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名同姓2妇 宿州公安通缉 内蒙开庭受审

2017-09-21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2017年9月15日,安徽省宿州市埇桥区的「打击非访领导小组」与北杨寨派出所,联合发出悬赏通告,把王凤云列为网上逃犯。(维权网相片)
2017年9月15日,安徽省宿州市埇桥区的「打击非访领导小组」与北杨寨派出所,联合发出悬赏通告,把王凤云列为网上逃犯。(维权网相片)

安徽省前村官王凤云,多年来因土地问题代表村民上访而屡遭打压,近日她在北京上访期间突然失踪,随后地方公安部门发出通缉令。另一名同名同姓的内蒙古多伦县村民与丈夫张树丰,因上访被控「寻衅滋事罪」的案件开庭,王凤云的案件延至下月再审,而张树丰则择日宣判。(文宇晴  报道)

曾经当选安徽省宿州市杨寨村村主任的王凤云,上周在北京上访期间突然失踪,其后宿州市公安局北杨寨派出所发出悬赏通告,指王凤云涉嫌寻衅滋事罪「在逃」。本台记者尝试致电王凤云了解情况,但至截稿前仍未能联系。

正在北京上访的河北访民蔡志国对本台反映,早前已经到北京上访的王凤云,曾经联系过他,可是后来就再也联络不上。蔡志国说,由于几天里一直未能联络她,而且她身边的朋友或昔日一同上访的村民,也未能了解到最新情况,他担心王凤云的安危。

蔡志国说︰打电也打不通,微信也没人回。这时候很巧的出现了通缉令,可是里面有很多事情都不能确定,因为那个通缉令一是没有公章;二是罪名太牵强;三是人现在自由,还是不自由?很多的疑点我现在都弄不明白。

蔡志国又说,王凤云突然失踪,相信与十九大即将召开,与地方政府加强维稳有关。

蔡志国说︰在信访局登记以后,可能讯息就反映到地方政府了。然而地方政府就临时揑造罪名来威胁王凤云,在十九大之前让她不再发声,以及不再出现在北京的信访局。

本台致电宿州市公安局北杨寨派出所查询王凤云情况的时候,电话一直没有人接听。

发出悬赏通告的是宿州市埇桥区「打击非访领导小组」,与北杨寨派出所联合发出的。内容表示,王凤云自从2006年开始数次赴京上访,并串联部分村民赴北京恶意上访登记,严重干扰北京的社会治安秩序。今年的9月15日,王凤云因「寻衅滋事罪」被公安局批准刑拘,列为网上逃犯。若市民提供线索抓获王凤云,可得到5,000元奖金。公安部门又呼吁,其他同案人士投案自首,争取公安机关宽大处理。

据网上资料,王凤云在2004年当选杨寨村第六届村主任。2007年因不满乡政府徵地方案不合理,于是代表村民上访反映情况。她因此而成为当局的打击报复对象,不但经常被以「莫须有」的罪名拘捕、刑拘,甚至是监视居住限制自由。

另外,内蒙古自治区多伦县亦有一位同样叫王凤云的村民,她因为家人的土地被政府强占,而走上上访路。她和丈夫张树丰去年因上访而被拘捕,2人被控「寻衅滋事罪」的案件,周四(21日)分别在2个法庭开庭。

王凤云的案件审理大约一个小时便休庭,延至10月12日再审理。至于张树丰的案件,则择日宣判。

王凤云的弟弟王凤龙向本台反映,由于同日有2个案件开庭,家属分开去旁听。他指出,即使开庭只有家属出席,没有其他公民前来,但是当局还是严阵以待。

王凤龙说︰法院外有很多特警,还有特警车。今天的安保也特别严,身上任何东西都不能带进法院里,最简单的一盒烟都不能带。尤其是我姐夫张树丰的案件,胡里胡涂强行把庭开完了。最严重的事情是姐夫的代理律师常玮平,是在核对笔录还没核对完,当地的司法局和律师事务所便要他回当地,地方政府还来了一个人跟踪他了。

据了解,王凤云和丈夫张树丰、父亲王兴举,家中的土地被当地政府强占,已经上访多年。去年中,在北京被截访的王凤云随后被刑拘;张树丰后来亦因为在地方政府投诉无门,继而到北京上访,其后亦遭拘留,罪名同样是「寻衅滋事」。

今年初,多伦县一份官方文件在网上曝光,内容显示当局在5年内对访民王凤云就耗资高达30多万元的维稳费,其中包括支付告密者的费用,5年就花了4万。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