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引發對「六四」記憶 大陸封殺韓片《出租車司機》

2017-10-05
電郵
評論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評論
  • 電郵
2017年8月,韓國電影《出租車司機》是由真實事件改編,講述了名叫“金世福”的出租車司機幫助德國記者辛茲佩特拍攝韓國軍政府血腥鎮壓光州民主運動的事件。(《出租車司機》劇照 )
2017年8月,韓國電影《出租車司機》是由真實事件改編,講述了名叫“金世福”的出租車司機幫助德國記者辛茲佩特拍攝韓國軍政府血腥鎮壓光州民主運動的事件。(《出租車司機》劇照 )

韓國影片《出租車司機》近日在中國網絡熱傳,被網控部門直接下令封殺。這部電影的背景為「光州民主化運動」,一位出租車司機協助德國記者記錄軍政府血腥鎮壓真相。有關乎六四的人士指出,中共當局對號入座,恐懼電影引發公眾對「六四屠殺」的集體記憶。(吳亦桐 / 程文 報道)

韓國影片《出租車司機》(港譯︰《逆權司機》)8月正式上映,一向嚴苛的豆瓣電影頻道,觀眾給影片打出高分,但電影旋即遭當局封殺。本台記者在豆瓣及百度等網站搜索,顯示「此內容因違規無法查看」。

加州大學「中國數字時代」網站周三(4日)披露,北京網信辦監管中心已下達指令,要求查刪電影《出租車司機》相關的介紹、影評、推薦文章等;但封殺令難阻擋網友的熱烈議論。

「六四畫家」武文建在接受本台訪問時表示,片中的戒嚴、開槍、百姓為抗議人士送飯團、掩護和搶救學生等故事細節,可以對應「六四屠殺」事件。武文建很感激韓國的影片,賦予像他一樣的平民抗暴者的尊嚴。預計影片將激發公眾沉睡的八九民運集體記憶,這亦是當局最不願意看到的。

武文建說︰這幾天封殺也厲害,傳播也大,這說明大家心裡還是有數的;看到《出租車司機》裡面人性的光輝。當時北京城也一樣,這個《出租車司機》裡面也有我的影子,也有許許多多的入獄「暴徒」、當時北京城所有去聲援學生的(市民的)影子,並不是從政治的這種高大上,而是基於人性的良善進入大歷史的。

北京知名作家馬波(筆名老鬼 《血色黃昏》作者)接受本台訪問的時候表示,近年他正在完成一部親證「六四屠殺」的作品。他認為中共當局主動「對號入座」,也顯示六四問題依然是當局不可觸碰的禁區。

馬波說︰這就說明他們心虛嘛,「八九六四」期間也有很多北京老百姓冒著危險去搶救大學生,去幫助被通緝的人逃跑,他們怕看了這個會聯想到「八九六四」,不過我相信這個事早晚要解決,肯定早晚有一天要大白於天下。

武文建提出一個更為嚴肅的命題,「光州民主運動」後的1987年,韓國政府開始破禁公開談論這事件,韓國亦漸入民主化進程。他認為《出租車司機》這部電影也給了答案,光州抗議者在軍隊開槍後並沒有退卻,整個韓國在此後的抗議也從未停止。「六四屠殺」已經超過28年,為何中國的民主化依然遙遙無期?

武文建說︰光州人面對開槍,人家為甚麼反抗?而我們在六四以後為甚麼知識階層出現了「告別革命」的思潮,我也並不是反對「非暴力的」。但我們可以對比下,政府開槍殺人了,人家光州的市民進行的反抗,我們能過這個片子反省到這一塊,那就意義重大了。

這部片是根據真實事件改編而成,以韓國「光州事件」為背景。1979年12月,全斗煥發動政變後上台;1980年5月17日,全斗煥宣佈全國戒嚴,關閉大學和議會;5月18日,韓國南部城市光州爆發大規模抗議行動,全斗煥下令開槍鎮壓。德國記者尤爾根‧辛茲佩特時任德廣聯(ARD)駐日本記者,他是親歷韓國軍政府血腥鎮壓抗議人士的首批外國記者之一,在一位名叫「金世福」的首爾(前稱漢城)司機幫助下,他穿越封鎖線到達光州,用鏡頭記錄軍隊對學生和平民的殺戳、醫院裡一排排的死難者……。辛茲佩特先後兩次在金世福的幫助下進入光州拍攝,並把事件公諸於世。

辛茲佩特後來獲得韓國記者協會和公民團體授予多個獎項,但他多次尋找金世福無果,於2016年1月抱憾辭世。8月2日,他的遺孀與韓國現任總統文在寅一起,參加了《出租車司機》的首映禮。而年僅42歲的導演張勳表示,這部片還原了平凡的個體在「光州事件」中展現出的人性力量。

「光州事件」是韓國民主化進程中的標誌性象徵,其後數年間持續引發民主抗議運動。1987年韓國政府對事件開始平反。還興建了「518紀念館」和紀念廣場。近年韓國拍攝多齣與「光州事件」及其後的民主化運動有關的電影,如《華麗的假期》、《辯護人》、《南營洞1985》等。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