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咳揶揄北京严重污染

大陆民间近期多了一个新名词,叫“北京咳”(Beijing Cough),意指到访北京的“客人”都容易患上“咳嗽”,但患者不需要服药,离开了北京,没有了空气污染,“咳嗽”自然清。有北京医生指“北京咳”用词极度侮辱。(何山报道)
2013-01-22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呼吸内科的主任医师何权瀛对国内媒体说,对近期网上流传的“北京咳”一词,认为是对北京的极级侮辱,亦丢了北京的面子。

北京市民李宝贵就对记者讲,近日的确喉咙很痒,一直咳嗽。对于北京的空气污染严重,使北京出现“北京咳”的“美名”,他则说没有太大的反感。“这跟形象没有关系,那的污染严重,那的肺就有问题。前两天就咳得特别例害,几乎气都上不来,今天好一点。两三天都不能动,嗓子发痒。”

记者致电所在的北京大学人民医院,这位视“北京咳”为侮辱的何权瀛医生,是呼吸内科的主任,挂号费最少要100元,晚上不值班。院内有护士就对记者说,如果呼吸不了,晚上得去急诊;但病人要入院留医,还要医生先开个条。至于小童,呼吸不了,那就要去儿童医院。

北京市民李宝贵就说,当今看一次医生,动不动要300-400块人民币,他还是选择在家喝水自我治疗算了。加上北京的医院,动不动给病人输液、静脉注射,恐怕没有1000-2000不能埋单。“一般在北京都是给静脉注射,住院的话,300-400元就下不来了。”

对于一些北京公干的外国人,他们则表示,一到北京后就咳嗽不止,但一离开北京就会好,这病就会好。“北京咳”因此成为了旅客的“风土病”。有报导就说,北京儿童医院一天有超过800个孩子前往接受雾化治疗。

那香港人对俗称“香港脚”的风土病脚癣,会否同样有极度侮辱的感觉呢?香港的精神科医生黄以谦接受本台访问时表示,港人文化上接受“香港脚”这一名词,可能是北京人对非典的阴影挥之不去,担心“咳嗽”会使人联想起更多的疾病。 “香港这么多年的文化,不见得有侮辱,闲谈跟人家讲香港脚,也找不到更恰当的名称,在大雅之堂提起香港脚是没有问题的。”

黄以谦又说,京城对“北京咳”(Beijing Cough) 感到不安,可能是非典疫症期间的咳嗽吓坏了人,容意使人联想出更严重的疾病。有医师就建议,在多雾的天气下,咽喉炎、气管炎、结膜炎易发,应该减少户外锻炼,带口罩,回来立即清洗鼻腔,多吃豆腐、牛奶,补充维生素D。

您的评论 (0)
  • 打印
  • 分享
  • 电邮
完整网站