这种高大上,而是基于人性的良善进入大历史的。

北京知名作家马波(笔名老鬼 《血色黄昏》作者)接受本台访问的时候表示,近年他正在完成一部亲证「六四屠杀」的作品。他认为中共当局主动「对号入座」,也显示六四问题依然是当局不可触碰的禁区。

马波说︰这就说明他们心虚嘛,「八九六四」期间也有很多北京老百姓冒著危险去抢救大学生,去帮助被通缉的人逃跑,他们怕看了这个会联想到「八九六四」,不过我相信这个事早晚要解决,肯定早晚有一天要大白于天下。

武文建提出一个更为严肃的命题,「光州民主运动」后的1987年,韩国政府开始破禁公开谈论这事件,韩国亦渐入民主化进程。他认为《出租车司机》这部电影也给了答案,光州抗议者在军队开枪后并没有退却,整个韩国在此后的抗议也从未停止。「六四屠杀」已经超过28年,为何中国的民主化依然遥遥无期?

武文建说︰光州人面对开枪,人家为甚么反抗?而我们在六四以后为甚么知识阶层出现了「告别革命」的思潮,我也并不是反对「非暴力的」。但我们可以对比下,政府开枪杀人了,人家光州的市民进行的反抗,我们能过这个片子反省到这一块,那就意义重大了。

这部片是根据真实事件改编而成,以韩国「光州事件」为背景。1979年12月,全斗焕发动政变后上台;1980年5月17日,全斗焕宣布全国戒严,关闭大学和议会;5月18日,韩国南部城市光州爆发大规模抗议行动,全斗焕下令开枪镇压。德国记者尤尔根‧辛兹佩特时任德广联(ARD)驻日本记者,他是亲历韩国军政府血腥镇压抗议人士的首批外国记者之一,在一位名叫「金世福」的首尔(前称汉城)司机帮助下,他穿越封锁线到达光州,用镜头记录军队对学生和平民的杀戳、医院里一排排的死难者……。辛兹佩特先后两次在金世福的帮助下进入光州拍摄,并把事件公诸于世。

辛兹佩特后来获得韩国记者协会和公民团体授予多个奖项,但他多次寻找金世福无果,于2016年1月抱憾辞世。8月2日,他的遗孀与韩国现任总统文在寅一起,参加了《出租车司机》的首映礼。而年仅42岁的导演张勋表示,这部片还原了平凡的个体在「光州事件」中展现出的人性力量。

「光州事件」是韩国民主化进程中的标志性象徵,其后数年间持续引发民主抗议运动。1987年韩国政府对事件开始平反。还兴建了「518纪念馆」和纪念广场。近年韩国拍摄多出与「光州事件」及其后的民主化运动有关的电影,如《华丽的假期》、《辩护人》、《南营洞1985》等。

韩国电影《出租车司机》原德国记者辛兹佩特与名叫“金世福”的出租车司机(红框中的两人)在韩国“光州事件”现场。(微信公号“电影铺子”,拍摄时间不详)
韩国电影《出租车司机》原德国记者辛兹佩特拍摄的韩国军队镇压光州抗议民众场面。(韩国Dispatch网站,拍摄时间不详)
2017年8月,韩国电影《出租车司机》于8月份在韩国上映,总统文在寅(左)邀请原德国记者辛兹佩特的遗孀一起观看。(青瓦台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