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指定《戰狼 2》角逐奧斯卡最佳外語片

2017-10-06
電郵
評論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評論
  • 電郵
中國指定《戰狼 2》角逐奧斯卡最佳外語片, 近期遭中國當局封禁的韓國影片《出租車司機》亦在角逐名單內。(粵語組製圖)
中國指定《戰狼 2》角逐奧斯卡最佳外語片, 近期遭中國當局封禁的韓國影片《出租車司機》亦在角逐名單內。(粵語組製圖)

美國奧斯卡金像獎主辦方,公布了下屆最佳外語片的角逐名單,中國官方指定的《戰狼 2》參加競逐,而近期遭中國當局封禁的韓國影片《出租車司機》亦在角逐名單內。中國電影評論人士認為,《戰狼 2》是用暴力美學宣揚國家意志,送選本身是要迎合國家領導。(吳亦桐 / 程文  報道)

奧斯卡主辦方周四(5日)在「美國影藝學院」,公布了第90屆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外語片的角逐名單,主辦方從92部影片中選擇9部進入最後一輪提名,最終只有5部會正式獲得最佳外語片的提名。

中國大陸電影主管部門報送的影片是《戰狼2》,這部由吳京導演、宣揚「愛國和民族主義」的主旋律的影片,得到超過56億人民幣的票房。中國官媒體周五(6日)多方報道有關消息,並指西方電影評論人士對中國的電影充滿太多的成見,希望奧斯卡評委能夠除下有色眼鏡,對《戰狼2》展現中國人民愛國熱情作出正確評價。但與官方造勢不同的是,電影上映時的集體狂熱場面並未出現,網友留言一片「唱衰」言論。

本台記者觀察到,新浪娛樂「好萊塢(荷里活)頻道」官方帳號,在公開英文名單時,刻意刪除韓國參賽片《出租車司機》,這部反映韓國「光州民主化」運動中軍政府血腥鎮壓抗議者的影片,近期在大陸網絡盛傳,但很快遭當局封殺。

除此之外,香港影片《一念無明》、台灣影片《日常對話》、柬埔寨影片《他們先殺了我父親》,以及獲得柏林金熊獎的匈牙利影片《肉與靈》等都在名單之內。與《戰狼2》的宏大敘事主題相比,這些影片被視為關注小人物的命運及探討深層人性的主題。

目前在哈佛擔任訪問學者的北京電影學院教授郝建在接受本台訪問時表示,不久前他曾經在美國的1個公開活動中談及《戰狼2》現象,他認為影片配合了習近平為首的執政者倡導的意識形態主張,因此官方給予這影片很多政治資源的支持。而今次電影主管部門選擇《戰狼2》角逐,亦是揣度上意後的選擇。

郝建說:它就是主管部門決定報甚麼就報甚麼,揣摩上意是中國官員第一看家本領。我覺得主要的不是送給美國人看,而是中國電影送甚麼去主要給領導看。至於那邊得不得獎,我估計他們自己也知道這個靠邊不靠邊;《戰狼》這個現象是意識形態徵用了美感,暴力美學加國家主義。 像《芳華》這個影片大概是觸及越戰,是要受控制的,而對《戰狼2》能夠用暴力美學的形態感強烈的表達國家主義熱情的,是大力支持的。

北京資深媒體人士、大象公會創辦人黃章晉亦接受本台訪問,他認為《戰狼2》其實是電影界的「周小平」,帶著「謎之自信」走向世界。但《戰狼2》中的經典台詞「犯我中華者、其遠必誅」,顯然與世界電影的普遍審美不同。

黃章晉說:經濟實力的增長,它建立的文化自信、建立話語權,信心膨脹很快的,送《戰狼2》的話,它也不覺得這個事情有甚麼不妥的。《戰狼2》它無意中成為成為電影圈中的周小平,完全不認為他能獲獎,但就和宋祖英跑到維也納金色大廳一樣,去這件事本身是值得宣傳的。

旅居海外的中國導演胡雪楊,他執導的電影《童年往事》,在1990年獲得奧斯卡電影學院電影節最佳影片獎;近年他的1部以文革為背景的影片《上海1976》在大陸被禁。他向本台直言,中國電影導演向權力低頭,他們創造了墮落的電影時代。

胡雪楊說:史上最墮落的一代電影導演,就是當代的中國電影導演,如果這個片子在奧斯卡能得獎,美國就是被赤化了。

近年廣電總局作為主管部門挑選競逐奧斯卡電影引發多宗爭論事件,2013年賈樟柯導演的《天注定》、2015年電影《狼圖騰》雖然呼聲高,但因電影揭露的社會題材敏感失去「申奧」機會。郝建說,只要審查還在,中國大陸電影離奧斯卡將愈來愈遠。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